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頒《魏晉世語》中有一段:“初,曹操乏食,昱略其本縣,供三日糧,頗雜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

文中指,早期曹操軍隊曾經嚴重缺糧,當時程昱想辦法為曹操解決問題,於是在自己的縣城裡(東阿縣)強奪糧食,為曹軍供應三日的糧食,這些糧食當中據說更有不少人肉。

這些行為令程昱的聲譽受到嚴重的打擊,更很可能是他畢生位不至三公的重要原因。

雖然手段上或許有些……,但對於一個君主而已,有時候有這樣的手下,確實是一件省心的事情。

“叮,第四人,黃巢,智力95。”

“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

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儘帶黃金甲。”

這可是一個超級狠人,上麵的成立和他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以至於如今提到黃巢,人們的第一印象就是他殘暴無比,是超級殺人狂、吃人惡魔。

起義軍進入長安城後,為解決軍糧問題,竟然把無辜老百姓當作軍中口糧,“賊俘人而食,日殺數千。賊有舂磨砦,為巨碓數百,生納人於碎之,合骨而食,其流毒若是。”

當黃巢再次坐上皇位時,在長安城又開始了瘋狂的屠殺行為,經過這次大屠殺,長安城內的男性幾乎被誅殺殆儘,長安城血流成河,“賊怒坊市百姓迎王師,乃下令洗城,丈夫丁壯,殺戮殆儘,流血成渠。”

“叮,第五人,許攸,智力93。”

許攸,曹老闆可以在官渡之戰中打敗發小袁紹,許子遠可是扮演了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若非他為曹操設下偷襲袁紹軍屯糧之所烏巢的計策,那一戰的結果究竟會如何還不一定呢!

隻是,在三國演義之中,許攸最終卻冇有管住自己的嘴,自恃其功,口出狂言,辱罵曹操,輕視曹軍將士,被許褚一怒之下殺死。

“係統,去掉許攸與黃巢二人,在剩下的三個人之中進行召喚!”

這五個人之中,許子遠的能力最差,肯定是要去掉的。接下來就是黃巢大魔王了,而且,像黃巢殺心怎麼重的人,就算有能力,能不要還是儘量不要的為好。

屠城與人肉為食這種事,對於名聲,可是一個巨大的影響。就算是自己的手下乾的,最終受影響的也還是自己。

“叮,恭喜宿主獲得蒯通,統帥58,武力52,智力97,政治92,魅力85。

植入身份為蒯亮之子,認定宿主為下一任鎮東將軍故投效宿主,並隨宿主入京,由於趙高人手不足,故宿主暫命其幫助趙高儘快組建情報網。”

“可惜了!”對於這個結果,王羽在心中也隻能默默地歎了一聲。在這幾個人之中,他最想要的終究還是荀彧。相比於其他幾個候選人,荀彧在各方麵的能力明顯要高出一截。

……………………

“幾位將軍,前方便是蒼龍山,左右則分彆是桃花山與二虎山,這三山之中各自強人占據,三股強人之間互為犄角之勢,掠奪來往行商,實乃吾河北道一毒瘤!”運兵車行至河北道一處之後,鐘寶鵬指著前方的一處群山說道。

“三股強人之中,便以這蒼龍山最為強大,領頭的自稱為飛天龍李缺,他還有六個兄弟,並稱為三山七龍,手底下據說彙集了近千嘍囉兵,而桃花山與二虎山也各自有三四百嘍囉兵!”鐘寶鵬接著補充道。

鐘家好歹也是河北道有數的幾個家族,這訊息查探地確實不錯,聽得王羽也暗自點頭。

“咳咳!”王羽假意咳嗽了兩聲,這纔開口說道,“將軍,你是主將,這仗怎麼打,將軍還是拿一個主意好了!”

在大蒼之中,雖然是皇子,但隻要是在軍中,也隻能稱呼為將軍,而非殿下。

或許這次領兵對於四皇子皇甫明奉確實相當重要,因此,對於在路上找幾路小股匪寇練練手,之後再去對付燕南道梁山重匪的建議,他並冇有表示反對。

“可先派千人上前挑戰,佯裝敗退,其餘兩千人則埋伏在四周,等到山匪四麵埋伏而出,再行合圍!”皇甫明奉仔細地觀察了一眼周圍的地形之後,這才緩緩開口道。

望著這位時刻都無比平靜的皇甫明奉,王羽倒是真的冇有想到,之前他來京之時遇到的那場刺殺背後的主謀居然是此人。

在一開始的時候,王羽懷疑的一直是太子、大皇子、三皇子這三位奪嫡大熱門中的一人。如今看來,這還真是海水不可鬥量。

“將軍此計甚妙,隻是,這上前誘敵的千人還需卸掉身上裝備!”司馬輕柔適時提醒道。

不得不說,司馬輕柔確實細緻,那用來誘敵的千人,若是穿著原來的裝備前去誘敵的話,基本是要做無用功了。

一個全副鐵甲的千人隊,再加上那些精良的武器,一看這就不是普通的軍隊,那些山匪們不會這麼不識眼色,下來挑這種硬柿子捏。

“司馬兄所言即是!”王羽微微點頭道。

“也好,傳令徐校尉,命他所部去甲下弩,僅執長槍出戰!”皇甫明奉倒是從善如流,直接聽從司馬輕柔的建議。

大蒼基層軍製之中,五人為一伍,設伍長,十人為一什,設什長,五十人為一隊,設隊率,百人為一屯,設屯長,五百人一曲,曲由軍候率領,兩曲又合為一部,由校尉指揮。

因此,這三千禁軍,此次共有三個校尉隨軍。這三人的實力倒也不差了,兩個一流高級,最強的一個初入超一流,能成為這種精銳的校尉,手上還是有點本事的。若是普通軍隊的校尉,恐怕就冇有這種實力了。

而除了這三個校尉之外,這一次倒是冇有更高級的將領了,剩餘的,他們到了燕南道之後再行調動當地將領就是。

“王將軍,趙將軍,你二人各領一曲左右埋伏,待得徐校尉誘敵而來,便左右出擊,斷其退路!”皇甫明奉複又向王羽與趙匡威二人下令道。

“末將得令!”王羽與趙匡威二人麵色一肅道。

這個時候,就連一向嘻嘻哈哈的趙匡威也嚴肅了起來。他們二人自小都受到了家中嚴格的管教,都各自在軍中磨礪了不短的時間,都清楚什麼時候可以開玩笑,什麼時候得嚴肅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