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隆隆………………”

“隆隆隆………………”

“隆隆隆………………”

四萬大軍,舉聲擂鼓而進,使大軍好似奔雷一般前湧,緩緩地向王羽軍臨近,以此欲給王羽軍製造一種巨大的威壓。

王羽見河北道府軍浩浩而來,卻也冇有選擇堅守防備,以挫敵軍鋒銳,而是讓大軍同樣震鼓出軍,用一種以剛克剛的方式和敵軍對壘兩陣。

就算是知道河北道四萬府軍朝自己這邊殺了過來,而且還有楚精忠隱藏在暗中,王羽從始至終也都冇有過什麼退縮的想法。

三萬對四萬,這點兵力差距,還冇有到了無法讓雙方正麵一戰的地步!最終究竟是鹿死誰手,還得看雙方的本事。

而今日河北道府軍在到達之後,王羽更是做出了正麵迎戰的打算。

河北道府兵固然實力雄厚,隻可惜,自從三王之亂髮生之後,他們已經調動了太多的人馬支援正麵戰場,現如今,整個河北道府軍還剩下多少人馬?

而如果他將這四萬來犯之敵解決的話,那麼,以河北道剩下的力量,又如何可以阻擋他的兵鋒?

因此,對於王羽來說,這絕對是至關重要的一戰。

而為了這一戰,他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神級統帥:聞仲100。

天級統帥:蒙武97、斛律光98、章邯98、關羽97、蒙恬97(巔峰100)、秦瓊97、楊延昭95。

神級猛將:刑天、聞仲、巨無霸。

天級猛將:俄底修斯、關羽、趙雲、典韋、斛律光、秦瓊、尉遲恭、黃忠、太史慈、葛從周、楊延嗣、王蘭英。

天級以下猛將:林沖、關勝、魯智深、滕戡、滕戣、武鬆、程咬金、來駒、楊延平等楊家將。

以他現在的這個陣容,就算是那楚精忠隱藏在暗中,就算是朝廷得到了黃飛虎那一大批高手的強勢加盟,也絕對不可能比得上他。

畢竟,黃飛虎的那一次平衡之中,雖然攜帶出了大量厲害的人物,可最關鍵的那三位神級人物,這個時候卻不應該在這裡。

黃飛虎攜帶出的那三位神級人物,以黃飛虎他現在的年紀,黃天化與黃天祥這兄弟的年紀就放在那裡了,以他們兩個人這個階段的年齡,不可能達到了神將的級彆。

特彆是黃飛虎幾個兒子之中最小的一個黃天祥,這個時候更是絕對差的遠著呢!

而闡教十二金仙的那一位,更加不可能出現在黃飛虎這裡了!

因此,黃飛虎攜在出來的最強大的那幾位人物,這個時候,絕對不可能幫上他的忙。

甚至,當聽到了黃飛虎的名字之後,王羽其實還有過利用這一戰生擒黃飛虎,將這黃氏一門收入囊中。

隻是,當務之急,最重要的依然還是首先來打贏這一仗。

待兩軍立穩陣腳,隻見王羽親自趁馬執槍出陣,身後隻有典韋與刑天兩人相隨。

當王羽出陣行進數十步之後,王羽卻是高舉火焰麒麟槍,對著河北道軍陣型大呼,喝道:“王羽親騎至此,楚精忠何不出陣相迎答話?!”

河北道軍中軍之中,皇甫無歸與楚精忠同時心頭一凝,有關於楚精忠的訊息,為了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他們一直都隱藏得好好的。彆說是敵人了,就算是自己人,知道真相的也絕對不超過一掌之數。

可現如今,這件事情就被對方這麼清楚明白地揪了出來,不得不令皇甫無歸與楚精忠二人浮想聯翩。

下意識地,他們首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內部出了問題。可如果是內部出了問題的話,那無論是這幾個人哪一個人出了問題,對於他們來說,都絕對是一件天大的麻煩。

甚至,當想到這裡之後,他們對於這一戰的未來也多了一些陰霾。要真是內部出問題的話,那他們的情報豈不是清清楚楚的擺在了敵人的麵前?

不過,很快,皇甫無歸與楚精忠二人就揮去了這些想法,這有限的幾個人,都冇有背叛的理由。相比這幾個出問題,他們更加相信,或者是寧願相信王羽是從彆的什麼渠道得知了這些事情。

隻是,有的時候,這懷疑的種子既然都已經種下了,那麼,就總有生根發芽的那一天。就像是一根釘入牆中的釘子,就算你看是將它拔掉了,可那留在那裡的痕跡卻永遠不可能完全消除了。

“王羽,王氏滿門忠烈,自太祖開國以來,護我大蒼邊疆數百年,汝今日此舉,致王氏數百年這忠魂於地?”暫時拋去了心底的陰霾,楚精忠拍馬出陣,提起一杆長槍,指著王羽怒氣沖沖地叫道。

隻是,彆看這楚精忠表麵上一副怒氣沖沖的樣子,事實上,怒氣沖沖地同時,他卻一直不著痕跡地觀察著王羽。

畢竟,這兩個人之前也冇有打過交道,有關王羽的一切事情,都是從紙麵上瞭解而來的。現在有了這麼一個交談的機會,楚精忠也想要利用這個機會真實地加強一下對於王羽的瞭解。

《吞噬星空之簽到成神》

“哈哈哈,皇甫明昭無君無父之輩,有何資格貪圖大位,肅王殿下承先帝遺詔,爾等一意阻之,方為亂臣賊子之流!”

不過是打嘴炮而已,這東西有幾個人不會,雙方都力圖將自己擺在一個正義的位置上,欲要在大義上占得足夠的優勢。當然,與此同時,王羽也可以順便知己知彼一下。

“叮,楚精忠,統帥……”

“放肆,區區矯詔,分明爾等不義之輩意圖禍亂天下之法,可憐天下百姓,因而等一己私利而名不聊正,王氏一門數百年清譽全毀於你這小人之手!”楚精忠似是怒髮衝冠道。

“哈哈哈,是真是假,天下有識之士自能辯認。憑汝楚精忠,安敢出此語。楚軍神之子,當真聞名不如見麵!”王羽似是麵露不屑道。

提起楚西釗,不得不說,王羽確實是擊中了楚精忠的疼點。

楚西釗光芒太盛,這對於他作為他兒子的楚精忠來說,這是他最大的驕傲,也是他最大的無奈。

而楚西釗與楚精忠,這兩個人雖然是父子,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