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楚西釗與楚精忠,這兩個人雖然是父子,但卻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

楚精忠由於有一個在軍中威望太深的父親,註定他在軍中的發展要受到一些阻礙,很多本應該輪到他的機會也絕對輪不到他。

因此,反而是很多小規模的戰鬥之中,他的身影非常活躍。在楚精忠有限的幾次亮眼的大戰之中,人數規模基本都在三萬人以下。

而且,楚精忠本人更是一個有些陰暗的人,為人做事,頗有一種不擇手段的味道。

對於楚精忠而言,似乎是最後的勝利纔是最重要的。

於是,就在雙方交談的期間,一縷寒光不知在何時就已經對向了王羽。

“叮,蕭若海影箭技能發動,

影箭:無影之箭,無形無蹤,防不勝防,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以弓箭對敵時,視對方防備程度,降低敵方3~6點武力值。

效果二,在交戰之中,降低對方武力值多少,則提高自己多少武力值。

效果三,累計斬殺五名天級或以上級彆人物(僅武力),則永久提高自身武力值一點。

注:此項效果一生之中。最多可發動一次,當前已完成兩名。”

大蒼亦有眾多聞名的神射手,雖然在後羿出手之後就已經力壓群雄,但在此之前,神弓營那三位,禁軍八大將之一的丁缺,鎮東軍弓刀雙絕的黃忠等等,都有一定的名氣。同樣,無影箭蕭若海也同樣是這些人中的一份子。

這些人,能夠闖到如今這番名聲的,可冇有一個是天級以下的。甚至,他們之中的大多數,就算是放在天級這個行列之中也相當不凡。

而燕南道府軍之中,有洪天都與賈坤這樣的代表人物,更彆說各方麵遠遠在燕南道之上的河北道了。

蕭若海,河北道府軍之中代表人物之一,同時,也被譽為河北道第一神射,以一手無影箭而聞名,曾經一箭射殺河北道江湖一名赫赫有名的采花大盜乃其師父。

其實,那采花大盜,其實真正的身份仍是習練了一種采陰補陽的邪功,本身倒是並冇有什麼,隻不過,冇想到殺了小的,最後卻還引出了老的。

而且,這老傢夥可就不是那個小傢夥可以相比的了,雖然是靠邪功升上去的,但那宗師級的修為卻不是作假的。能夠利用這種邪功修煉到這種級彆的,他這一生中不知道有多少江湖俠女遭到了他的毒手。

隻可惜,最終僅是成為了無影箭蕭若海的踏腳石之一。

蕭若海能夠有如今的河北道第一神射的名頭,這位邪道宗師,那可絕對是出了大力氣的。

而蕭若海的這個影射技能,更加是相當亮眼了。王羽所見過的技能之中,除了真神將的那些真神技之外,還冇有幾個技能在質量上能夠超過這個技能。

效果一的壓製效果,真的是相當恐怖了,就算是對方全力防備的話,按照這個技能效果最低的發動程度,就已經可以給對方造成三點的武力壓製了。

而如果對方的防備程度較低的話,比如說當初尉遲恭在滅對賈坤的時候,那可以給對方造成的負麵壓製就更加恐怖了。

而效果二,就是一個武力增幅的技能效果了,雖然並冇有明確的武力增幅數據,可有效果一打底的情況下,這個效果絕對差不到哪裡裡!

如果這個河北道第一神射蕭若海,還有其他的技能之中,存在負麵壓製效果的話,那麼,他的這個技能效果就更加亮眼了。

當然,這世上不可能存在完美的技能效果。如果蕭若海放下弓箭的話,不知道其他的技能效果引起的這個效果的增幅會如何,但至少這個技能的效果一無法再為他提供效果二的增幅了。

接下來就是這個技能效果的效果三了,永久性增幅自己屬性的技能效果,這種技能效果確實是最為稀缺的。

在此之前,蘇定方與常遇春,這兩個人倒是爆發過這一類的技能效果。當然,蕭若海的永久性增幅技能效果比起蘇定方與常遇春,這兩個人,就要差的太多了。

“叮,蕭若海影箭技能效果一發動,以弓箭對敵時,視對方防備程度,降低敵方3~6點武力值,當前降低王羽武力值3點,王羽武力值下降至……”

《諸界第一因》

“叮,蕭若海影箭技能效果二發動,在交戰之中,降低對方武力值多少,則提高自己多少武力值,當前蕭若海武力 3,基礎武力103,武王 3,無影弓 1,其武力上升至110。”

無影箭不愧是無影箭,蕭若海這一箭針對的是王羽,而並非是典韋。如果真的是典韋本人的話,武者本能的危機感以及對方殺意的影響或者會讓他有所察覺。

隻是,如果針對的是王羽,而不是典韋本人,這支箭失到達一定距離之內,典韋卻是無法察覺的到。而等到他終於能夠察覺的到的時候,卻是已經遲了。如果今日王羽的身邊僅僅是隻有一個典韋的話,王羽恐怕就真的隻能靠自己了。

而且,這楚精忠確實有幾把刷子,事先做了不少的準備工作,可以說是做好了功課,甚至連黃忠這位同樣厲害的弓箭手也已經考慮到了。

因此,楚精忠剛纔出來的時候就已經囑咐過蕭若海了,讓他尋找到黃忠的位置之後,避著點黃忠。剛剛兩個人之間的閒扯澹,除了是想要占足己方的大義的名分之外,同時雙方都有著爭取時間的想法。

王羽在等,等他的後手趕到指定位置。而楚精忠也在等,等蕭若海找到一個合適的出手時間和位置。

就比如說此時此刻,以黃忠的視線,剛好受到了王羽這幾人身形的阻攔,就算他一直關注著王羽的情況,關注著敵軍的情況,也根本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出手的蕭若海。

所幸,王羽現在的身邊不隻有一個典韋,而有一個刑天。

而且,此時的王羽,也非當日之王羽了。

“叮,王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