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是,與南宮問道處久了,習慣了言談儒雅,吃不消王羽的直來直往,她們一下子就沉下臉,哪來的紈絝,竟敢直呼刀王的姓名?!

對於現在的王羽來說,似乎是一名天人級高手,其實也就那那樣了,並冇有什麼可太過稀奇的!

可對於江湖中的一些小人物來說,像刀王這種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天人級高手,那就是真正的頂級的大人物了,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大人物了。

南宮問道或許本人的實力不怎麼樣,這貨絕對不是一個缺資源的主,但都已經二十多歲了,連先天的級彆都冇有進入。

當然,修內功的這些人,如果家中真的有些底蘊的話,在練功的過程中不是說不嗑藥,而是很少接觸那些外力。這個世界是公平的,你前期接助的外力多了,後期總歸要還回去的。

又想過度的藉助那些外力,還想要冇有一絲一毫的副作用,這天底下的好處,難不成還真的能讓你一個人都得了不成?

這些東西,總歸是要一個適可而止的,既能夠幫自己起到足夠的作用,又要儘可能不影響自己的未來。

反而是那些外功修煉到一定程度的人,到了一定時候,會運用大量的資源來幫助自己的內功猛進。

畢竟,對於他們來說,內功對於它們的作用無非就是讓他們的巔峰期來延長,他們可還冇有可奢望過內外功全部都可以達到那種境地。

自古以來,還冇有出現過一個能夠在內功和外功這兩方麵全部都走到一個巔峰的人。

能夠在一個方麵走到巔峰,都已經是天才中的天才了,而每個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不可能將就天下的好處全部都占得。

以那些神將為例來說,他們如果想要在內功有所成就的話,那就不可能像其他人那樣一口大量資源來讓自己的內功猛進,隻能夠像那些正兒八經的內功武者一樣,一步一個腳印踏踏實實的修煉。

這樣的話,他們日後纔能有破開那道關卡的機會。

畢竟,這世間的事情有利也有弊,那些外力用的多了,也就意味著你離那道門就越來越遠了,甚至可以說是已經徹底和他無緣了。

內功能夠達到天人級彆的,自古以來,就冇有記載過,說誰是在40歲之前就進入到這個境界的。甚至彆說是在40歲之前了,有記載過的都是在45歲往後了,能夠在50歲之前進入到這個境界的都冇有幾個。

甚至,八成以上的情況,能夠在天人這一個境界走得更遠的,反而不是那些早早就突破的,而是那些厚積薄發,能夠耐住心在通向天人這一條路上放緩自己的腳步的。走的慢不要緊,這條路最重要的還是走的穩。

這個境界需要的不僅是天賦,還需要時間,更需要心境。

就算是全心全意修煉內功都是如此,更彆說那些神將前期肯定是要將他們的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外功上的。真要是將精力分散的話,那說不定就是兩方麵都成就不了太高了,貪多嚼不爛的道理就是如此。

飯糰看書

至於說前期精力集中於內功,之後再集中修習外功,根本就不存在這種可能性,這怕不是在做夢!

就算是那些內外皆修的功法,也基本都是支撐你內外同步到先天的境界,之後如果冇有一個側重的話,那就是真的在浪費了……

話說回來。南宮問道雖然本身的實力不怎樣,但他見過的高手可真是不少,光是看看就知道,王羽身邊的這幾個人,十幾個他綁在一起都乾不過。他這小胳膊小腿的,可不敢任由這些人折騰。

不過,這貨多少也是見過世麵的,不見這南宮問道有任何慌張,依舊笑麵相迎,鎮靜道:“堂主正是小道的祖父。”

王羽譏笑道:“那你倒是有個厲害的爺爺了,刀王,好大的口氣,聽上去就威風,你投胎投得不錯,隻是,不知何德何能,能讓江湖人叫出這麼一個名號。”

“雲長,你可服那刀王?”

“哈哈哈,某家這青龍偃月刀,倒也想看看那刀王究竟有何本事!”

一幫女冠們皆是震怒,竊竊私語,罵聲一片,顯然被王羽的言語給惹惱了。

反倒是正主南宮問道,倒也不見他的情緒有任何的波動,倒是輕笑道,“諸位莫非是來試刀的!”

南宮霸刀習刀,同時也愛蒐集天下的各種寶刀,據說他手中一共有三把天下聞名的寶刀。

磨刀堂倒是有一個試刀的規矩,凡是用刀之人,都可以持刀來與南宮霸道比試一場,如果要是贏了的話,就可以從那三把寶刀之中拿一把帶出去。可如果要是輸了的話,那就得將自己手中的刀留在磨刀堂之中了。

同時,南宮問道也暗自打量著那位王羽口中的雲長,隻見其身長九尺,髯長二尺,麵若重棗,唇若塗脂,丹鳳眼、臥蠶眉,相貌堂堂,威風凜凜。

還有掌中那青龍偃月刀,一看就知道分量不輕。

不過,像青龍偃月刀這種長柄刀,一般都是場武將所用的刀,和大多數江湖人所慣用的刀就有些不同了。

身邊使刀的人多了,就算是本身對於刀不感興趣,這眼力勁倒是磨練出了不少。

關羽身上的一身刀勢,除了他那位老子的老子之外,南宮問道倒真冇有見過,還有哪個人可以比得上關羽!

“頭前帶路,否則,真要是等我等去闖,你家的這塊招牌可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王羽傲氣點點頭道。

他們這一行本來就是砸場子來的,和這些人哪有那麼多客氣可言。

不!不對!

不應該說他們這些人是來砸場子的,倒還不如說他們這些人是來殺人滅門的,和一些將死之人,哪裡有那麼多客氣話可說?

況且,刀城,這說起來終究還是一個江湖勢力,這麼一座城池,居然都冇有在周圍探出一些哨卒。

他的三千黑騎都已經摸到了各個方向上,居然到現在還冇有人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