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道,十蒼十八道,此地富戍可排前三。

這裡,也湧現出了太多的英雄人物!

大蒼一朝,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從此地開始的。當初,就是在河北道之中,大蒼先祖和他的四位結義兄弟在這裡揭竿而起,開始了他們波瀾壯闊的一生,也有了現如今這個數百年的皇朝,更有了之後興盛了數百年的四鎮將軍府。

四商之一,北冥一脈便居於河北道之中。

六大世家之中,諸葛一門同樣是居於河北道之內。

江湖門派之中,大蒼頂級門派之一的刀城便同樣居於河北道之內。

刀城之下,如浩然山莊、慈航靜齋這些門派雖然前綴不能貫以大蒼兩字,但卻也是一道之中最頂尖的門派了。

當然,慈航靜齋同樣有問鼎大蒼頂尖勢力的實力,所謂的大蒼頂尖勢力,標準也就隻有那麼一個,那就是門派之中存在天人級高手。

隻不過,慈航可冇有辦法露麵,因此,他們現在卻是無法進入這個行列裡。

其實,和北冥、諸葛、刀城這些勢力同處於一道是有些窩囊的,以及是有一些憋屈的。

舉個例子來說,浩然山莊被稱作是河北道的第一門派,但是,在他的頭上,依然還有一個刀城壓著。

之所以說浩然山莊纔是河北道的第一門派,而刀城卻不是。當然不可能說是刀城的實力差,而浩然山莊的實力強。不過是因為北冥、諸葛、刀城這些勢力他們的前綴都是整個大蒼,而不是某一道之中。

至於刀城,其實一直以來隻是朝廷的一隻忠犬而已,幫助朝廷配合六扇門那些勢力來管理整個江湖。要不然,憑什麼讓他們占據一座城?

應該說,刀城最中央的磨刀堂,其實纔是這個最頂級的門派真正的名字。隻是,後來因為有了這座城,所以磨刀堂也就成了刀城。

說白了,這些人雖然名義上是江湖人,但私底下卻是吃皇糧的。這種事情,倒也屢見不鮮了,每個皇朝之中都有這樣的事情存在。

江湖,說精彩也精彩,這裡有太多的快意恩仇。但如果和朝廷沾上邊的話,就絕對不能再用精彩形容了。

……………………

刀城,說是一座城,但其實並冇有城牆,有的隻有那成群的建築,以及城池那最中央的磨刀堂。

磨刀堂之主南宮霸道,此人人如其名,本身也就是一個極其霸道的人。

不過,就算他太霸道,但王羽真正關心的也不是他,而是那個太多年已經不知道其生死的人。

東夷老相應該算是東夷的一個老不死的人物,大蒼之內,同樣也有那麼一個老不死的人物。隻是,有些人就真的就像是一隻烏龜一樣,幾十年,幾十年都不露麵,不試探一下的話,甚至連他們的死活都不知道。

至於南宮霸道,聽這個名字似乎是南宮家的人。不過,千萬不要有那麼多的誤會,又不是隻有南宮家的人才能姓南宮,其他人就不能姓南宮了,姓南宮也不代表肯定就是南宮家的人。

由於那人的身份,以至於南宮霸道也算是有了特殊的身份,因此,這也是他能夠做擁一城的一個原因,而且是占據了極大部分的因素。

也真是因為如此,這裡的官兵相對來說並不管事,江湖氣息在這個地方寫得愈發濃鬱了起來。

距離刀城還有十多裡的地方,就已經能夠不時看到手持各式兵器來來往往的江湖人士了。

在將要到達到刀城的時候,王羽更是看到了有六七位坤道女冠擁著一個氣宇軒昂的年輕公子哥,身穿道袍,手上拎了一柄木體清香的桃木劍。

這公子哥頭頂飽受詬病的逍遙巾,飾以華雲紋圖桉,尤其帽後綴有兩根綿長劍頭飄帶,行動間便飄帶搖曳,隻是被上了年紀的大真人老道士一致認為有失莊重,不是任何年輕道士都有膽量頂戴,女冠道姑們貌美體嬌,鶯鶯燕燕,愈發襯托得年輕道士放浪不羈。

這年輕公子哥,看到東方不敗的時候,眼神就已經綻出了些光華。當看到一身黑裙扶著王羽跳下馬車的祝玉妍,這眼中驚豔更是遮掩不住。

他輕輕推開女冠,站起身,將桃木劍挎在腰上,優雅作揖,竟是客氣地一揖到底,抬頭後站定,微笑望向王羽,緩緩道:“陽極道穀小道士南宮問道……”

王羽卻是不管他,這貨究竟是打的什麼主意一看就知,無禮打斷道:“南宮問道?早就聽說南宮霸道一生練刀,但偏偏三個孫子冇一個對刀感興趣的,你應該就是其中之一吧!”

也確實,南宮霸道總共也才那麼三個孫子,但偏偏就冇有一個像他一樣樂意玩刀的,不得不說,這可能也是南宮霸道的一個遺憾了。

隻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擅長或者是自己不擅長的東西,或許南宮霸道也知道自己這三個孫子確實不是玩刀的那塊料,一直以來也就冇強迫過他們。

甚至,還根據他們的天資幫他們儘可能的安排好了前路。就比如說現在的這個南宮問道,就像他的名字所起的那樣,這個人對於道法這一方麵還真的有那麼一點小天賦,因此,南宮霸道捨出一張老臉硬是將他塞到了陽極道穀裡。

這陽極道穀,同樣是大蒼的一個頂級的門派,南宮霸道都已經豁出老臉往他們這裡塞人了,這個麵子,就算是他們也不能不給。

更何況,不隻是因為南宮霸道的那個麵子,還是因為那個不知死活的老東西的麵子。

那個老東西要是還活著的話,彆說是陽極道穀了,在大蒼之內恐怕都冇有幾個人敢不給那個老東西幾分麵子。

那些個女道士本來對王羽好感頗多,光說皮囊,王羽長的不算醜,但也算不上好看,就是正常人該有的樣子。

不過,一個人的魅力可不是光由皮囊來決定的,長年征戰與漸掌權利帶來的氣質加成,還真不是那甚至可以說是有點娘炮的錦衣男子可以相比的。

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