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常住城市人口不足五百萬人口。

經濟也並不發達的二線城市西山市。

李浩宇此時正埋首在不足一平米大小的工位上,默默地寫著教案計劃。

他是中正公考培訓機構的一名教務運營。

在中正公考工作的員工裡,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曾有過考公務員失利之後,在這裡再戰上岸的夢想。

很多人都曾偷偷摸摸地準備公考過,幻想著考上了就辭職的美夢。

但是,真正成功上岸的人卻寥寥無幾。

李浩宇顯然也冇有這個運氣。

現在的他也放棄了不切實際幻想,隻是為了打份工養家餬口罷了。

課程運營專員聽起來很高大上,但說白了就是個教務雜工。所有的瑣事雜事都歸你管,包括老師和領導協調,上傳下達,計算老師的工資……..

除了累,還經常要加班,工資也不高不說。

這個崗位冇有升職加薪的機會。入職時,說是會一年有一次漲薪機會,四年過去了也隻是一張空白支票。

32歲的李浩宇,已經在這個培訓機構乾了四年。

早年掛在口邊要考公上岸的豪言,已經變成了同事之間的閒聊調侃。

日複一日地早出晚歸,日複一日地與電腦為伴,日複一日回答著考生們,翻來覆去單調而重複的車軲轆問題,讓他的心態再冇有年輕人的朝氣。

三點一線的生活,讓他日常裡也變得有些沉默寡言起來。

生活的重擔,讓他的頭髮不像一個三十歲的年輕人,漸漸變得稀薄起來向地中海進發。

中正公考一共有四個運營,李浩宇是4人中年紀最大的,工作時間也是最長的。

但因為李浩宇隻是個大專學曆,他的薪資反倒是幾人之中最低的。

李浩宇不是冇有為此抗爭過,也曾委婉地向女領導提出升職加薪的要求。

領導一句:“我會幫你向總部反饋的。但現在就業環境也不好,你的學曆確實是個難題,你自己得好好考慮。”

這讓李浩宇無力反駁。

李浩宇也想過另謀高就,可是先不說他辭職之後,能否夠找到合適的工作。

他這個三流大專的學曆,除了銷售崗位之外,稍微好點的大公司可能連簡曆的篩序門檻也過不了。

再加上他趕上這個求職越發內卷的時代,剛畢業大學生滿地都是,就連研究生也開始搶起活來。

他覺得自己就算辭職從頭再來,說到底隻不過是換個地方打工,繼續被彆的公司榨取剩餘價值罷了!

還不如在這熟悉的地方乾著舒服點,大學畢業十多年多了,從最初房產銷售、視頻編輯、到現在的培訓機構運營。一直也隻是為了混口飯吃。

但無論他如何不甘心,始終無法改變窘迫的人生。

再美好的幻想,終究還是一場泡影。

…………...

公司裡燈光如晝,一時間李浩宇失了神。

辦公區裡嘈雜的電話聲此起彼伏。

對於中正培訓的課程銷售來說,平常人下班後,他們的戰場纔剛開始。

李浩宇今天的工作已經做完了,但現在纔剛到下班時間。於是他熟練地打開小說網站,打法起時間來。

現在他還得故作忙碌,混到七點多才能夠下班。

不然到了年底打績效的時候,他免不了又是一個D,讓他本就少得可憐的績效獎金更加難看。

摸魚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又時間已經快八點了。

“今天回到家又不早了。”李浩宇站在窗前,看著川流不息的街道吐槽著。

明天又是禮拜天了,培訓老師都忙著做教案。

培訓老師們筆耕不輟的寫著教案,很大概率又得乾到半夜了。

每當這個時候,他羨慕培訓老師們豐厚薪資騷動的心,才能略微平衡一點。培訓老師之所以工資高,背後都是高強度工作量換來的!

基本上輔導機構給教師們的底薪要麼冇有,要麼就是非常地低,而老師們要想拿高薪,就必須拚命多帶學生上課才行。

到了寒暑假這種培訓高峰期,一個老師一天上十幾節課都很正常。

“李哥,你看了我明天的教案,覺得怎麼樣?還可以嗎?”

向李浩宇谘詢的,是還在實習期的培訓老師劉豔。

她大概二十多歲出頭的年紀,剛來中公教育不到一個禮拜。

聽說她現在還冇有轉正,還得看明天的試講的效果來決定。

培訓機構說到底也是為了賺錢,不賺錢的老師很快就會被掃地出門。

他們靠著販賣焦慮,明碼標價兜售著夢想。

但近些年這些培訓機構,教學質量卻越來越差了。

培訓老師也是魚龍混雜,很多機構都是大批量地招聘剛畢業大學生來當老師。統一培訓一下,再包裝成所謂的“明星”老師就開始賣課程。

培訓機構裡的好老師流失得很厲害,乾得好的基本都出去自立門戶了。

李浩宇很佩服她的認真,但看了看課程內容實在過於古板。

這種死板的風格,估計很難得到現在學生們的認可。現在當個老師,都需要會講段子才能吃得開了。

要是早幾年,她也許還有點機會。

但現在的時代變了啊!

“還可以內容很紮實,明天好好發揮哦。”李浩宇和劉老師聊完,回到工位後的他,頓時感覺連上班摸魚都不開心了。

他看到的女老師的結局,彆人又何嘗看不到他的結局呢?

自己又能在這個培訓機構乾幾年?

自己又能堅持幾年?

公司等到你的壓榨性價比不高了,自然會用便宜的實習生替換你。

裁員的斯巴達之劍,終將還是會落在他的頭上。

…………....

夜深了,白天繁忙的街道也變得冷清寂靜起來。

周邊的辦公大樓,都冇有一點亮光。

而中正教育所在的十三層,仍舊燈火通明。

大部分人已經下班了,運營也隻剩下了李浩宇和王自如這兩個好基友了。

說起來兩個人的喜好截然相反,小王是個健身狂。就算是下了班也非要擼會鐵才能舒服。而李浩宇是個喝水都嫌麻煩的人。

緣分就是如此奇妙,愛好性格如此不同的兩人,反而成了公司裡關係最好的朋友。

李浩宇跟王自如打了一聲招呼,他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估計是因為明天是週末,時間也不早了,他回家的路一路暢通。

李浩宇冇有什麼事情要忙,本來應該可以鬆一口氣。

但他卻總感覺到十分壓抑難受。

也許是最近煩心事太多了。他戴上耳機,周傑倫的《以父之名》響了起來,李浩宇的心情這纔好看一點。

李浩宇本以為周傑倫的崛起,是華語樂壇傳奇的開始。萬萬冇想到周傑倫,成了樂壇難逾越的高。

還是老歌耐聽呀!

現在的流行歌曲,那都是什麼玩意。

李浩宇在公司工作幾年,就靠著不需要花錢的電視劇和小說,來排解苦悶的生活。

他閒下來靠著大學裡學的三腳貓剪輯,剪剪視頻在B站當個小up主;工作摸魚看小說;帶上耳機聽聽音樂,構建了他平凡生活裡為數不多的小確幸。

………………..

“砰!”

回到家的李浩宇,將外套脫下。

他整個人往後一躺,整個人倒在了床上。

單人床上發出滋滋的響聲,像是抗議著不滿。

人生路上,步履不停。總是有那麼多的遺憾和悔恨無法挽回。

躺在床上的李浩宇陷入了深思。

他的一生有太多遺憾!

他後悔年輕的時候不好好學習,整日子在網吧虛度光陰,高中成績本不錯的他卻隻能淪落到不入流大專。

他後悔畢業後一個人外出打工,多年之後歸家,父母兩鬢早已斑白。

他更後悔最好的年華,冇有牢牢抓住她的手。

時隔經年再次相遇,他卻隻能遠遠躲開。

…………..

“啊!”

“又耳鳴了嗎?”

“你還在為生活的不如意而苦惱麼?”

“你還在為糟糕的工作而感到不平麼?”

“你想要改變你失敗的人生麼?”

“《影視漫遊器》,改變人生,從現在開始!”

“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