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

好不容易走出了山穀,鄭守常纔剛剛鬆下了那麼一口氣,可緊接著,左右兩方便同時響起了震耳欲聾的喊殺聲與戰鼓之聲。

“不好!盾兵上前,長槍兵立槍,結陣防禦,快防禦!”鄭守常奮力大喝道。

“不要慌,千萬都不要慌,中軍主力片刻即至!”鄭守常竭力地鼓舞著士氣。

隻是,下一刻發生的事情卻是讓他牙眥欲裂。穀口兩側的山壁之上,各有幾十個士兵奮力地將一塊巨石推下,巨石滾落到穀口之中,造成的動靜彷彿大地都顫了一顫!

巨石之後,更有稀稀落落的碎石不間斷地落下,徹底地堵死了穀口,冇有個半天的功夫,後麵的士兵根本不可能再通過了。

換句話說,冇有半天的時間,他這三千前軍是不會等到半個援軍了!

剛剛,徐年,確實仔仔細細地查探了山穀,若是有大批人馬隱藏在這裡,早就被他們發現了。隻是,若隻是隱藏小部分人手的話,那事情就變得簡單了。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這一隻剿匪大軍在第一戰便遭逢了失敗!

“好歹毒的賊寇!”望著已經被封死的穀口,鄭守常的臉色已經難看到了極點。

這一次,他們恐怕是真的要拚命了!

“哈哈哈,讓兄弟們都給我放箭,將這層烏龜殼都給我射開!”晁蓋張狂地大笑道。

這三千官軍,他今日是吃定了!

隨著晁蓋的一聲令下,一處高地上架著的二十架床弩展開齊射!

床弩的射程可達五百步,是這時弩類射程最遠威力最大的,可謂是弩中霸王。

床弩發射的箭以木為杆,以鐵槍頭為鏃,以鐵片翎作尾翼,號稱“一槍三劍箭”,實則是帶翎的短矛,破壞力巨大,若以之攻城,城壘難阻,如遇土城木寨,中之如同摧朽。

床弩還可發射“踏蹶箭”,使之成排釘在夯土的城牆上,供攻城者攀緣登城,有如一部機動雲梯。

或者,在弓弦上裝兜,一次盛箭數十支,同時發出有如疾風暴雨,名曰“寒鴉箭”,實為不可多得的利器。

“砰砰砰……”最前排的盾牌不停的被炸穿,連帶著盾牌身後的士兵也跟著一起飛了出去,鄭守常組織起來的盾牆瞬間被貝斯了個七碎八裂。

在這些如同大炮一般的床弩麵前,這些無法移動的盾牆彷彿就像是活靶子一樣。

“散開,快散開!”鄭守常氣勢洶洶地做出了反應,不願意讓士兵繼續當活靶子。

“該死的,這些賊寇怎麼可能會有床弩?”鄭守常氣得破口大罵的,聲音之中更多的是不可置信。

弩這種東西可是管製品,製弩的技術也向來是嚴格保密的,即便是普通弓弩的製作技術,也絕對不會輕易外泄,更彆說是床弩了。

甚至,類似百戰神機弩這種戰場凶器更是連各大皇朝都不知道其具體的製作方法,都是被儲存在工家之中的。

梁山之中自然是不會有人製作床弩的,能夠擁有這些大殺器,自然是多虧了南玄風的功勞,更準確的說應該是多虧了陳玄豹的功勞。

當初陳玄豹為南玄風帶領的三千官軍,各種兵甲都是撿精良的進行裝備,甚至就連床弩也配備了一部分。

……………………

“快,清理道路,快!”四皇子臉色無比難看地指著巨口的碎石道。

當巨石落地震天撼地般的聲音傳來之後,這裡所有的人都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當即快馬趕上起來,看到的便是這個被封死的穀口。

到了現在,他們這些人哪裡還不知道前方必定有埋伏,恐怕此刻前軍已經和對方交上手了。

而且,敵人竟然敢設下這麼一個埋伏,那就說明他們必然有快速解決前軍那三千人的底氣和實力。想到這裡,四皇子皇甫明奉心中不由得一沉。

初戰失利,士氣定然受損,之後的仗就更加不好打了!

“洪將軍,這周圍可還有其他的路徑可以供大軍繞路!”趙匡威快速問道。

自小在軍營之中,趙匡威第一眼就已經看出來了,冇有半天的時間是絕對無法清開道路的。想要及時救援前軍,倒還不如尋找其他的道路。

“有!由斜月穀向東有山曰野人山,沿野人山出發輕騎需一個半時辰!”洪天都回憶了一下,立即快速地回答道。

作為燕南道本地人的洪天都,對於燕南道各處道路的情況也還算熟知。

“好,太好了,王將軍、趙將軍,你二人速領我部輕騎,由洪將軍領路,沿野人山救援前軍!”皇甫明奉欣喜道。

前軍到底也是裝備精良的三千官軍,未必不可能堅持一個半時辰。他們做出兩路準備,一路騎兵繞路救援,剩下的步卒在這裡繼續暢通道路,也就還有反敗為勝的希望。

“末將領命!”王羽、趙匡威、洪天都三人齊聲抱拳道。

王羽雖然想方設法地想要讓四皇子輸掉這一戰,可至少在表麵上,他是官兵這一方的,是一名大蒼將軍,因此,他必須要竭儘全力從官兵的角度出發,為官兵的利益去考慮。

兵情如火,三人來不及準備彆的,在接到命令之後,立即便領著剿匪大軍中的三千騎兵浩浩蕩蕩地繞路而去。

雖然四皇子與王羽有一些王羽至今都還冇有查探清楚的恩怨或者是利益糾葛,可這一次出兵繞道救援,四皇子皇甫明奉卻依然不得不倚仗王羽。

燕南道的這幾員將領,畢竟纔剛剛接觸了幾天,四皇子對於他們的具體能力還不太清楚。

但王羽與趙匡威二人可就不一樣了,好歹也認識有一段時間了,雖然冇有刻意接觸過,但對於對方的才能也是有所瞭解的。

特彆是王羽與趙匡威二人作為兩鎮將軍府自小精心培養的後代,他們的能力絕對不會差。要不然,蒼帝也不至於把這兩個人作為這一次剿滅梁山的副將了。

彆看趙匡威平時有那麼一絲吊兒郎當的樣子,但要是上了戰場,他就會變成另外一個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