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晁蓋哥哥,公明哥哥,以吾之見,與其坐等官兵來犯,不如吾等主動出擊!先敗他一陣,以挫官軍士氣!”常遇春嗡聲說道。

雖然常遇春不明白這梁山之中為什麼會有稱呼彆人為“哥哥”的習慣,好在他的適應能力相應不錯,這土匪生涯也就順利地開始了。

“遇春哥哥此言有理,反其道而行之,官軍定然想不到吾等此等不坐守山寨,反而主動出擊!屆時,定然可打他一個措手不及!”吳用一邊裝模作樣地晃著羽扇,一邊神色一動道。

“隻是,眾位哥哥,此次定然不會傷了四皇子和那幾個公子哥的性命!”吳用接著補充道。

吳用對於他們梁山的實力還是有一個很清晰的認知的,小打小鬨還行,若是真的惹怒了朝廷而讓朝廷動了真格,那他們可就真的必死無疑了!

因此,吳用還真怕寨中的那幾個莽貨傷到了不該傷到的人!

“加亮先生所言有理,吾等皆是為奸人所害,纔不得已暫居於這梁山之中。他日,吾等卻是還要另尋報效朝廷之機,萬萬不可於此時壞了大事!”作為招安派頭目的宋江讚同道。

宋江可不願意一輩子窩在這梁山之中做一個賊宼,他日,必然是要想方設法尋找機會尋求招安之路的。

他們這些人,說好聽點那是叫梁山好漢,但本質上終歸還是一些賊匪罷了。若不尋求招安之路,不僅他們這些兄弟們一輩就這樣了,他們的子孫後代一生也得帶上一個揮之不去的汙點。

聞聽宋江之言,南玄風、楊誌、徐寧等人皆有些意動了起來,他們落草梁山也多有無奈之處,可冇想著永遠當一個賊匪。身處梁山之中,或許看似逍遙,但他們卻看不到未來。

不同於南玄風等人的意動,梁山上作為大頭領的晁蓋卻是頗為不喜。隻是,這種場合,他也不便去拆宋江與吳用二人的台。

“好,此次由某家與玄風、遇春、張清、楊誌、徐寧、索超等幾位兄弟前去襲營,公明兄弟,你與加亮先生留守大寨,等吾等幾人的好訊息便是!”晁蓋拍案定論道。

雖然晁蓋不讚同宋江、吳用等人招安的想法,可晁蓋也冇有想到真的殺掉四皇子、王羽、趙匡威,亦或是司馬輕柔這些人。這幾人中但凡冇上一個,梁山都絕計不會再有倖存之理。

“不可,晁蓋哥哥,你乃一寨之主,豈可輕易犯險,還是由小弟代替哥哥前去好了!”宋江起聲急切道。

作為一寨之主的晁蓋,確實不適合親自出戰。而且,宋江對於自己這個晁蓋哥哥的性格也是頗為瞭解,雙方若是打將起來,晁蓋必定會衝鋒在前。

若是這其中發生個萬一,對於正在蓬勃發展的梁山絕對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公明放心,有諸位兄弟在一旁相助,諒也無妨!”晁蓋揮了揮頭道,顯然是打定主意要親自出戰了!

“這……”宋江正要再勸,但身旁的吳用卻是不經意地拉了宋江一把。宋江扭頭,和吳用眼睛略微交流了一下,也不打算再繼續多勸了。

吳用跟在晁蓋的身邊要更長一些,對於晁蓋也更加瞭解,既然吳用都認為勸不住了,那多半他再勸下去也冇什麼用了。倒不如私下裡向南玄風他們囑咐一下,讓他們保護好晁蓋的安全就是了。

…………………………

一頂軍帳之內,王羽平靜地瀏覽著一封信報,這是石之軒派入傳回來的,說的正是有關梁山大大小小的事情。

王羽身後,一位身姿曼妙,黑紗掩麵的女子侍立在王羽身邊。這信報,正是她傳送而回的,而她,日後也將會負責王羽與石之軒相互之間的聯絡。

梁山之中,能人不少,也就祝玉妍這樣的高手才能掩藏好自己的身形,在需要的時候為王羽與石之軒搭建起聯絡的紐帶。

祝玉妍,以宗師巔峰修為出世的她年齡自然不會小到哪裡去,可歲月似乎並冇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橫看豎看,都是一幅正值青春煥發的樣兒。

在臉紗半掩中,王羽隻能看到她大半截臉龐,可是僅這露出來部份,已是風姿綽約,充滿醉人的風情。

一對秀眉斜插入鬢,雙眸黑如點漆,極具神采,顧盼間可令任何男人情迷傾倒。配合她宛如無瑕白玉雕琢而成嬌柔白皙的皮膚,誰能不生出驚豔的感覺。

初次見麵之後,王羽也不由得呆了眼睛,其氣質更是清秀無倫,絕對使人聯想不到她會與惡名昭昭的陰後是同一個人。

“這常遇春想法也是大膽,居然敢主動出擊!這梁山賊匪亦是大膽,還真敢主動出擊!”靜下心來將手中的內容看完,隨手將這信件以油燈引燃,王羽不由得出聲輕笑道。

雖然輕笑,但王羽內心之中卻是被引起了興趣。官兵軍力強大,主動出擊看似冒險,但往往這種冒險也會收到奇效,纔可以扭轉敵我之間的強弱關係。

“武長空!”王羽輕聲地吐出了這個名字,不到二十歲的年紀,就已經令石之軒都自言難以勝之,王羽對於此人,對於梁山也越發地興趣大增。

石之軒,半步天人的修為,而且屬於實力驚人的那一種半步天人,雖然比起真正的天人肯定是還有所差距,但在同為半步天人的行行中,石之軒絕對是最頂尖的那一批。

至少,同為半步天人的趙高,在實力上就絕對不是石之軒的對手。

這些東西,王羽自然是看不出來的,但令東來卻看得出來。以令東來的修為與眼光,僅僅隻是探查一番這二人的呼吸和走路的樣子,就可以對他們的實力做出一個大概的判斷了。

“將這封密信交於那人!”王羽潦草地寫了幾行字,裝在了一個信封之中,便將其遞給了身後的祝玉妍。

王羽從來都不會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梁山雖然確實比他預料中的要強,但以防萬一,他依舊還是做好了第二手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