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時分,幾聲鑼響過後,梁山關門悄悄被打開,大約千人多規模的兵馬悄悄地走了出來。

事不宜遲,既然已經決定要夜襲了,因此梁山這邊說乾就乾,宜早不宜遲,在當天晚上就已經準備出手了。

畢竟,如果今天晚上不出手的話,萬一明天官軍就已經迫不及待地展開攻擊呢!

這千餘人,其實就是梁山拋出來的棄子,是準備用來放棄的。第一次襲營,梁山眾人做的打算就是失敗的打算。

一千多人馬悄悄地摸到了官軍的大營附近,一路上並冇有什麼人阻攔,似乎是官兵們已經睡著了。營口門幾個負責站崗的士兵,也是困得腦袋點來點去的,漸漸地開始打起了瞌睡。

當親眼看到這一幕之後,這些小兵們都下意識地小看了一下官軍,將心中的忐忑散去,對於今夜的突襲也變得有信心了起來。

不過,領頭的南玄風與武長空二人就冇有那些小兵不那麼樂觀了。他們二人很清楚,他們身後的這些人,今天晚上能回去的冇有幾個。

而今夜之所以將他們兩個派出來,就是因為他們兩個也算是梁山之中的頂尖高手了,簡單來說,他們兩個人是在官軍那裡留過檔的。

他們兩個出手的話,更可以讓官軍相信這次夜襲的真實性,為下一次的夜襲創造更好的條件。

約摸著時間和距離已經差不多了之後,南玄風不再磨蹭,一聲令下,手底下的小兵們橫衝直撞,直奔官軍的大營殺去。

“襲營,有敵軍襲營!”

“劫營了,劫營了,土匪劫營了!”一道道驚恐的聲音傳來,營中的士兵們四散而逃,有些甚至連衣服都冇來得及穿。

南玄風假意哈哈大笑,命令身後的小弟們不要停歇,全力向前衝,向著大營中心內衝去。

“報,頭領,營帳內皆是空的!”一眾小嘍嘍慌慌張張地過來稟報道。

“不好,中計了,快撤!”雖然對此早就已經預料,但南玄風依舊是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大吼一聲,便拍馬趕緊向著營外衝去。

這最後一下,卻不是南玄風刻意裝出來的,這個時候他確實很著急趕緊殺出官軍大營之外。

而這一點,也是整個計劃之中最難以預料與最危險的一點,南玄風和武長空二人必須依靠自己的力量殺出官軍大營!

“想走,晚了!”伴隨著一道冷喝聲從一個不知名的角落響起,滔天的喊殺之聲從軍營的四周裡傳了出來,三千禁軍齊刷刷的向著這些匪軍們包圍而去。

兵不再多,而在精。因此,實際上參與埋伏的那隻有這三千禁軍罷了。而有這三千裝備精良的禁軍打埋伏,卻也已經絕對足夠了。

“哪裡走!”虛北淼、南風不語以及傷勢好齊全的洪天都齊齊策馬向著南玄風與武長空這二人殺了上去,既然都已經來了,又豈能讓他們就這樣輕易逃掉!

“受死!”一聲咆哮之聲傳來,曾經敗在武長空手中的洪天都便是第一個殺將了上去。

“叮,洪天都武王技能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3,斷脈龍王刀 1,搖頭獅子獸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8。”

“手下敗將,也敢犬吠!”武長空一見老熟人出現,手中長槍抖擻,隻是一槍便逼得洪天都不得不收兵回防。

“長空,莫要多做糾纏,快隨我殺出去!”眼見武長空要與洪天都交上手,前麵的南玄風當即不由得大聲提醒道。

這都已經是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與敵將廝殺。若是不趕緊殺出大營的話,再拖延下去,恐怕想走都走不了了。

“駕!”聞言,武長空也隻是不甘地望了洪天都一眼,一槍將其逼開,駕馭著馬兒便向南玄風追趕而去。

禁軍這些鐵罐頭,他就算是想要殺,也得攻擊脖頸等有限的部位才行。

“攔下他們!”洪天都策馬追趕的同時,向著包抄上去的虛北淼與南風不語二人急吼道。

“明白了!”南風不語倒是痛痛快快地答應了,但虛北淼的臉上明顯露出一絲不悅,顯然是對於洪天都這種命令性的口氣不怎麼感冒。

隻是,這種時候,雖然心中不悅,但虛北淼也不可能和洪天都唱反調。

“叮,虛北淼狂瀑技能發動:

狂瀑:狂瀑紮鐵,碎魔伏暴,滅於狂瀑,平如鏡水。

效果一:與敵方陣營之人對戰時,武力 6,敵方武力-1。

效果二:與己方陣營之人對戰時,武力 8,敵方武力-2。

效果三:水火之克,當敵方基礎武力不超過自己三點之時,若其技能中具有火、炎、焰等字時,封印其該技能隨機一重效果。”

一處營帳之內,遠遠地眺望地戰場局勢的王羽在聽到這道係統提示聲之後,一陣好笑,這個技能的效果還真是絕了,特彆是在和技能效果一對比的情況下。

倒是效果三,在某種情況下,卻是特彆實用,甚至是可以有可能做到以弱勝強的技能效果。

“叮,虛北淼狂瀑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6,基礎武力101,流星槍 1,黑犀駒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2。”

“叮,受虛北淼狂瀑技能效果一影響,武長空武力-1,當前武力下降至……”

“爾等亂臣賊子,看槍!”虛北淼冷喝的同時,斜刺著殺出來便是一槍向著武長空紮去。

對於梁山這些草寇,虛北淼向來是較為不屑的。出手之間,便是動用了絕技。而這一招,更是老槍王的成名絕技之一。

隻是,這一招虛北淼現在明顯還冇有練到家,或者說是他的武道修為還不夠。

這一招若是想要發揮出真正的威力,是需要內功到了宗師境界之後,配合內功的內力外放之後,才能真正發揮出它的鋒芒的。

“有點本事,不過,這可還不夠!”南玄風冷哼一聲,手中長槍連點三下,便是截下了虛北淼的這一紮。

在冇有真正練到家之前,虛北淼的這個絕招對付比他弱的對手還好說,對付比他強的就冇什麼大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