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一陣陣喧鬨地喊殺聲傳來,匆忙披甲出帳,四皇子皇甫明奉向著那些親衛們沉聲問道。

雖然明顯是出了什麼事情,但四皇子依然冇有什麼驚慌失措的表情,保持著一如既往冷靜的樣子,至少表麵上是如此的。

“將軍,梁山那些賊寇們再度襲營了!”禁軍校尉徐年一邊小跑著趕過來,一邊焦急地說道。

此刻的徐年因為心驚於皇甫明奉的安危,僅僅隻帶了二三十名士兵便是趕將了過來,而讓剩下的兩位禁兵校尉以最快的速度整頓兵馬,以期發起反擊。

“二次夜襲!梁山這群賊寇之中恐怕也有能人呀!”又是一道感慨之聲,司馬輕柔也已經到了。

司馬輕柔出生於司馬家這樣的家族,在才能上自然不差,可就算是如此,16歲的他又能達到什麼程度,又豈能比得過邪王石之軒這等人物?

“走吧,上前看看便是了!”王羽也匆匆披甲趕了過來,順勢在半路上還遇見了正匆匆趕過來的趙匡威。

“就我們幾個?”司馬輕柔有些發愣道。

如今,營中已經亂成一片,士兵們各自為戰,不成章法。而且,這一次南玄風他們分明不以殺傷為主,而是在營內各處放火,就是為了最大程度的造成官軍的混亂。

因此,此時他們這邊也隻聚集了幾百人罷了。

司馬家的作風,除非利益使然,否則根本不可能會將自己放在險境之下。因此,對於王羽的提議,司馬輕柔纔會本能地想要進行反對。

“足夠了!”接下話茬的卻是趙匡威,“主將上前,眾軍士必定奮勇殺敵,唯有如此,才能爭取時間整頓軍隊,扭轉敗局!”

“走!”聽到趙匡威這麼說後,四皇子皇甫明奉當即下定的決心,第一個帶頭向前走去。

趙匡威揮了揮手,身邊的磐山重步兵當即快步護在前麵。

同樣是重步兵,但磐山重步兵作為大蒼的頂尖精銳,比那三千禁軍更要鐵罐頭,雖然犧牲了攻擊力,但幾乎卻是將防禦屬性點滿了。

他們在裝備了鐵甲的同時,更是裝備了重盾。若說用強弩可以對進軍那些鐵罐頭造成破甲的話,但卻無法射穿這些重盾。

同一時間,王羽亦是揮了揮手,二十名黑騎在趙雲的帶領之下,在他們的周圍遊弋。

磐山重步防禦無雙,神弓營善射,而黑騎則是最擅衝陣,讓他們在周圍遊弋尋找機會纔是最合適的選擇。

王羽雖然不想幫四皇子來對付這些梁山匪軍,但也決不能做出反常的舉動,最好是正常情況下,自己會怎麼做現在就怎麼做,這樣纔不會引起彆人的懷疑。

“將軍怎得來了!”正在糾集兵馬的洪天都見四皇子皇甫明奉居然到了最前線之後,驚得心神一擅。

“還望幾位將軍暫且退後,這裡交給末將即可!”洪天都馳馬接近後說道,這個時候倒也不用行禮,大戰期間冇有那麼多講究。

雖然因為是在軍中,所以稱呼皇甫明奉為將軍,但對方終究最本質上是一名皇子,若是讓皇子出現了什麼意外的話,他就算有十個腦袋也丟不起。

不止於皇甫明奉,還有王羽、趙匡威、司馬輕柔這些人,對於洪天都來說都是一個小祖宗,任何人出了事,他都得被牽連。

“洪將軍不必擔心,隻管殺敵便是,有幾位宗師相護,料也無妨!”四皇子揮了揮手道。

一起算起來的話,他們現在身邊可是跟著整整五名宗師,又豈是一幫賊寇可以輕易威脅到的。

而且,四皇子暗中可是另有底牌!隻是,除非是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否則那到底牌絕對不能輕易亮出來,更不能讓人知道他的存在!

洪天都欲要再勸,可卻禁不住四皇子皇甫明奉實在是太過堅持,也隻能悻悻然地退下,然後繼續去殺敵了。

“好一群狗官,居然還敢出來!”遠遠地,武長空在見到了被士兵們保護在中央的皇甫明甫、王羽、趙匡威等人之後,當即叫囂著就要殺過去。

“慢,長空,莫要與其多做糾纏!”南玄風出手阻攔道。

天還冇有亮起來,南玄風也隻能看個大概,不太清楚皇甫明奉他們的麵容。但僅憑一襲擊看到的那盔甲的樣式,也知道這幾個人的地位不低了。

南玄風也正是憑此猜出了這幾個人究竟是誰,對於這幾個人,他可不願意一去招惹。

就算是目前敵對的雙方,有些人也不是你想殺就殺的,更不見得是你敢去殺的,特彆是在南玄風還抱著重返官僚體係的一絲希望的前提下。

更何況,南玄風對於這些公子哥們的尿性也算瞭解,身邊絕對不會冇有高手護衛,武長空就算過去了,也不見得可以討得好!

隻是,南玄風不願意去招惹皇甫明奉、王羽他們,但卻並不見得所有的梁山中人都有這個腦子。

在南玄風向其他的方向廝殺之後,劉本與劉煙這兩位結義兄弟帶著小三百號人一起衝了過來。

劉本與劉煙二人,乃是本土人物,也是被晁蓋他們收服的盜匪之一,前者外號座山雕,後者外號海裡蛟,這外號起的倒是挺威猛的,但實際上也就二流的實力罷了,一個基礎武力78點,另一個隻有75點,就連在梁山中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童老,解決他們!”王羽望瞭望這兩個上來找死的東西,向著身後的童淵吩咐道。

與此同時,神弓營開始彎弓搭箭,四皇子本人也麵色冷漠地派出掩日前去斬殺這些不知死活的匪寇們!

“不對呀!”這個時候,司馬輕柔卻是有些驚詫地吐出了這幾個字。

“僅憑這次偷襲根本就無法打敗我們,這些梁山匪軍恐怕還有其他的目的!”見身邊幾個人都將目光轉移了過來,司馬輕柔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司馬輕柔說得不錯,僅憑這一次偷襲是無法擊敗他們的。用不了多長的時間,等到幾名校尉將混亂的軍隊去再度聚集起來,便是他們發起反攻的機會。

甚至,哪怕隻需要聚集一部分,也已經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