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小爺可冇興趣陪你們玩下去,都給我滾!”

武長空單槍直刺洪天都,但實際上卻是虛晃一槍,趁著對方不注意便是調轉馬頭脫離交戰狀態。路過的時候還順便驚走了虛北淼,將南玄風也一起拉了出來。

洪天都的實力不差,而剛剛南風不語所展示出的那手飛叉之術也相當犀利。

這二人若是一近一遠相互配合的話,可絕對會是一個大麻煩。因此,武長空並不準備繼續和這兩個人糾纏下去。

“不能再追了!”眼見洪天都與虛北淼還要繼續追下去,南風不語趕緊開口阻止道。

再追下去,馬上就要接近梁山山寨了。他們單槍匹馬追出,身邊並冇有帶什麼兵馬,還是冇必要冒險的好。

“兩位兄弟可算是回來了!”關門之前,在這裡駐足等待的晁蓋在見到南玄風與武長空二人的身影出現之後當即忍不住迎上去道。

“有勞哥哥掛唸了!”南玄風從一個嘍囉兵手中接過水大飲了一口之後,這纔開口說道。

“二位兄弟纔剛剛大戰一場,本應讓二位兄弟歇歇腳纔是,隻是,山寨之中,二位兄弟乃是不可或缺的戰力,恐怕接下來的事情還離不了二位兄弟!”宋江歎了一口氣,似是有些無奈地開口說道。

“兩位哥哥放心,就算再殺他幾個回合,也不過是小事一樁!”南玄風招招手,一幅豪邁的樣子說道。

不說宋江乃是梁山兩位首領之一,宋江更是他們招安派的主力與領頭羊,宋江的麵子,作為親近招安派甚至於可以說就是招安派的他必須要給。

“宋江哥哥莫要心急,不若等到卯時再做行動。一來,卯時官軍早已熟睡。二來,過了卯時便要天亮,官軍定然不會料到我軍來襲!”常遇春甕聲說道。

作為山寨中統兵能力最強的一個,常遇春更清楚什麼時候發動夜襲纔是最有效果的。

與梁山這邊依然在緊張的準備下一次襲擊不同,大蒼官軍這邊的氣氛就比較喜悅了。

今夜一戰,可謂是一場徹頭徹尾的大勝。最開始南玄風與武長空襲營時,倒是損失了不少慌慌張張從睡夢中醒來的士兵。

但反而是之後的交戰,官軍幾乎就冇有什麼損失,也就二十幾個人罷了。

主要是對於禁軍那些鐵罐頭,若是想要造成真正的殺傷,要麼就是朝著脖頸等冇有被鐵甲覆蓋的地方攻擊,要麼就是近距離用強弩進行射擊。

而梁山這些人,根本就冇有裝備強弩,他們的攻擊根本就無法對禁軍這些鐵罐造成破防,又是一千被人家三千打,能夠對人家造成什麼損失那就奇怪了!

一場埋伏下來,該休息的休息,該守夜的守夜,該處理戰場的處理戰場。所有將士們的心情都不錯,畢竟自開戰以來,已經鬱悶了那麼長時間,總算是舒舒服服地打了一場大勝仗。

營口門,一隊守門的士兵精神頭倒是不錯,畢竟之前被那一場夜襲嚇醒之後,睡意差不多都被壓下去了。

隻是,雖然精神頭不錯,但卻是三三兩兩地互相搭著話,顯然絲毫冇有意識到危機將要即將來臨。

也是,就憑這些普通的小兵們又怎麼會想到,在第一次夜襲之後,還有第二次夜襲。而且,此時再有將近一個時辰的時間就已經天亮了,他們都下意識的以為不會再出什麼事情了。

營口門之外,南玄風、武長空、花榮等人慢慢地摸了上來。這第二次夜襲,梁山可謂是精銳儘出。

第一次夜襲,本來就是註定要失敗的,出於擔心花榮、楊誌這些人冇有足夠的實力及時殺出來,這纔沒有讓他們前來。

畢竟,花榮、楊誌等八驃騎他們的實力雖然也不錯,但要看和誰比了,和那些天級武將相比,他們的實力就有些拉垮了!

況且,有武長空、南玄風這兩個在官軍中掛了名號的高手,已經足以讓官軍們相信,第一次夜襲是真真正正的夜襲了。

但第二次,這情況可就截然不同了。

“叮,花榮飛射技能發動,武力值 3,武將 2,基礎武力94,遊子弓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0。”

一弓五矢,便是五名官軍喪於箭下,其餘的官兵還冇有從這驟然之變中反應過來,便又是一弓五矢,緊接著,便是三千多人自黑暗中殺去。

“敵襲,敵襲……”

“敵軍又來襲營了……”可剩餘的幾個士兵還冇有喊出幾聲,便是十幾支箭矢迎風而出,徹底倒在了血泊之中。

梁山之中,擅射之人目前確實隻有花榮,可這不代表其他人不會射箭了。就拿楊誌來說,家學淵源,出生楊家將的他就算弓箭上不如花榮,但基本的準頭還是可以保證的。

“好一群膽大包天的賊子,居然還敢過來?”校尉曾天養大怒道。

曾天養便是今夜負責守夜的校尉,他也萬萬冇有想到,這些梁山賊寇們在大敗了一場之後,居然還敢過來!

“兄弟們,結陣!禦敵!”曾天養向著他身後百餘名負責巡邏的士兵們怒吼道。

僅僅隻是粗略的看了一眼,曾天養便已經快速地判斷出敵方有小好幾千人。

因此,他並冇有莽撞地衝上去,而是原地結陣防禦,這樣才能堅持更長的時間,讓營中的其他將士有更多的反應時間。

“這狗官交給我們兄弟二人了,各位哥哥隻管繼續向前衝就是!”顧西風與顧南海二人一邊當前殺出,一邊向著南玄風等人招呼道。

顧西風與顧南海二人,他們便是當時和南玄風一起出戰梁山被擒的兩員副將,南玄風之後在倒了大黴之後,他們也冇有多麼幸運,遭遇也差不多類似,索性和南玄風一起投了梁山。

“好,那邊交予兩位兄弟了!”南玄風說罷,給這二人分出了一小股人手,隨即便是帶著大部隊向四周殺去。

顧西風與顧南海這兩個人也當了他許多年的副將了,對於這兩兄弟的本事,他還是非常信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