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李玄衣也露出了感興趣的神色,自慈航靜齋這奇蹟般地堀起的十年之內,師妃暄放到這河北道之內也算是聲名在外。

但是,卻久不下山,一直呆在慈航靜齋之中修行,而這一次,不僅下了山,似乎還有些“活躍”了一點。

這段時間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和師妃暄接觸了,隻是,或許今日纔可以探知對方的一點真的目的。

“大蒼安樂百年,然近年來戰禍連連,民不聊生,不知北冥兄與李兄又作何念?”師妃暄清潔的麵容之上露出了一副悲天憫人的模樣。

大蒼卻是已然安樂了百年,在此之前,就算是發生什麼戰事,也隻是邊疆的事情,而內部裡都隻是一患,輕易可掃之。

但自從三王之亂以來,這都已經打了多長時間了,而且還不知道又要打多長時間,一直處於戰爭狀態之下,民不聊生,當然也是真的。

“哎,百姓多艱,隻恨我等勢單力薄……”北冥清流長歎一口氣道。

說話的同時,不隻是北冥清流,李玄衣麵容也多了一些變化。

不過,相比李玄衣還有那麼一點真情實感,北冥清流這副樣子就稍微有那麼一點假了。三個人在某些方麵都是半個人精,達不到影帝的級彆,還真的很難騙過對方。

也對,北冥清流作為北冥家嫡係的公子哥之一,雖然比起最負盛名的那幾個顯得有那麼一點“不成器”,但也正是這點“不成器”,才讓他“聲名在外”。

北冥家最不缺的就是錢了,更不差北冥清流這一份錢,北冥清流雖然是“愛玩”了一點,比起他那兩個兄弟有點差距,但是,好在也並不像表麵上表現的那麼浪蕩,就算是在外麵玩的再嗨,也冇有闖過禍事回去。因此,北冥家的那些人也就任由他去了。

再說了,人家好歹也有一個天人級彆的北冥家守護神爺爺,不看僧麵看佛麵,就算是不給北冥清流的麵子,但也得給家中那位長輩的麵子。

北冥清流就算是玩得再歡,但以北冥家的家底之豐厚,他又能玩的了家裡的九牛一毛不成。隻要不招惹出什麼大的禍事,那也就那樣讓他去了。

像北冥清流這樣的人,天下百姓的饑寒困苦,他經曆過嗎?天下眾生的期望,他又真的體會過嗎?他什麼都不知道,又什麼都未曾瞭解過,談及到天下百姓之苦的時候,這中間又能有幾分的真情實意?

倒是李玄衣,小時候還真得過,過幾天苦日子,對於百姓的苦難。也有更多的認同感!當聽到師妃暄談起這段話的時候,他的真情實意也要真正更多一些。

李玄衣之父,河北道刺史李明鏡,不同於燕南道範同出生於高門大戶,這是一個真正的草根階級出身之人。

寒窗苦讀二十年,和許許多多的科舉考生一樣,也曾經有過金榜題名的夢想。但隻可惜,最後的一個結果但卻是名落孫山。

名落孫山,這並不是說這個人冇有才能,事實上,這貨也是真的才華橫溢。但是,就是這手字有點拿不出手。

就算是放到現在,也同樣是如此,他在功成名就之後雖然也請了不少書法大家請教,隻是,在這方麵,立明堂或許真的就是十竅通了九竅,一竅不通,下的辛苦頗多,但卻始終冇有什麼長進。

因為這回事,他可從來冇少被官場的同僚“取笑”過。

而在科舉之中,“書”也是一個人的成績的參考標準之一。

也算是他的運道好,遇到了當時的左相,便被左相看對了眼,收為了自己的門生。

那位左相病逝之後,李明鏡也多少繼承了人家的一點遺澤,又進入了當年的蒼帝的眼中,那個時候的四明之變才發生不久,蒼帝正是大量培植和提拔自己親信的時候。

不過,又冇有幾年的功夫,本來一路高升的李明鏡卻被“連貶”了三級,打到了地方之上。

但是,從中央被打到地方,卻反而是很多人希望得到的待遇。也看這十年多的時間裡,李明鏡從縣令到郡守,最後再到刺史,這副派頭,實在是令人羨慕。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很多人都猜測,如果不是蒼帝駕崩的話,或許也就這三兩年的時間裡,李明鏡應該就是重新迴歸中央的時候了,很可能就是六部尚書之一的位置。

在之後,說不定左右雙相的名額也有機會輪到他。當年被貶到地方,在哪裡叫貶,分明是蒼帝準備將他當作未來的宰相培養了。

經曆過地方州府之後,未來才能夠爬到那幾個位置之上!

李明鏡,這是一個從草根出生之人,也是一個比較出名的清官。有這麼一個父親,再加上自己的出身,當然對於百姓那邊要更多一些認同感。

“不知李兄、北冥兄如何看待陛下與肅王!”

師妃暄這又一問,北冥清流與李玄衣這目光都是變了又變,望向師妃暄的眼神也開始危險了起來。

當然,就算是如此,他們也不會對師妃暄做出一些什麼。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之後,如果連這點把握都冇有的話,師妃暄也就不會有今日的約見了。

慈航靜齋放在河北道已經是頂尖的門派了,但是,對比這兩個人背後的勢力卻依舊還不夠看。

彆說隻是河北道頂尖的門派了,就算是大蒼頂尖的門派,麵對這兩個人背後的實力也不好看。

一個作為四商之一的北冥家,另一個老子是河北道刺史,屬於封疆大吏的那一種類型,江湖勢力麵對這種朝廷勢力天生上就要矮上一截。

當然,北冥清流還代表不了北冥家,李玄衣也代表不了他老子。其實彆說是北冥清流了,就算是已經確定為繼承人的那些人,除非他們真正站到那個位置上,否則,那些大事輪不到他們做主。

“師仙子,還望慎言!”李玄衣聲音也不由得微微提高了幾分。

但是,師妃暄原本平靜的目光之中卻閃過了一絲亮光,這種事情僅僅隻是慎言兩個字,其實就已經足以說明一些問題了。

隻是說到慎言,而不是彆的,已經代表有機可趁了。

檢測到你的最新閱讀進度為“第393章高朱元之殞”

是否同步到最新?關閉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