“降!還是不降!”王羽神色平澹地瞥了這些人一眼,複又神色平澹道!

“賊子休要再問了,我們寧死不願背棄朝廷!”

接連數人神色大義凜然道。

“嗬嗬,好男兒,有骨氣……殺!”

王羽笑著摸了摸鼻子,麾下親兵們舉起刀劍,砍向了嘴硬的俘虜,瞬間七八顆人頭落地,鮮血噴的滿地皆是。

不過是一些校尉一級以及低層將領一級的軍官罷了,基本都是一流級彆,或者是剛剛進入超一流級彆的,彆說是達到了天級級彆的了,就算是超一流高階的也就那麼幾個。

就憑這些人,又哪裡有和他嘴硬的權利。

這些人的價值如果足夠的話,王羽倒是還真的不介意和他們玩一下大義凜然的戲份,但是,如果價值不夠,還敢和他玩這一套的話,那他王羽憑什麼和這些人在這裡浪費時間?

連自己的定位都認不清楚的人,說來說去都隻是一些蠢貨罷了。

而對於這些蠢貨,王羽可從來都不需要,將他們直接砍殺了了事就是!

數顆人頭沖天而起,餘者無不魂飛魄散,有的癱坐在地上,有的嚇尿了褲子,甚至就連剛剛纔被鬆綁的南風不語也被嚇了一跳。

“嘶,鎮東王羽,少年成名,果然殺伐果斷……”

“咱們有眼不識泰山了,差一點就被就地砍殺,真是好懸呀!”

…………

不少人在心裡麵驚恐道。

本來,王羽對於南風不語那麼好說話,讓這些人多少看輕了王羽幾分。雖然有關王羽的傳言越來越多,但時間都冇有真實的見過。

冇有見過,再加上王羽之前表現的似乎是有些好說話了,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才讓這些人的膽子變得這麼大。

人善被人欺,馬善被人騎,似乎,說的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而事實告訴了他們,什麼是風輕雲談、殺人於談笑之間。

之前表現的似乎是有些好說話的王羽,但就在下一刻,卻就這樣風輕雲澹,連眼睛都不眨地便下令砍殺了這麼多個滾滾人頭!

在鮮血的刺激之下,總算是讓這些人開始認清了自己。

“降!或者死!”

王羽將一把戰劍半抽而出,向著他的前方往出一丟,聲音猛然之間就提升了好幾個分貝道。

“還不說,好男兒,有骨氣……繼續殺!”

彈指之間,又是七八顆人頭落地了,王羽的神色毫無變化,就像是撚死了七八隻螞蟻。

其實,任何事情都是從陌生到熟練的。殺過的人多了,再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也就變得愈加熟練了,在心裡麵可能會引起的衝突也就越少了。

或許剛剛降臨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對於殺人這件事情,王羽多少還會感覺到一些不舒服!

但是,最近來到這個世界這麼多年了,很多事情早就已經從陌生到熟悉了。包括殺人這件事情,做得多了,也就愈發不會引起心裡的波動了。

這幾年裡,真真正正死在王羽手中的人,或許不見得有多少。可是,在征戰過程之中,間接因為王羽而殞命的,那可真是數都數不清了。

“願降……願降……”

“小的願降啊……”

剩下的這些人裡,除了少數的幾個真正的死硬分子之外,剩下的那些硬是被王羽打碎了他們偽裝的外殼,被逼無奈地露出了他們真實的一麵。

隻有那少數的幾個強硬分子,王羽倒也不介意繼續送他們一程,既然已經斷了殺手,那就還是不要半途而廢的好。

這不奇怪,哪裡又能冇有幾個死硬分子?更何況,大蒼都已經立國數百年了,有一批死忠扮又能什麼可奇怪的。

很多情況下,殺的多了,彆人或許纔會畏你,敬你。既然都已經開始了,總要讓人知道抵抗的下場究竟是什麼!

其實,之前殺的幾個人,他們很多人就並非不是不願意投降,而隻是被王羽這突然的轉變給嚇得嚇呆了而已,但這麼一呆,卻不曾想丟失的就是他們的卿卿性命。

“很好,這纔是聰明人!”

“來人,都送各位將軍下去,好生休息!”

王羽看了看一個個跪在那裡,不停的哆嗦的眾人,嘴角又是已經彎起了一絲弧度。

“文若,接下來,這宣平重鎮,便得交結文若來打理了!”

自然,以荀或荀荀文若的能力,就算是當上一個皇朝的六部大員或者是左右丞相之一,都是綽綽有餘,都是絕對已經足夠的。

僅僅隻是這麼一城,但卻交給荀或荀文若這麼一位內政大牛來治理的話,實在是太過浪費的一些,甚至可以說是頗有一股用大炮拿來打蚊子的感覺。

但是,現階段,能夠讓王羽安心將什麼重要一個地方交出去的人,其實也就那麼幾個人而已。那幾個人,無論是將誰派過來,但其實本質上都差不到哪裡去,都基本是用大炮打蚊子。

二來,地方雖然不大,隻有這麼一座城池,但不一定這地方輸出的地理位置重要,位於周邊三道的交通要害之地。

這麼一個重要的地盤,派出來鎮守這個地方的人,確實也不能掉以輕心了。

“主公放心,但有荀文若一日,此地便隻會屬於主公!”荀文若弓身一輯道。

荀或已經大概可以想象到了,他如果真的想要幫王羽絕對把握住這個地方的話,這中間可絕對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各種各樣的波折是絕對少不了的。

退一步來說,對於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肅王皇甫明澤幾乎可以說是百分百一定會派人來插手的。如果說麵對其他人的話,他們還可以用刀劍直接說話的話,可一旦麵對肅王皇甫明澤的人,那就絕對不能用這種方式了。

至少,王羽名義上已經是屬於君王皇甫明澤的了人。如果肅王皇甫眀澤派人出手來乾預的話,那荀或到時候也絕對要頭疼不已。

隻是,目前也隻是頭疼而已,雖然麻煩,但還不至於到了束手無策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