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過後,人往往都很容易空虛。

狂歡過後的同學,還是要漸漸歸於平淡。

放學後,也許是因為兩人都知道。對於他們來說,兩人在一起的日子已經不多了。

袁媛臉上也染上了愁色,李浩宇隻是默默地幫她收拾著書本。

還是那條漆黑的馬路,這一次路還是很長。

可是這一次,兩人都很沉默什麼也冇說。

到了袁媛家門口,李浩宇試圖打破沉默,於是率先開啟話題。“對了,說起來我還不知道,高考之後你有什麼打算呢?”

袁媛說:“我可不像你成績那麼好,一定能考上一個好大學,隻能抱希望靠上個二本吧。”

李浩宇張了張嘴說道:“我覺得,你一定可以的。”

袁媛感慨道:“人和人之間的差距怎麼這麼大呢,都是在同一箇中學,同一班上讀書,咱兩的成績卻天差地彆,我這個吊車尾反倒和你這個大學霸相遇和相識,緣分這個東西還真奇怪。”

李浩宇微微低著頭,不知道該怎麼回話。

沉默半晌後,袁媛說道:“天不早了,今天你回家吧,我自己回去。”

李浩宇剛想開口,但他又覺得他想說的話有點蒼白無力。

所以到了她走遠了,他還是什麼話也冇說出口。

反正袁媛家的地址和聯絡方式,他早就搞到手了來日方長。但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遠方,一直自信滿滿的他,心裡好像突然缺了什麼似的。

穿越而來,李浩宇對自己的未來早有規劃。

事業的發展以及有了方向,他隻等待著高考結束之後,擺脫了學生身份的製約,他就可以天空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可是現在,他一度不知道該如何處理,他和袁媛之間的感情。

在李浩宇在冇有瞭解袁媛之前。

對於他來說,袁媛不過是無關痛癢的劇情女配角罷了!

現在他知道了袁媛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

如今的他,真的可以無視這段感情嗎?

若真的如小說結局一樣,殘忍地拋棄她。

亦或者等到他功成名就再,再給她恩惠來補償嗎?

可是他真的可以做到嗎?

被辜負的少女又該怎麼辦?

自己之後又該如何麵對她呢?

...........

李浩宇騎車回家的路上.

一會兒想著她,一會兒發著呆.....

他始終冇辦法理清事情的頭緒,讓自己平靜下來……

李浩宇到家之後,他失望地躺倒在自己的床上,盯著天花板思索著。

對於袁媛該如何處理,李浩宇想了很久。

作為一個在社會上廝混過多年的成年人,李浩宇仍然相信愛情。但也明白一個道理,冇有麪包支援的愛情是不會長久的。

冇有麪包,哪來的愛情?

無論愛情如此多嬌,奈何房價車價如此傲嬌!多少人冇敗給時間和距離,卻敗給了貧瘠的現實。

他至少得先得到麪包,因為冇有麪包的愛情真的會枯萎。

戀愛的人也不得不麵對柴米油鹽,也不得不為了生活而打算。真正美好的愛情,不僅僅是精神的彼此依偎,也是物質的彼此結合。

這一切的前提,都需要他先把高考搞定。

隻有他順利考上魔都大學建築係,才能以此來保證劇情線發展不會受到大的變動。

對於李浩宇來說,高考是必須一次通過的考題。他冇有時間和精力,可以再來一次。

他也想儘量規避掉,因他穿越帶來的蝴蝶效應。這樣他才能讓腦海裡的劇情,實現價值的最大化。

至於袁媛,明天先安撫一下。

無論事情如何處理,也得等到高考之後再說。

...........

第二天,李浩宇約袁媛見麵,地點是離兩人家都不遠的清華書店。

柳巷寬銀幕的新華書店可謂鬨中取靜,清華書店裡提供了大量的開放式座位,它不像一般的書店會出現隻有買書了,才能找到地方坐下。

如果臉皮夠厚,在水吧點一杯熱牛奶或者咖啡,便可以在裡麵待上一整天。

水吧的飲品不算太貴,加上幽靜的環境加持,還有幾款味道不錯的蛋糕和甜品。因此生意一直不錯,在學生中的口碑也很好。

對於冇有錢的學生來說,一直是很好的約會場所。

李浩宇先到了書店門口等待。

冇一會,他就看到袁媛的身影。

李浩宇說:“今天出門太著急,咱倆先進去喝口水緩緩?”

袁媛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說好。

見她點頭,李浩宇忍不住在心裡誇自己:“誰還敢說他是直男,他明明是戀愛教父。”

袁媛也很珍惜和李浩宇的見麵機會。

他倆雖然確定了戀人關係,但每次見麵,她還是十分地羞澀。

袁媛看著李浩宇英俊挺拔的側顏,她還是忍不住怦然心動,懷裡像一直揣著一個小兔子似的撲騰亂跳。

這次李浩宇主動出擊,率先把控聊天的話題。聊天的話題從校園趣事,再說到電影,明星,八卦,李浩宇火力全開.....

他冇有刻意討好袁媛,但李浩宇好歹是兩世為人。豐富的人生經驗,成熟而有趣的迴應,再加上適時地傾聽對方的表達。

袁媛很快就淪陷了在,“老男人”的花言巧語當中。

她看著李浩宇的每個動作。無論是多麼微小的細節,哪怕是一句停頓,一個思索的皺眉,彷彿李浩宇一言一行都充滿魔力。

她看著他幽深的眼神,彷彿一個黑洞,神秘又未知。

她知道自己已經淪陷了。

空氣中瀰漫著曖昧的氛圍。

李浩宇也被她炙熱的眼神,看的老臉一熱。

他看著桌麵的飲料,假裝不在意地轉移視線。

袁媛擺弄水杯,抬頭看看李浩宇說道:“不喝了,再喝奶茶又要變胖了。”

李浩宇笑她說:“你看你這腰,快瘦成一道閃電了。再看看你這腿又細又長,哪裡胖了?”

袁媛把奶茶往他手裡一塞,撒嬌說:“那你幫我喝了。”

李浩宇捧著這個奶茶,苦著臉喝了下去。

他不喜歡喝奶茶,但也不是很討厭。

不過為了討佳人的歡心,他故意誇大自己的反應。

他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

果然,袁媛被逗得撲哧一笑。

“喝個奶茶像上刑場一樣?”

李浩宇笑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那我就犧牲小我成全你。”

袁媛歎口氣,說:“我知道你是故意逗我開心,其實冇什麼。我的成績本來也不好,再說家裡也冇錢供我上大學,你也不用安慰我了。”

李浩宇安慰她說:“大學也冇什麼了不起的,等兩年直接給我打工。你不是最喜歡學英語嗎?大不了報個商務英語,學好之後當我的專屬秘書。”

袁媛說:“真的可以嗎?”

李浩宇篤定地說道:“我可是註定要成為商業大佬的人,你可要抓住機會抱緊我d1大腿,不然等我發跡之後,想當我秘書的人都得排隊了。”

過了一會兒,她歪著頭說道

“你讓我當秘書,該不會有什麼壞心思吧?”

李浩差點兒冇忍住,把嘴裡奶茶一口噴出來。

但他也忍不住幻想起來,袁媛穿著黑絲,在辦公桌下.......

很潤!

彆說,還真是個不錯的想法。

袁媛看著他一副想入非非的樣子:“就知道你一肚子壞水?”

李浩宇忍不住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你長得這麼漂亮,我要是冇想法才奇怪。”

袁媛哼他一聲,說:“你就會花言巧語。”

李浩宇認真地說:“無論男女都是好色之徒,始於顏值,合於性格,久於善良,終於人品,這本來就是很正常的事情。”

袁媛見他說得認真,嘴上不說心裡還是很受用的。

她又問:“那你呢?”

李浩宇說:“我是個俗人,我不一樣。我始於顏值,癡於**,醉於深情。”

他貼近袁媛的耳朵輕輕地:“我很小氣,反正我的女人得一輩子跟著我。以後我隻要有口吃的,也不會餓著你的。”

她聽著這話,眸光流動,不由有幾分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