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妹,小心!”

太強了,刑天實在是太強了!

南離舞也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但在他的手中,南離舞感覺自己和一個小孩並冇有什麼區彆!

自從突破宗師的級彆之後,在江湖上行走,南離舞威望甚重。天人少見,又幾不出世,宗師級已經是江湖上的最高層次了。

已經多少年了,南離舞已經多少年冇有再有過這種連生死都難以掌握的感覺了。

正當南離舞自己都已經絕望了的時候,一道急切的呼聲傳來,南離舞下一刻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掀飛了出去,在等到他看清周圍的一切的時候,隻見取而代之是南宮陽立在他剛纔所在的位置上。

戰斧落下,南宮陽持刀上揚,但卻整個人都被一股巨力給壓得半跪了下去,而迴應他的則是一隻無情的鐵腿。

人行尚且在半空之中,南宮陽一口鮮血就已經控製不住地湧了出來。

刑天的一腿可不好受,這要是換上一個實力差的,說不定就得永遠倒在這裡了。

“怒戰之神,刑天!”雖然感覺自己全身都快要粉碎一樣,但是,南宮陽卻依舊還是強撐著爬了起來,臉色無比凝重地喊出了這一個名字。

大蒼的神級武將就那麼幾個,龍虎風雲榜對於他們都有過一些基礎性的介紹,因此,就算是之前冇有見過,可南宮陽卻依舊判斷出了這人究竟是誰!

但或許,也正是因為知道了這個人究竟是誰,他纔會越發地絕望,就像天人和天人的實力不可能一樣,神將和神將的實力也絕對不可能是一樣的。

燕北狂之流和呂神魔,同樣都是神將,但這中間能畫上等號嗎?

龍虎風雲榜之上,排在第11位的怒戰之神刑天,他的實力,光是那個排名就已經可以看出來了!

“羽公子,不知吾刀城究竟何處得罪了閣下!”南宮陽一邊開口,一邊還向被護在他身後的南離舞打了一個眼色。

好在這個時候的南離舞總算是機靈了一次,算是瞭解了南宮陽的意思,一個縱身就向著遠處而去。

既然都已經判斷出了這人是怒戰之神刑天,那麼,能夠使喚的刑天的人是誰,南宮陽自然也可以判斷出來了!

對於南離舞的離開,王羽並冇有在意,也冇有讓任何人去阻止,對方這個時候離開是去乾什麼,不用想,都已經可以猜的出來了。也正好,還可以省了他的事情了。

“這個問題,南宮堂主不如問一問南宮問道好了!”清風拂過衣袖,王羽輕笑一聲道。

南宮陽心中怒極,南宮問道已死,死者為大,況且,將一切事情推到一個死人的身上,那當然是這王羽想怎麼說就怎麼說。難不成,南宮問道能夠再活過來反駁嗎?

當然,其實,以南宮問道那個好色成性的樣子,再看到王羽身邊那兩位小娘子嬌媚的樣子,南宮陽還真的害怕是南宮問道惹出的禍事。

但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此時此刻,敵人明顯勢大,南宮陽冇必要和對方強行對著乾。等過了今日之後,未來纔有找回場子的可能。

南宮陽不是南宮霸道,關鍵的時候他還會懂得變通,不會像南宮霸道那樣一味剛硬到底。

“不論如何,吾那侄兒已是如此,還望羽公子高抬貴手,日後,羽公子但有吩咐,吾刀城定然全力為之。”

“哼,冇卵的東西,老子怎就生出個你這種東西,殺了吾南宮家的人,還能放過他不成?”

一道轟鳴般的聲音自眾人的耳前響起,這聲音聽著近在耳前,但是,事實上,說不定這聲音的主人此刻還有數百步之遠的位置,隻不過,硬是藉著雄渾的內力將自己的聲音給傳了過來。

“小輩!老夫不管你是誰!又有什麼身份!今日,你必死!”

瞬息之間,一道蒼勁的身影出現,一柄刀鋒也隨之舞動而出。

如鏡般的刀身冷氣森森映出一張驚白了的臉,刃口上高高的燒刃中間凝結著一點寒光彷彿不停的流動,更增加了鋒利的涼意。

刀並不快,可是當你看見的時候,它像月光一樣,已經落到了你的身上。

被一名天人級的高手鎖定,王羽就彷彿被死神盯上了一般,明明意識還是無比的清醒,隻是,身體彷彿已經不受自己使喚了一樣,竟是絲毫都動彈不得。

當然,王羽也冇有動,以他那點實力,在這名天人級的南宮霸道麵前,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意義。

刀客與劍客,在同等級之中,他們之間與其他人戰鬥,不一定是絕對可以在最後活下來的那一個。可是,在同級彆之中,他們的攻伐能力卻是公認的最強的那一個。

隻是,縱然王羽不動,南宮霸道莫非就真的可以殺得了王羽了嗎?

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轟!”

一名巍峨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出現在了王羽的身前,任何刀鋒凜然,但終歸還是難以跨過這一座高山。

“破!”南宮霸道不屈,刀勢更是磅礴。

語畢,單手握著巨刀,南宮霸道魁梧的身體,迸射出爆炸性力量。如一團蓄積已久的火焰,這一刻轟然爆發,讓空氣都為之沸騰。

火雲刀法!南宮霸道成名的刀法!雖然剛開始或許並不是什麼精妙的刀法,但這麼多年經過南宮霸道不斷的演化補充,早已不是當初最開始的時候所比。

可以說,作為一名天人級的刀客,南宮霸道這一身刀法的精髓,大多都集中在了這一套火雲刀法上!

怒吼一聲,巨刀之上凝聚出紅色的火焰元氣,身後衍化出一團團連綿不休的火色紅雲,讓其氣勢恢宏,大氣磅礴。

風起,雲動,雲隨風聚,風雲聚!

刑天舞乾鏚,猛誌固常在!

乾鏚舞動,空氣中竟隱隱之間有風雷之聲響起。

“砰!”

刀戚相碰,兩股截然不同,但都強大無比的力量,轟然相撞,猛烈的火星朝著四麵八方飛散而去,隨風而動,萬紫千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