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老東西!竟然是天人中期的實力!”王羽打開係統,表麵上雖不動聲色,但其實在實際上,內心可是不怎麼平靜。

雖然明知道有刑天在,南宮霸道的這一刀絕對不會真正劈在自己的身上,可是,這種在鬼門關前遊走了一圈的感覺,也絕計不會好受。

而且,這南宮霸道的實力也確實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

在來之前,對於這位刀王還曾經在江湖活躍之時的情況也曾經全力收集,最終判斷出其實力應當是處於天人初期的級彆!

看來,這些年裡,這位刀王恐怕是又有突破了!

能夠突破天人的,就冇有一個是簡單的,可能夠在突破天人之後繼續邁出步伐的,這可就更加難得了。

在多少人,卻是以大天賦與大毅力突破到了天人這個門檻。但是,卻在此後十幾年甚至是一生都未曾再有任何的精進。

刑天的戰鬥方式,一直都是硬碰硬為主。

而南宮霸道,作為一名刀客,更是需要有一往無前,九死不悔的決心。南宮霸道走的就是這麼一條路子,真要是退了,說不定就會在心境上留下破綻。

而一旦在心境上出了問題,那麼,輕則自身境界出現問題,重則走火入魔,這條小命都得麵臨危險。

神將與天人間的交手,天人前期多是以巧對其,等待對方後力不濟之時。隻是,這南宮霸道,卻是少有的一個例外。

“鐺鐺鐺!”

兩人都冇有向後退上一步,刀光舞動之間,向著對方快速的出刀起來,種種力量在空中爆炸,震懾人心,火焰隨著風暴連綿不休。

二人的速度越來越快,很短的時間就對上了不知道多少招,周邊的人隻能看到兩道模糊的身影,連綿不停的刀光與森然的乾鏚,火焰和雷霆相互爭鋒怒吼。

“火海無邊!”

南宮霸道氣勢凝聚完畢,退後十步之後,以至剛至陽的內力衍化出濛濛火海,帶著滾滾熱浪,融入刀勢之中。

刀光所過之處,四麵八方,似乎都是火影,虛虛實實之間,真正假假。

人力終歸有限,縱然是天人級高手,也隻是天人,而不是天,終歸還是無法真正做到火海無邊,不可能真正形成萬丈火海。

南宮霸道的這一擊,其實還借用了一絲雲的飄渺無形,形成了一種火海無邊的假象。不過,這氣勢終究是出來了。

也難怪這南宮霸道可以從天人初期突破到天人中期了,居然還有了這般領悟。

曾經的南宮霸道,終究是太過陽剛,甚至是可以說是至剛,雖是藉此突破到了天人的境地。可是,剛過易折,一味剛硬,南宮霸道再想更進一步,本就登天之難,但卻難之更難。

現如今,南宮霸道在刀法上又領悟了一絲雲的飄渺無形,卻是在原本剛的基礎上又多了一絲柔。

刑天目光如炬,恐怖的戰鬥直覺讓他一眼便在漫天火影之中,發現了南宮霸道真正的攻擊方位。

“血雷斬!”

血煞之力彙聚,如同在頭頂彙聚的雲層,似是爆發出一道強烈的雷光,聚與乾鏚之上,形成一縷耀眼奪目的璀璨斧芒,從天而落,迎上了南宮霸道氣勢非凡的火海無邊。

雷光炸裂間,四方火海照耀不停,一片片虛無的火影,煙消雲散,南宮霸道在重重火海之中,露出了廬山真麵目。

“地雷煞!”

一招破掉對方的刀勢,刑天將自身的血煞之力終於聚到了頂峰,隱隱約約之中似乎是真的要形成雷電漩渦並似乎是要開始真正降下雷劫。

這一斧威力之大,遠超南宮霸道的想象,硬接之後握著巨刀的右手,微微顫抖,似乎整條手都麻痹了。

身體前的罡氣護罩,隱隱之間甚至是已經有了開始要破碎的感覺,一絲絲細小的缺口已經開始乍現。隻不過,這些缺口纔剛剛一出現,就已經被南宮霸道在第一時間重新修補完整。

“師妹,隨吾拿下那小兒!”眼見南宮霸道已經開始落入下風之中,南宮陽向著帶著一眾刀客而來的南離舞招呼道。

不久前,南離舞看懂了南宮陽的眼神示意,第一時間去喚出了在磨刀堂深處閉關的南宮霸道。不過,南離舞卻並未隨南宮霸道同一時間歸來。

一來,南離舞難以跟上南宮霸道的速度。二來,來敵強大,南離舞被迫隻能喚齊磨刀堂全部弟子迎敵。

自此,磨刀堂自南宮霸道在內的七十八名刀客就都聚集在這裡了。

刑天雖強,但是,終歸還是底下聽令行事的,並不是真正的主事人,真正的主事人乃是那王羽小兒,拿下了那王羽小兒,那刑天縱然是再是勇猛,投鼠忌器都是必然的。

南宮陽這一動作,原本穩紮穩打的刑天動作都開始一亂,給了南宮霸道一絲喘息之機。

南宮陽想的確實是不錯,他刑天再強,但都代替不了王羽弱小的事實。其實,王羽的實力放在江湖之中也不算差了,隻是,奈何這裡可是高階局,這麼一來,王羽就顯然實力平平了。

“師弟說得有理,這王羽小兒一投於肅王,已是公然背棄朝廷,大逆不道之輩,人人得而誅之!”楚隨平大義凜然道。

楚隨平,同樣是一名宗師級刀客,不對,準確來說,他雖練刀,卻算不得刀客。

事實上,他纔是南宮霸道的大弟子,也是南宮霸道所有弟子之中最有天賦的一個。

隻是,楚隨平心思不純,名利心太重,卻是難以成為一名純粹的刀客。並且,與剩下的弟子相比,終於少了那麼一份毅力。

由此,這楚隨平終是浪費了他的那一份天賦。

最有天賦,年紀最大,習武時間也是最長的楚隨平反而一直以來進展緩慢,被南宮陽乃至是南離舞一一先後追上。如今的楚隨平,也不過是勉強進入了宗師的境界罷了。

以楚隨平這情況,如果無法及時醒悟並且做出改變,恐怕他一生的成就也就隻是這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