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弩!”王羽看著帳外的情況,神色不由得凝重了幾分。

天啟大陸不說武者遍地皆是,但也是其很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因此,對於兵器的管理並不是那麼嚴格。作為一名武者,你就算是帶著刀槍劍戟在城池之中大搖大擺地走來走去也沒關係。

但是,這隻是針對刀槍劍戟這種常見的兵器的,弓弩可是管製品之一,更彆說是重弩了。就連王羽身邊的這一百黑騎身上配置的都是普遍的弩機,而不是重弩。

能夠搞到這麼多重弩,能夠調配這麼一支正規軍精銳,足可見背後之人的手段!在這一刻,王羽對於這幕後之人更加好奇了!

而且,不隻是重弩,還有鐵甲,就這一身裝備,絕不是普通軍隊可以有的。

而這一隊人的出現,也讓王羽已經可以大致確定這一次的刺殺並不是來自家族之中了。

他現在是在河北道之中,而不是在燕北道之中。在河北道之中仍然具有這種能量的,即便是在他的家族之中,也冇有多少人。

而這些人,即便是王羽真的被刺殺掉了,對於他們而言,也冇有什麼利益可言,家主之位也輪不到他們來繼承。

既然是殺掉王羽而言,對他們來說冇有利益,那麼他們自然不會冒著風險來做這種事情了。畢竟,做出這種事情,若是一個不好,走漏了風聲,不僅是他一人,在家族中,他們的一整脈的人都會受到牽連。

根據王羽的推測,既然不是來自家族之中,也不太可能是來自外族,那接下來便隻能是這一次的目的地京都之中的某位大佬了。

隻是,連王羽自己都不清楚,他怎麼會招惹到如此人物,或者還是說這是針對的是他的家族。

“推進!”這三百甲士之中,為首一人騎乘著一匹神駿的戰馬,身上隱隱約約地散發著淡紅色的紅芒。

這是武者血肉之氣達到一定程度纔會產生的表現,而這絲絲淡紅色的紅芒一出,眼前之人的內功修為不清楚,但其外功修為卻絕對達到了天級的地步。

若是一個武者身上的紅芒完全轉變為血紅色的,且可以遍佈全身,那便代表了這員武者已經到了神級的境界。這個時候,交戰之時便可以主動將這些紅芒覆蓋於武器之上,從而使得每一招,每一式都殺傷力大增。

“童老,光憑子龍一人恐怕不是此人的對手!”望著此人,王羽向著童淵開口說道。

“公子,便由老夫出手會會此人便是!”童淵抱拳行禮,手提長槍便出了大帳之外。

趙雲畢竟是他的徒弟,對於趙雲的安危,童淵比王羽更加著急。

“係統,檢視此人的屬性!”

“叮,鄭鎮:統帥62,武力101,智力58,政治52,魅力60。”

“有意思,看來今晚的正菜終於開始了!”王羽望著大帳外麵的情形,有些戲虐地說道。

有趙雲和童淵在,就憑這一名天級初級的存在還翻不起什麼大浪來。

雖然來了一個天級級彆的高手,但王羽也不會天真地認為事情就到此結束了!天級級彆的高手,而且還不是天級巔峰,同樣不值得一張神級人物召喚卡的獎勵!

而就在這段時間裡,大帳之外的雙方已經開始了激烈的肉搏戰。童淵主動迎上了這一個突然出現的天級武將,而趙雲則是帶領剩下的黑騎來對付那些來襲擊他們的士兵們。

趙雲的未來或許可以超過這名突然出現的天級武將,但現在的趙雲畢竟年輕,還無法麵對如此高手。即便是以童淵宗師中期的修為,短時間之內也無法拿下此人。

“嗖嗖嗖!”

雙方正在打得激烈之時,三道黑影突然出現,便是要直接闖入王羽的帳中。

這三道身影出現的第一時間,童淵便已經發覺了。這三人之中,任何一人的氣息都不在他之下,甚至有一個人的氣息,還猶在他之上。

換句話說,這突然出現的三人,其中兩人和童淵一樣是宗師中期的存在,而剩下的那一人,其實力甚至還在宗師中期之上,隻是不知道究竟是宗師後期還是宗師巔峰了。

發現這一點之後,童淵在心中驚懼的同時,便要想著上前進行阻擋。畢竟,此刻王羽的帳中雖然還有一人,但那人在童淵的感知中隻是一個普通人。也就是說,此刻的王羽身邊再無半分的防禦力量。

隻是,童淵就算是想脫開身,拚著性命去阻擋那三人,給王羽爭取逃走的機會,但奈何與他交戰的那名天級武將鄭鎮實在是糾纏得太緊。

童淵雖然來不及攔下這三人,但同樣有一道黑影,卻是直接徑直擋在了大帳的門口。

“爾等何人,竟敢襲擊鎮東將軍之子!”這道突然出現的黑影約莫四十歲出頭,一人攔在三人麵前,心中警惕的同時,更是主動開口厲聲道。

“叮,陳子書,統帥48,武力,宗師後期,智力62,政治58,魅力65。

陳子禮,統帥52,武力,宗師中期,智力60,政治60,魅力72。

陳子義,統帥50,武力,宗師中期,智力60,政治52,魅力78。

王通,統帥78,武力,宗師中期,智力65,政治62,魅力72。”

係統似乎是學乖了一些,還冇有等到王羽主動詢問,便已經主動向王羽彙報了這幾個人的屬性情況。

對於王通的出現,王羽並冇有太多的意外。雖然還冇有正式確立過,但其實他已經幾乎被內定為下一代的家主了。如今他出門在外,家族之中自然不會不排除高手前來暗中保護。

甚至,彆說是他出門在外了,即便是他在鎮東城之中時,除了那些明麵上的護衛之外,暗中仍有其他人護衛在周圍。

“老傢夥,既然你敢擋我們的路,那我等兄弟三人便隻好將你一起殺了,黃泉路上也可以和你保護著那個小兔崽子一起做個伴兒!”為首的陳子書毫不客氣地道。

他們三個人可以修成宗師,自然不會蠢到之前連對方的訊息都冇有打聽清楚便來刺殺對方。

雖然鎮東將軍府這個名頭很嚇人,他們這裡三人確實惹不起鎮東將軍,可讓他們出手的那人他們更加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