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等狗官,何人敢來與吾一戰!”一個麵若刀裁,眉如墨畫的少年朗氣勢洶洶道。

這少年朗頭上戴著束髮嵌寶紫金冠,齊眉勒著二龍搶珠金抹額,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紅箭袖,束著五彩絲攢花結長穗宮絛,外罩石青起花八團倭鍛排穗褂,登著青緞粉底小朝靴,端的是一個英武不凡。

“叮,武長空,統帥78,武力104,智力70,政治62,魅力88。

注:此人物尚未達到巔峰。”

“果然是他!”初見此人,王羽在心中不由得微微歎道,對於此人,王羽隻想說上一句,“此子有神將之資。”

不到二十歲的年齡就已經將一身武藝練到了天級巔峰,未來更進一步的希望極大。

而且,係統可是已經註明了此人未達巔峰了,這已經不是暗示,而是**裸的明示了。

常遇春以及梁山中的其他人早就已經知道這一次朝廷官軍之中會有三千騎兵了,他們在決定設下埋伏的時候,又怎會不對這三千人做出防備?

因此,在晁蓋與常遇春等人,按照計劃設伏的同時,南玄風、武長空、楊誌、徐寧等人也領著梁山僅有的五百馬軍,來這裡擋路來了,為的就是給晁蓋那邊的行動爭取時間。

梁山並不是真的無法抽調出更多的人馬來了,但這一次麵對這三千朝廷騎兵,卻依然隻動用了五百馬軍。

在冷兵器時代,騎兵對步兵具有天然的優勢。

這種優勢主要體現在機動性和衝擊力方麵。

說得通俗一些,步兵打騎兵是贏了追不上,輸了跑不掉,而騎兵在攻擊步兵的時候,可以利用人和馬的總重量對其正麵的步兵方陣形成更大的衝擊力。

個彆一些體型大的馬的體重甚至能超過一噸,一般的好馬體重也能超過一千斤,而運動速度飛常快,因此衝擊力極為可怕。

還有更為重要的,機動性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扭轉軍隊之間的數量對比。

換句話說,機動性好的一方可以集中優勢兵力攻擊對方的某一個區域,區域性形成了兵力優勢。

步兵麵對騎兵,即便是存在兵力優勢,但他們不可能將所有的兵力都鋪在一個地方,越大規模的戰爭越是如此。

在一個區域性而言,騎兵方可以通過強大的機動性形成數量優勢,並且趕在步方方的援兵到達之前,將步兵方其中一股力量消滅掉,這也就是機動性的作用。

機動性好的軍隊可以通過快速的轉移自己的軍隊,總是能夠形成區域性戰場的兵力優勢,從而把缺乏機動性的一方逐步殲滅。

因此,麵對朝廷騎兵,梁山根本不可能拿步兵上去對抗,特彆是在他們兵力不占優的情況下。他們隻需要以馬軍牽製住對方,反而這一次的目標也不是這些騎兵。

而既然是為了拖延時間,那鬥將就是最好的方法之一。

“不過一乳臭未乾的小兒罷了,何人上去解決他,切記,定要速戰速決,不可拖延時間!”王羽佯裝微怒道。

該配合一下對方的時候,王羽也得配合一下對方。要不然,他這三千騎一下子就展開衝鋒的話,那梁山眾人拖延時間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了。

而且,王羽雖然知道武長空的本事,但其他將領不知道呀!麵對這麼一個少年郎,而且又是賊寇出身,這些將領天然上就會看輕對方三分。

“將軍,末將前去拿了這廝!”一個校尉執一柄大刀,在請示過之後,催馬便是向前殺了上去。刀鋒之上,雪白的寒光閃耀,就拿這賣相來看,倒還真的不錯!

隻可惜,也隻是徒有其表罷了,其武力也不過是78點罷了,連一流的水平都冇有達到。

在大蒼軍製之中,普通校尉一級畢竟隻能掌管千人,光是八十萬禁軍就有八千校尉,這樣的底層人物,實力自然不可能高到哪裡去!

一般而言,普通軍隊之中,校尉一級水平普遍都在二流,似禁軍、邊軍在二流高級,厲害點的初步入了一流。似各道府軍要弱上一點,普通也就二流中流水平,差點的二流下遊,厲害點的纔到了二流高級。

一些比較精銳的的部隊,或許這些校尉比較強一些,實力可以達到一流中高級乃至是初入超一流,就像四皇子身邊那三千禁軍那三個校尉一樣。那三千禁軍,就算放在整個禁軍之中,也算是較為精銳的那一種。

再高一些的,例如黑騎、神弓營、磐山重步,這些大蒼最頂尖的精銳,校尉級的實力雖然不說高到了什麼水平,但基本都在90點左右了。

而現在出場的這名校尉,顯然並不是什麼厲害人物,對上武長空,也隻能說是……

“兀那小兒,且吃你爺爺一刀!”這校尉倒也猖狂,根本不知道自己將要麵對的是何等人物,上場便是想著法的激怒武長空,手中大刀也不忘了向著武長空的脖頸之上削去。

“匹夫無禮!”武長空正是少年輕狂之時,平白無故多了一個爺爺,這還能了得,當即便是要這人好看。

“叮,武長空基礎武力104,武王技能 3,琉璃龍槍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8。”

“下去吧你!”

就在將要與駿馬衝撞在一起的時候,武長空突然側身一閃,飛出一腳踢向對方奔騰中的馬腿。

這一踢重逾千斤,戰馬吃痛之下,雙腿一軟,頓時跪倒在地,將猝不及防的校尉摔下馬來,被武長空策馬踏前一步,將頭顱踩扁,即便是大羅神仙下凡也救不得他了。

“喝!”

武長空怒喝一聲,一槍挑起這官兵校尉的屍體,當做大錘一般遠遠地拋飛了出去。

“哈哈哈,爾等狗官,莫非儘是一些諸如此類的酒囊飯袋不成!”武長空猖狂笑道。

武長空乃是南玄風的外甥,因為南玄風的遭遇,武長空也早已恨透了這些官兵,說話之時,殺氣顯露無疑,絲毫都冇有半分客氣。

當然,在心底深處,武長空對於梁山眾人的好感也有限,隻是,南玄風已經不容於大蒼,再加上在梁山之中有了新家,這才勉強搭起了夥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