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一收到官兵即將前來攻打的訊息之後,而且這一次還是一個皇子親自領兵,晁蓋、宋江等人,就已經匆忙準備了起來。

加固寨牆,打造兵甲,整訓士兵,一切都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

至於晁蓋、宋江他們是如何收到訊息的,顯然是因為有些人根本就冇有想過隱瞞這個訊息,甚至可以說是故意想讓對方知道。

不過,對於梁山這些人而言,最近這幾日倒也並不是冇有什麼好訊息傳來。

河北道義士藍玉,與其姐夫因惹上了當地一個小世家而慘遭陷害,一怒之下乾脆斬了那個小世家家主。此後,又聽聞梁山泊替天行道的美名,特攜一家老小前來投奔。

此二人,晁蓋與宋江都親自想方設法地試探過,皆是一等一的好手,特彆是常遇春,更是端得勇猛,整個山寨之中,也隻有一人有足夠的把握壓得下他。

甚至,就連燕南道中頗有威名的南玄風,也自認冇有足夠的把握勝過常遇春。

此二人一來,下山又宰了兩個官兵做為投名狀,晁蓋與宋江二人當即為了二人排了名次,坐上了山寨的一把交椅。

此後,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邪王石之軒與魔師趙德言亦是上了梁山泊。

對於這二人的入夥,晁蓋與宋江二人都冇有想過拒絕。在朝廷大軍即將展開圍剿的情況下,他們也需要這兩位高手的力量。

這一次,朝廷大軍之中的那些高手雖然不大可能會插手軍隊之間的戰鬥,但他們也需要留出足夠的手段,防止那些高手采取暗殺這種方式。

晁蓋與宋江二人都已經知道第一次領兵的居然是大蒼皇朝的四皇子,他們更是打聽到這一次大軍之中還有不少大蒼頂級家族的子弟。

對於這些人的尿性,晁蓋與宋江二人也不是全然不知,這些人身邊不可能冇有高手相互。

而且,石之軒他們雖然在江湖之上惡名昭昭,為白道所不容。

但是,他們梁山說到底現在也隻是一夥賊寇罷了,那些正道江湖人士們同樣對他們冇有好感。

甚至有些江湖大派的弟子結伴下山曆練之時,偶爾路過的時候也未嘗不會滅上幾個小型土匪窩,以顯示自己的正義之舉。

而對於這一類的事情,朝廷也不會多管,隻要這些江湖人士在朝廷劃定的範圍之內行事,那朝廷也不會找他們的麻煩。

至於一些土匪,這些自詡正義的江湖少俠肯多管閒事,那朝廷那邊也樂得輕鬆一些。

因此,梁山同樣為正道所不容,他們也並不關注入夥梁山泊的石之軒他們究竟是不是魔道中人,隻要他們不是朝廷派來的探子就可以了。

至於說石之軒他們是朝廷的人,這根本就是一件無稽之談。若是他們真的是朝廷的人,那麼,那些自詡正義的江湖正道人士也不敢追殺他們了。

這天下,說到底終歸是各大皇朝的天下,江湖人士的力量根本無法與百萬大軍對抗。

敢動朝廷的人,隻要被拿到證據,朝廷為了維護自己的威嚴,絕對會在最快的時間內派遣大軍將這些江湖人士的山頭平掉,讓他們明白該如何做人!

也正是基於這一點,很多江湖上的魔道中人,在被追殺的活不下去的情況下,實力弱一些的去給朝廷那些官員們當保鏢,或者也可以去六扇門這種機構,若是實力強的乾脆直接加入供奉堂,當整個各大皇朝的保鏢。

而對於這些人,隻要他們此前不曾觸犯過各大皇朝一些比較嚴重的法律,或者說,隻要他們表現出來的價值可以超過他們之前犯過的事情,朝廷一般也不會追究他們,而是選擇欣然接受他們的投靠。

“諸位哥哥,已經打探到訊息了,此次四皇子自京都帶來足足三千禁軍,又從本地府軍中調集了一萬五千人馬,由大將洪天都相輔,算算日子,恐怕三日之後便到達吾梁山了!”朱長慶有些擔擾地說道。

這朱長慶原本也是這梁山諸多勢力中的一人,自打晁蓋與宋江二人將這梁山中大大小小的勢力整合之人,這朱長慶也就順勢識相地加入了這新梁山之中,倒是也坐上了這聚義堂之中的一把交椅。

而朱長慶在梁山之中所負責的就是管理梁山所屬的酒店,向來往客商打聽他們想要探聽到的資訊。

梁山上上下下可在是在周圍縣城之中,乃至整個南安郡之中開了大大小小二十多家酒店。甚至,就在這梁山之下,東南西北四麵便各有一家酒店用來幫他們探聽訊息。

“洪天都也要來!”聚義堂之內,不少人皆是有些訝然道。

燕南狂獅洪天都,這個名號,或許放到整個大蒼之中不算什麼,放到整個天下之中更是無人可知,但在整個燕南道之中,卻是一名如雷貫耳的猛將。

“玄風哥哥,哥哥此前與洪天都同在燕南府軍之中,不知哥哥比之這洪天都如何!”吳用眼眸一動,向著南玄風開口問道。

“洪天都,吾恐怕還不是他的對手,隻是,若是吾與常兄弟聯手,那洪天都也絕對不是對手!更何況,吾等尚有長空在,那洪天都絕對不足為慮!”南玄風對於洪天都的到來雖然同樣有些驚訝,但也隻是驚訝罷了。

長空便是武長空,亦是南玄風的外甥。

南玄風說得不錯,洪天都當然不會是武長空的對手。現在不是,未來就更加不可能會是了。

若是按照正常的曆史軌跡來發展,武長空此人,應該得在八年之後纔會展露頭角,此後,此人在天下之中也算是一號人物了。

甚至,當若乾年後,作為征北大將軍的王羽再次返回大蒼之後,此人更是給王羽造成了不小的麻煩。

隻是,在王羽這隻小蝴蝶翅膀的煽動之下,武長空卻是提前八年就已經躥了出來,而且機緣巧合之下還加入了梁山之中。

其實,這一次,大蒼是真的小看這個梁山了。即便是王羽冇有將常遇春、藍玉他們派過來,四皇子的剿匪之路也絕對不會那麼順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