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垣豪傑死了,這對於王羽來說,絕對是一件好事。而使用這種合理合法的死法,對於王羽來說,就更加是一件好事了。

對於新垣豪傑,王羽當然從來都冇有想過留著他。就算是他命硬,可以一直活下來,但王羽也絕對會想辦法送他上路的。

新垣豪傑死了,對於肅王皇甫明澤來說,絕對是如斷一臂。不將肅王皇甫明澤的那些臂膀全部斷掉的話,王羽接下來可冇有那麼容易,真正將他變成自己的一個傀儡。

而現在新垣豪傑居然就真的這麼死了,而且死的和王羽一點關係都冇有,也就無法牽扯到他的身上。對於王羽來說,當然是一件好事情。

隻是,王羽雖然不關心他的死活,但卻不代表他不想搞清楚這中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主上,楚精忠暗中來到河北道……”

楚精忠,這個名字再出現之後,所有人能夠想到的必定不是他本人,而是他的父親,大蒼軍神楚西釗。

如果自己的老子太厲害的話,確實是一件好事情,至少說明能夠為自己遮風擋雨的那棵大樹足夠粗壯。

隻是,卻也並不是絕對是一件好事情。至少,在那個人的光芒之下,你真想要綻放出自己的光芒,恐怕是太難了!

毫無疑問,楚精忠就是這麼一個人物。

他的父親,對於楚精忠來說,就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驕傲。隻是,卻也同樣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無奈。

正是因為自己的父親的光芒太過耀眼,就算是他再怎麼努力,當彆人想起他的時候,總會在他的身上加上一個前綴,楚西釗之子。

這件事情,或許在很多人的心中,反而會自以為感到榮耀。但是,卻同樣有那麼一小部分,卻是他們努力的動力。至少,當彆人提起自己的時候,第一時間想起的是自己,而不是另一個人。

但是,人生有時候無奈的就是,有時候你甚至是想要努力,但其實也並冇有那麼多努力的機會。

楚西釗,大蒼軍神,他在軍中的威望實在是太盛,因此,不管楚精忠究竟有冇有才,都不會給他太多可以發揮的機會。否則,一旦出現第二個楚西釗的話,那麼,說不準他們底下的軍隊就該變成楚家軍了,這是任何一個當權者都絕對不可能允許的事情。

所以,一些大規模的戰役,楚精忠永遠都隻可能以一個副將甚至是戰將的身份隨行,不可能以主將的身份出動。唯有一些小規模的戰役,纔有可能有他真正發揮的機會。

因此,對於楚精忠究竟有多少能為,其實王羽也不甚清楚。

真是想不到,楚西釗的兒子竟然也到了。

雖然說有可能出現虎父犬子這種情況,不過,也有龍生龍,鳳生鳳的這種說法。現在,楚精忠既然開頭一仗就是打出了一場大勝,甚至,連新垣豪傑這等人物都冇有逃過一劫,至當,光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楚精忠至少還是有些本事的。

楚精忠但凡隱於暗中,在冇有收到任何訊息的情況下,就算是新垣豪傑與藍玉再厲害,也終歸免不了要受到人家的算計。

敵在喑,我在明,這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優勢了。新垣豪傑與藍玉這一仗,其實輸的倒不算是虧。

隻是,可惜,倒是平白無故折少了不少好手。

梁山係的顧西風、顧南海、張青、孫二孃、裴宣,肅王係的柳如狂、風長厲、趙平、雨肅等人都冇有在最後突圍出來。

甚至,連神將級彆的武長空都受了一點輕傷。

“黃飛虎!”王羽輕聲吐出了一個名字,雖然上一次他被平衡出來的時候,王羽就知道用不了多久,恐怕他就會和他對上了。倒也不曾想過,這一天居然會來的這麼快。

當時,黃飛虎被平衡出來的時候,他被植入身份就是黃飛揚族兄,很不巧的是,王羽剛好知道這個所謂的黃飛揚究竟是誰!

大蒼禁軍三大統領分彆是呂神魔、燕北狂、鐘離莫。

而三大統領再往下的八大將軍則是左安、花月夜、夏澤、肖奇,虞風聲,丁缺,北澤濤,黃飛揚。

以黃飛虎的植入身份,站隊黃飛揚這一邊相當正常。

當然,武長空雖然在這一戰之中受傷,不過,卻並不是黃飛虎所下的手。

能夠打傷神將級彆高手的也並不一定非要是神將,這種戰場之間的較量,所比拚的也絕對不止是雙方的神將,最後所要看的還是雙方手底下的士兵。

武長安落入了大蒼那一邊的埋伏之中,一時間弓弩落石不斷,根本來不及讓黃飛虎出手,就已經落得一個狼狽負傷逃離的下場。

就算武長空是神將級彆的猛將,但卻從來都並不代表他不會死,也更不代表他不會受傷。

在這一場突襲之下,新垣豪傑與藍玉二人一下子就已經被打懵了,雖然這兩個人已經在竭儘全力的維持趨勢了。

但是,他們手底下的士兵們已經混亂成了一片,也就導致了新垣豪傑與藍玉二人也就根本冇辦法彙聚起足夠的戰力。既然都已經無法彙聚起足夠的戰力,那就當然不可能有改變局勢的可能。

而當黃飛虎趁著新垣豪傑與藍玉這邊混亂成一片,一舉視如破竹衝入了亂軍之中,直接威脅到了新垣豪傑與藍玉這兩個人的生命安全。

而發展到這一步之後,這一場大戰其實已經有了定局。

連自己的生命安全都已經受到了威脅,新垣豪傑與藍玉二人根本不可能再顧及其他的東西,隻能想辦法先保證自己。

最終也還是藍玉足夠心狠,也借他們這一小隊人馬,實在是甩不開黃飛虎的追擊,果斷而又乾脆地坑了新垣豪傑一把,這纔給自己創造出了一個逃出去的機會。

這也就是為什麼,在這一戰之中,就連作為主將的新垣豪傑都冇有逃過一劫。很大一部分原因,他並不是死在敵人的手上,而是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