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趙雲的反應力極為迅速,在從馬背上躍起的瞬間,也立即將長槍突刺而出。

並且,在刺出長槍的一刹那,趙雲的另一支手,也瞬間拔出了腰間的寶劍。青釭劍,這把本來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佩劍,終歸要展露出他的鋒芒。

隻見趙雲單手撚槍前刺,單手握劍格擋黑色長槍,一副槍劍兼用的模樣。

麵對趙雲突然的變招,黃飛彪同樣是萬萬冇有預料,他猛烈刺出的黑色長槍,被趙雲的寶劍穩穩格擋,並未直接命中趙雲的身軀。

甚至,這一槍彆說是打中趙雲了,在削鐵如泥的青釭劍之下,黃飛彪掌中的黑色長槍都已經被削成了兩截。槍頭掉落,隻餘下槍桿被他握在手中。

黃飛彪掌中的黑色長槍,雖然看著不凡,但其實隻是一個樣子貨,並不是什麼神兵利器。在青釭劍這一削之下,這回算是徹底的報廢了。

黃飛彪出世的時候,其實也彆說是什麼神兵利器了,就連戰馬都冇有攜帶出來,算是一個徹徹底底的白板武將。

而此時戰場之上,同一時間,趙雲另一支手裡的銀槍,卻已經是朝著他黃飛彪的麵門刺來。

情急之下,黃飛彪匆忙低頭躲避,卻依舊被趙雲的銀槍刺穿了頭上的發冠,以至於黃飛彪披髮而落,顯得有些狼狽。

“為何手下留情?”黃飛彪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

剛剛如果趙雲趁勢繼續出手的話,黃飛彪頂多也就幾招的功夫,失去了兵器的他,就得殞落在趙雲的手中。

隻是,有些令他冇有意料的是,趙雲卻並冇有趁機繼續出手,而是駐馬停留在他五六步之外的距離,靜靜地看著他。

“汝乃兵器不利,非本事不如本將,吾若出手,豈非勝之不武,汝且換槍來戰,今日本將必要與你分出個高下來!”趙雲神色一肅道。

當然,其實真正的原因還是王羽在出戰之前就早就已經告訴他了,他這一仗所為求的並不是勝利,還是儘可能地爭取更長的時間。

如果趙雲剛剛順勢將黃飛彪給斬殺了的話,他又怎麼能繼續去拖延時間?

而且,趙雲其實說的也不差,剛剛那一下,他確實是仗著兵器之力,而並不是他的本事在黃飛彪之上。

頂點

趙雲雖然巔峰武力已經達到了天級巔峰,但他距離他的巔峰水平卻還要差著那麼一點,目前基礎武力為102點,而對戰基礎武力103的黃飛彪,這兩個人之間究竟是誰勝誰負,還在兩可之間!

由此,通過這一戰,也可以看出,兩名武將交手的過程之中,一杆兵器的重要性了。如果兵器不利的話,或許你的水平不在敵人之下,甚至還要在他之上,但也很有可能輸的那個是你,甚至是有可能丟了自己的性命。

“哈哈哈,好一個燕北趙子龍,吾黃飛彪記住你了!”

這些武將就是這麼一個臭德行,或許就是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事情,相互之間或許就會看對眼了。

“今日,無論如何是黃某欠了你一條性命,他日,如若是在戰場上遇到了,本將也放你一命!”

黃飛彪豪氣大發,仰天長嘯一聲道,隨即,便是打馬返回本陣了。

難得遇到了這麼一個對他胃口的對手,今日,又怎能不痛痛快快地打上一場!不過,黃飛彪卻也有一些頭疼,這兵器上確實是一個問題,麵對剛剛那青釭劍,普通的長槍也就那麼一兩下的事情。這一戰想要打痛快了,首先得借上一件好兵器過來。

“拿去,拿去!”一看到黃飛彪那一幅賤笑的表情,黃飛虎的臉色一黑的同時,卻也直接將自己的金攥提蘆槍扔給了他。

金攥提蘆槍乃是黃家的祖傳神兵,這一代之中,便以老大黃飛虎最為驍勇善戰,因此,這杆神兵最終也就落到了黃飛虎的手中。

若黃飛彪想要和趙子龍一戰的話,那麼,這金攥提蘆槍是少不了的。

“黃將軍,吾觀汝這胯下馬兒亦不如那趙子龍的照夜玉獅子,本將軍這踏雪烏煙獸或可助將軍一臂之力!”皇甫無歸一出手,便有一親信為其牽來了一匹醜馬。

是的,這是一匹醜馬,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醜,毛髮灰中夾白,給人一種雜毛馬的感覺。

但認真一看,或許便會發現這一匹醜馬的另一麵,腰背滾圓,四肢粗壯,目光如電,頭高高地昂起,粗壯的脖勁垂直,鬃毛豎起,迎風抖擻,兩支尖尖的耳朵豎起來,彷彿在傾聽主人的呼喚。

準確來說,這確實是一匹雜種馬,隻不過,架不住這貨的父母都是天下一等一的好馬,這馬雖然難看了一點,但卻又吸收了其父母雙方各自的優點。

“好,好一匹踏雪烏煙獸!”認真觀察了好一陣,黃飛彪這才露出了欣喜的笑容道。

“哈哈哈,好,若是黃將軍得勝而歸,本將軍便將這踏雪烏煙獸贈予黃將軍!”

這大蒼終歸是皇甫家的大蒼,內憂外患之際,皇甫無歸卻是不得不想辦法多拉攏一下這些糾糾武夫。

而皇甫無歸的一番話,令得黃飛彪心情大好,更皆戰意蓬勃,連連狠拍胸膛,甚至險些下了軍令狀。

說話的中間,黃飛彪便欲要伸手去撫摸那踏雪烏煙獸,但卻驚變突起,踏雪烏煙獸雙蹄踏下,周圍的眾人都已是大驚失色。

電光火石之間,卻見黃飛彪的身形宛若蛇般,一個扭轉,閃到側邊,足下一彈,整個人躍起,手臂已經勾住踏雪烏煙獸的脖子,身體又如風車般一個半旋,已經翻上了踏雪烏煙獸的背上。

踏雪烏煙獸被黃飛彪騎在了身上,自然是大怒。

它從未被人騎在背上過,眼下竟然身負黃飛彪,自然是忍受不了這樣的奇恥大辱。

雄健的身體原地蹦跳,顛簸劇烈,顯然是想將黃飛彪從背上摔下來。

隻是,黃飛彪似乎也深暗馴馬之道。

馴馬,就是要騎在它的背上,撐到最後,讓它無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