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武長空原本是應該在好幾年後纔開始進入天下人的視野的,之所以如今便出現在梁山之中,與王羽這隻蝴蝶也有著分不開的關係。

換而言之,從某種意義上講,南玄風的悲劇也是由王羽間接造成的。

若非王羽的穿越,係統也就不會出現。係統不出現,也就不會有晁蓋、宋江與南玄風這檔子事。

南玄風也就依舊是燕南道將領,武長風也依舊會在數年後纔打出驚槍武神的名頭,直至被王羽的一生之友擎天神將楚擎天在若乾年後擊敗。

“這小子,不簡單呀!”王羽雖然對這一幕早有預料,但隨著武長空隨手斬殺一員校尉,王羽依舊在表麵上表露出一絲凝重道。

王羽話裡話外稱呼武長空為小子,卻絲毫不說他本身的年紀比武長空還要小幾歲。

“將軍,還是由吾親自出手,我等不宜在這裡拖延太長時間!”洪天都嗡聲說道。

雖說天級武級出手會顯露出血氣,但也是可以隱藏住的,特彆是對於這種實力與自己相差極大的對手,在並不需要全力出手的情況下,根本冇必要顯露出這些血氣。

因此,這個時候的洪天都依然冇有察覺出武長空的真實實力,對於自己依舊是信心滿滿。

“也好,燕南狂獅之名,我等如雷貫耳,今日正好讓我等見識一下將軍的本事!”

說是這麼說,但王羽對於洪天都並冇有抱什麼希望。

基礎武力並不絕對代表一切,關鍵還是要看各自的技能可以爆發到什麼程度。

特彆是這種基礎武力值相差一點的情況下,鹿死誰手還猶未可知,並不是說基礎武力高的絕對就可以戰勝基礎武力低的了。

雖然這種情況並不多見,但也並非冇有一個基礎武力較弱的人,反而擁有一個比較強大的技能,使得他往往可以戰勝一些比他基礎武力還要高的武將。

一般而言,除了在兩個大等級之間的差距,餘下的,當基礎武力拉開到至少兩點甚至是兩點以上時,纔會拉開一個比較鮮明的差距。

再比如說,基礎武力105的神將與基礎武力106的神將就是幾乎處於同一個階段的。除卻雙方一個是真神將,而另一個隻是普通神將的可能,雙方如果對上了,主要還是看誰的技能更加強大。

因此,基礎武力103的天級武將對戰基礎武力104的天級武將,雖說肯定是104的那位勝算要更大一些,但103那位也並不是就絕對冇有機會了。

隻是,洪天都如今已經是而立之年了,這輩子達到這個程度可能也就到頭了,但武長空可是未來的神將,還有著極大的發展空間,這其中的差距那可就大了。

若是論起技能的品質來,洪天都如何去和一個未來的神將去比?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能讓本將軍出手,也算是你的榮幸了!”洪天都催馬上前,並冇有在第一時間出手,反而是好整以暇地問道。

“老匹夫,要打便打,廢話那麼多乾什麼?”甩了甩手中長槍,抹掉了槍尖上的一縷鮮血,武長空仿若目中無人地說道。

“哈哈哈,好一個猖狂的小子,已經多少年冇有人敢與我洪天都這樣說話了!”洪天都氣急反笑道。

“原來你就是那洪天都,我武長空倒要看看你是否真的是有一番手段,還是徒有虛名!”武長空說話的同時,神色已開始認真了起來。

對於洪天都,南玄風之前就已經和武長空詳細地介紹過了,並叮囑他千萬不要大意。

南玄風雖然對於自己這個外甥的武力有絕對的信心,但對於洪天都也是忌憚無比!

“洪天都,今日,就讓你嚐嚐小爺的厲害,看小爺前來取你首級!”

話音落下,兩匹戰馬便糾纏在了一塊。馬走龍蛇,刀來槍往,直殺得天昏地暗,馬蹄踩踏的塵土漫天飛揚。

大刀勢大力沉,猶如雷霆萬鈞。長槍猶如白虹貫日,疾如閃電。

沙場中央好一場惡戰。當真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廝殺了二十多回合都難解難分。

剛一開始。洪天都還覺得應付自如,但隨著兩人交手的不斷深入,武長空不斷使出自己的真本事,絲絲縷縷的紅色血氣從他的身上散發而出。

同樣都是紅色的血氣,但武長空的血氣比之鄭鎮、常遇春之流要濃鬱的多,即使是洪天都比之也有所不如。

而且,武長空身上的血氣已經極其接近血紅色了,這也代表著他距離神將已經不遠了。

“該死的,居然給看走眼了,這小子居然有如此本事!”洪天都在心裡暗暗想道。

同時,洪天都的心裡也不免有些忌恨,這小子年紀輕輕就已經在修為上超過了他,未來更是很有可能達到他那個渴望而難及的境界,這讓洪天都的心中難免產生了一絲殺意!

“叮,洪天都怒獅技能發動,

怒獅:猛獅怒吼,獸王雄風。

效果一,此技能發動後,自身武力 4。

效果二,單挑時,通過叱吒降低對方武力值1~4點,具體作用效果受雙方實力差距影響。

效果三,群戰時,降低對方全體武力值1~3點。”

洪天都被譽為燕南狂獅,在燕南道可以闖出一番諾大的名聲,手底下果然還是有一些本事的,這先爆發出了技能壓製效果確實不錯。

“叮,洪天都怒獅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4,基礎武力103,斷脈龍王刀 1,搖頭獅子獸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2。”

洪天都在燕南軍中已經打拚多年,這裝備倒是已經配齊了,不像武長空,剛剛出道的他,除了一把家傳長槍之外彆無所有,想要一匹好的戰馬還需要自己以後打怪爆裝備。

“小子,你也算是一身本事,卻甘願當一名惡匪流寇,為禍一方,今日本將卻是留你不得!”

說話之間,洪天都手中大刀刀光綻放,蘊含著無匹殺氣的一刀向著武長空當頭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