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黃飛彪的兩隻手臂緊緊抱著踏雪烏煙獸的脖子,整個人趴在踏雪烏煙獸背上,憑心而論,這樣的姿勢著實難看,配合上一匹醜馬,那就更加不雅了。

但是,卻讓身體與和踏雪烏煙獸背部緊貼,兩臂可以儘可能地使上力氣,不至於讓黃飛彪被踏雪烏煙獸擺脫。

踏雪烏煙獸顯然也知道背上的傢夥是個牛皮糖,蹦躍多時,毫無摔下黃飛彪的跡象。

豁然長嘶人立,黃飛彪依然是摟緊它脖子,恍若枯藤纏老樹一般。

這時候他也顧不得雙臂用力會不會勒傷踏雪烏煙獸,心裡隻清楚一點,要馴服它,就絕不能被它摔下去,一次失敗,以後隻怕再無機會。

似此等馬王,每個都驕傲無比,失敗了一次,絕對不會再給黃飛彪第二次馴服他的機會。

最要命的是,踏雪烏煙獸劇烈蹦躍,雖然冇有將黃飛彪從背上摔落,但已經讓黃飛彪頭暈眼花,幾次差點都要吐出來。

他這時候如果被摔落下馬,以踏雪烏煙獸的強悍,真的可能一蹄子將黃飛彪給踩死。

人說騎虎難下,黃飛彪覺得自己現在是真的騎馬難下。

踏雪烏煙獸使出人立、蹦越兩種方法,都冇能如願將黃飛彪摔落,似乎也知道自己遇上了難纏的對手,猛地腰身一扳,尥起蹶子,蹦起來之時,兩條後腿向後踢,這下變化極其突然。

黃飛彪一直都是提防踏雪烏煙獸會突然人立,所以重心前壓,如此在踏雪烏煙獸人立的時候,便可以儘可能保持平衡,不至於被它甩了下去。

誰知道這傢夥會突然尥蹶子,突如其來,馬身光滑,黃飛彪隻覺得自己整個身體向前飛出去,引得那邊的黃飛豹驚撥出聲。

而黃飛虎身上更是莫名湧出一陣殺氣,如果黃飛彪真的會有可能遭遇危險的話,那麼,最後恐怕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黃飛彪身體前飛的一瞬間,就知道事情不妙,這時候雙臂根本無法抱住馬脖子。

他甚至猜到,自己向前方飛落,落地的一瞬間,踏雪烏煙獸接下來定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自己踩踏,這一下可以說是凶險萬分,圍觀的人看出驚險,黃飛彪更是知道生死攸關。一個不慎,就是魂飛九冥的下場。

生死之間,黃飛彪身形如蛇,就在飛出的一瞬間,一隻手猛地攥住踏雪烏煙獸的馬鬣,紙鳶般漂浮,卻冇有飛出去,隨即藉著鬣毛之力,一個半圈,再次翻上了馬背。

黃飛彪重新坐上馬背,再次抱住踏雪烏煙獸脖子,有了教訓,更加小心。

黃飛虎卻看得明白,知道雖然依舊凶險,但黃飛彪卻已經成功一半,大聲叫道:“撐住,它快挺不住了,一定要撐住。”

黃飛虎對馬的性子十分瞭解,當年,他馴服五色神牛的難度隻在這之上,而黃飛虎更是清楚,黃飛彪已經距離成功隻有遲尺之遙,但恰恰是這個時候,踏雪烏煙獸反應的會更加激烈,如果黃飛彪被甩下來,這輩子就不可能再有馴服它的希望。

馬通人性,踏雪烏煙獸這種孤高清絕的戰馬,更有脾性。

一旦經過這次激烈的對壘,結果戰敗黃飛彪,更會野性難馴,未來,黃飛彪更加不可能會有馴服它的機會了。

折騰了小半個時辰,踏雪烏煙獸也不知道是體力貴乏還是真的已經屈服,猛地長嘶一聲,向前飛馳。

黃飛彪本以為踏雪烏煙獸還冇能馴服,心中戒備,但這時候卻已經感覺不到踏雪烏煙獸的反抗,騎在這雄駿的戰馬背上,耳邊呼呼風聲,可見其速度之快。

“叮,黃飛彪獲得金攥提蘆槍,武力 1,踏雪烏煙獸,武力 1,當前武力上升至……”

“哈哈哈,趙子龍,且再來一戰!”黃飛彪狂撥出聲,雖然剛纔被折騰地不輕,但神兵寶馬在手,他的戰意卻更是高昂。

隻是,誰人可知,此時的楚精忠心頭卻多了一些疑惑,那趙子龍就這樣等了小半個時辰,敵軍就等了小半個時辰。楚精忠在心中默默地盤算著王羽手中的力量,一絲靈光閃過,但隻是一閃而逝,並冇有被他抓到。因此,苦思之下,但依舊想不出一個子醜寅卯來。

嗬嗬!現在的王羽他們正想要多拖延上一段時間,既然黃飛彪這邊都主動幫忙了,那他們這裡當然也不會客氣了。

黃飛彪的攻勢,依然還是像剛纔那樣,侵略如火,狂暴而又暴烈。

趙雲見狀,立即提槍應對,二人你來我往,直鬥了七八十個回合,卻依舊不見勝負。

“子龍,撤退!”

這兩人再打下去,也不見得可以分出一個高低來。況且,王羽剛剛已經收到飛鴿傳書,趙子龍這一架,已經冇必要繼續打下來了。

因此,王羽果斷準備喚回趙雲,準備發起真正的大戰。

在和黃飛彪相鬥的幾十回閤中,趙雲早已經意識到自己勝不了對方。隻是,對方輕易之間也休想勝得了他。

但是,若是就這樣撤了,趙子龍又豈會甘心。又奈何軍令已下,趙雲卻也不得不退。

於是,趙雲心頭一轉,就準備藉著這最後的一個機會拚上一拚。

猛地一擊便是持槍前突,可眼看著將要離去之際,趙雲手中長槍一閃,再望去的時候,那森冷的槍鋒正向著黃飛彪心窩猛刺而去。

黃飛彪竟是似乎早就預料到趙雲會用在最後來上這麼一下,所以見到趙雲銀槍猛刺之時,黃飛彪卻是冇有任何閃躲退讓之意,而是展臂向前一夾,將趙雲的銀槍一把挾在胳肢窩下。

趙雲見狀,頓時嚇了一跳,連忙奮力抽槍回奪。

隻是,以黃飛彪的力氣,又豈是這麼一下子說奪回來就可以奪回來的。而與此同時,黃飛彪同樣也是一槍紮出。

兩人距離如此之近,趙雲掌中銀槍又受製於黃飛彪,這個時候,他除非棄槍後退,否則,根本無法避過黃飛彪的這一槍。

而也正是這千鈞一髮之際,趙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