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將軍,由吾領兩千騎正麵衝鋒,汝領剩餘千騎由側方迂迴,截其退路,定要將這五百逆匪留在此處!”王羽點了點頭。

已經拖延了不少的時間了,王羽要是真的再繼續放水幫他們拖延時間的話,恐怕便要惹人懷疑了!

王羽相信常遇春他們幾個人的能力,這段時間之內,該做的事情他們也一定做好了!

因此,接下來王羽也得用點心了,起碼要將自己的角色扮演好。

隻是可惜的是,王羽隻能接收到自己這裡的係統提示聲,要不然,憑藉係統提示聲,他也可以順勢判斷出常遇春那邊究竟如何了!

“好!”趙匡威在戰場之上與平時簡直就是兩個樣子,一點都不拖遝,就這樣乾乾脆脆地直接應了下來。

隻要王羽在這正麵上可以糾纏住對方這五百匪兵,趙匡威再帶領剩下的人側麵迂迴到對方的身後,前後夾擊之下,解決這區區的五百匪兵不是什麼問題!

或許,像武長空、南玄風這樣的高手可以單槍匹馬地殺出去,但其他人可就冇有那個本事了!

當然,王羽之所以要這麼安排,當然不是想真的要消滅這夥人。

晁蓋說不準,但宋江、吳用、石之軒、常遇春這些人都不是傻子,他們自然知道不可能讓這五百人和官軍硬碰硬的道理。

因此,這是五百人出發之前,恐怕早就已經被叮囑過了。王羽猜測,他如果發動衝鋒的話,對方百分之百會暫時進行退避。這一仗,不是那麼輕易可以打起來的。

“兄弟們,賊匪的頭顱便是爾等的戰功,消滅他們,本將為爾等計上一功,都給我殺!”王羽手中戰槍高舉,都用全身最大的力氣怒吼道。

“殺!”在王羽的示意之下,趙雲帶領著二十名黑騎率先殺了出去。有了這些黑騎做表率作用,二千人如同一隻黑乎乎的巨獸一樣,彷彿睜開了猙獰的血口一樣,向著前方撲了過去。

“撤,快撤!”南玄風緊張地示意道。

他手中的五百人,畢竟隻是五百土匪,在戰力和裝備兩方麵都不是官軍的對手,如今他們又在數量上處在絕對的劣勢,南玄風可冇有那個底氣在現在和官軍硬碰硬。

雖然剛剛武長空在鬥將上贏了一陣,提升了己方的士氣,但就憑這一點,可無法抹除雙方之間實力的差距。

因此,在這個時候,該從心還是得從心一點。

“呼啦啦……”如同一陣風一樣,這些土匪們跑得倒是挺快。

話說起來,官兵這邊的戰力雖然在這些土匪之上,但論起速度來,還真不是對方的對手。

冇辦話,官兵騎兵身上這一套裝備下來的重量可不低,而那些匪兵就人手一把武器,連副盔甲都冇有,這重量一輕,馬兒跑的速度自然就要相對快上一些。

“王將軍,如今又當如何?”這些土匪一跑,趙匡威再領人從側翼約會也就冇有用處了,因此,便直接又趕了回來。

“冇必要搭理這些人,先趕路要緊!”王羽看了一眼時間之後,這纔不急不緩地開口說道。

“也好!”趙匡威有些沉重地點了點頭。

這五百匪兵,又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戰力,根本就不被趙匡威放在眼裡,滅不滅他們於大局而言並無關緊要!

況且,他們的任務可不是負責剿滅這五百匪兵,而是繞路進行支援。他們剛剛可是被拖住了不少時間,現在趙匡威也隻能在心裡祈求鄭守常的那三千人可以多堅持一段時間了。

“快,都給我加快速度!”想到此處,趙匡威的心情也不由得急切了一些,不由得向著下麵的士兵不停地吩咐道。

隻是,趙匡威雖然想要全速趕路,但梁山那些人可不會讓趙匡威如此輕易地如願。

南玄風這裡與晁蓋那裡畢竟還隔著一定的距離,晁蓋那裡已經完事了訊息他們這裡不可能實時地接收到,休息想要傳遞過來,也必然需要一定的時間。

因此,這個時候的南玄風依然執行著拖延時間的命令,不時地在官軍身旁展露出他們的蹤跡,或者偶爾過來放上一箭,射死幾個士兵,以此來乾擾王羽手底下的這三千人馬,以達到拖延他們速度的目的。

“王將軍,這樣下去恐怕不是辦法!”再一次驚走了那些匪兵,趙匡威不由得蹙眉道。

趙匡威是真的不敢再這樣繼續拖延時間了,救兵如救火,再這樣下去的話,彆說是救人了,等他們這三千人趕過去,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分兵吧!”在思索片刻之後,王羽這才裝作有些嚴肅地開口道。

“你我二人,各領一半人馬,一部負責全速趕路,而剩下一部則是負責來對付這些土匪的糾纏!”王羽繼續開口道。

“若是分兵,恐怕這些土匪會成是真正發起攻擊!”趙匡威有些為難地說道。

對方畢竟有武長空這名高手,而他們這一邊的洪天都已經受傷,若是將兵馬一分為二的話,這些賊匪們難保不會膽子大一些,由襲擾轉變為真正的攻擊。

“你我兩軍多派斥候,加強聯絡,以三刻鐘為限,若是三刻鐘未收到對方的訊息,則立即率兵返回趁勢消滅這一隻匪軍!”王羽開口補充道。

“好主意!”趙匡威開口讚同道。

若是梁山這隻匪軍真的敢真正動手,那其所偷襲的那隻兵馬便全力和他進行糾纏,而另一支兵馬三刻鐘之內收不到前一支兵馬的訊息的話,那便代表雙方已經開戰了,這個時候,剩下的這隻兵馬全力包抄上去,這股梁山匪軍必然無路可逃。

這樣安排之下,唯一的弊處就是一旦雙方真的打起來的話,恐怕鄭守常那邊就顧不上了。

不過,對於這麼一點小毛病,趙匡威可不會在意,雖然出於勝利的目的,趙匡威急忙慌地想要去救援鄭守常。

但是,要是真的到了該顧及自己的時候,那肯定是要先顧及自己的。說到底,趙匡威此前根本就不認識鄭守常,雙方也冇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