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安和林亞慧都順利入職了好團網。

但她們的小心思也都落空了。

誰都冇有如願看到李浩宇的身影。

兩個基層員工罷了,憑什麼認為能輕易見到企業的最高領導人。

李浩宇此時正忙著呢!

隨著招聘的生力軍到位,好團的大動作頻頻。

“好團做的最重要的是出台措施保護消費者權益。如果訂單用戶冇有消費,他們可以退款。”

“好團的程式員做了一套酒店管理係統,在這個係統裡,酒店老闆可以管理房間庫存、訂單和折扣優惠。”

“好團打出“春節不打烊”的口號,並且招聘了很多專職騎手進行外賣配送。”

“為了讓好團能夠拿到穩定的貨源,然後高效、低價地配送給商戶。好團還上線了專供商戶食材的供應鏈部門。”

好團冇整什麼釋出會,隻是用看最實際的功能來服務和賦能商家。

這些個政策一出來,很多競爭者不得不被迫跟進。

畢竟現在團購軟件競爭如此激烈,不跟進就會落後。

但是很多競爭對手前期燒錢太狠,此時資金流根本跟不上。

如果貿然更進的話,甚至會導致他們麵臨破產的囧境。

…………

好團的地推鐵軍本來就在業內赫赫有名,

就是讓每個店鋪都放上好團共享充電寶機櫃。

這涉及的可就不止是飯店了,無論是街頭巷尾,還是酒店商場,亦或者是商業大樓。

隻要能通電的地方,都是好團要攻克的目標。

因為很多店鋪都對共享充電寶冇有瞭解,對此心存疑慮。

所以,好團準備了一大筆入場費,還有50%到80%共享充電寶是利潤分成。

一切舉措都在有條不紊的推行中。

好團龐大的地推團隊經過了多輪實戰磨鍊和拚殺,加上係統的培訓,地推團隊的戰鬥力早已更上一層樓。

不過地推商家這種事情,對於普通消費者來說並不關注這些。

大家隻是突然意識到了一件事,一夜之間大街小巷的商鋪裡儘是好團的黃色共享充電寶。

對於普通人來說,每個人都會花費很多時間在手機上。

現在的手機續航時間卻相當有限,加上手機的快充技術還冇有普及。

但對於年輕人來說,賣水果都喜歡直接吃超市切好的果盤。即使有充電寶,大多的年輕人都覺得帶個充電寶過於累贅,所以也懶得帶出門。

很多人當手機電量低於50%的時候,就開始出現的“用電焦慮症狀”。

更彆提好團的共享充電寶前一個小時也是免費的,隻有超過一個小時之後纔會收費。

這種傻子從哪裡找呢?

很快好團的共享充電寶就打響了名氣。

越來越多的人喜歡上了這個既方便又實用的黃色小東西。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共享充電寶的覆蓋率成倍增長。

所有好團覆蓋過的合作店鋪隻有一句台詞——上架,上架,怎麼就我家店鋪還冇共享充電寶!

很多精明的商家,很快就意識到了共享充電寶的妙處。

他們經過好團地推團隊耐心而細緻地解釋,已經預想到了共享充電寶後期可觀的利潤。

很多商家甚至不止自己用了起來,還成為了好團共享充電寶的合作運營人。

一下子就數十台,乃至於數百台之多。

他們紛紛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對好團的共享充電寶進行推廣起來。

他們算起了小賬,共享充電寶的後期分成加上好團網的推廣獎勵。

單單是共享充電寶創造的額外營收,甚至要比他們辛辛苦苦經營店鋪的利潤還要高上不少。

而這種盛況背後,就是好團又是新一輪無聲的擴張。

一款價格699好團共享充電寶貴嗎?

不便宜,但是可以先不用付錢,後期直接從分成中扣除,好像就變得很劃算了。

這樣一款頭一個小時不花錢的,共享充電寶能賺錢嗎?

就拿酒店和網吧來說,他們對共享充電寶的需求很多,並且這種需求經常發生。

用戶租用共享充電寶,經常一用就是幾個小時或者一晚上。

最誇張的案例,一個酒店客廳直接放24個或48個帶螢幕廣告的共享充電寶櫃,既能滿足用戶的租用,又能宣傳店鋪活動和有螢幕的廣告。

國內的人口太多了,手機充電算不上高頻事件。

但架不住人多啊!

放在國內钜額的人口背景下,共享充電寶的利潤仍舊十分可觀。

這甚至超出了李浩宇的預期,哪怕他已經早早備貨,還留出了不少餘量。

還是冇貨了!

消費者對共享充電寶的認可程度比想象得更高。

一時之間共享充電寶,竟然出現了洛陽紙貴的盛況。

好團網隻能緊急聯絡供應商,讓工廠全力成產供貨,機器不停工人們三班倒。

這樣加班見點,共享充電寶強烈的供貨需求才得以滿足。

而好團的競爭對手們根本顧不上共享充電寶這種“小事情”。

畢竟在他們看來,所謂的共享充電寶不過是個噱頭。

隻不過是好團賠本賺口碑的買賣。

他們現在還在頭疼是否跟進好團的無理由退款。

這對正在瘋狂燒錢的他們來說,纔是真正的致命一擊。

好團全體員工則對李浩宇的商業目光深感敬佩,每個人都像打了雞血一樣打算大乾一場。

…………

“好團的市場占用率又上升了一大截。”

“嗯,我已經知道了。”

“真是了不起的年輕人呀!”

“他彷彿有一雙看破未來的眼睛。”

今日資本的辦公室裡,徐新放下了手中的報表,對著IDG資本創始人熊曉鴿回答道。

“老熊,這下子你對創始人的能力不用懷疑了吧?”你可是國內的VC拓荒者”,這麼猶豫可不是你的風格。”

熊曉鴿和徐新的私交一直很不錯。

兩人甚至還一同參加過,一檔福建台的創投節目當投資導師。

兩人說起話來,自然也就隨性了許多。

“團購軟件背後確實是千億級彆的市場,可是未來巨頭親自下場競爭,仍然是不得不考慮的一個風險因素。”

熊曉鴿麵露難色,十分糾結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