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曉鴿也認可了他商業手段和能力,但還是繼續說道,“但不知道我是不是越來越老了,發現自己越來越看不懂年輕的小朋友了。”

徐新喝了一口咖啡,半驚訝半調侃的說道,“這可不是我認識的熊瘋子,你的投資風格一向是快、狠、瘋。”

“如今卻比我個女人還婆婆媽媽的。”

熊曉鴿此時顧不上被徐新取笑。

他也知道年輕的創業者將會是未來的常態。

這一波年輕的創業浪潮中,必將誕生下一代巨頭。

但他還是很難說服自己,就此在競爭如此激烈的團購領域下重注。這種排斥和想要抓住的矛盾,時刻撕扯著他的內心。

他此時內心萬分糾結。

徐新見狀忍不住加了一把柴火,“世界上有兩種類型的遊戲,有限的遊戲是在邊界內玩,有明確的開始和結束,目的在於贏得勝利。”

“而無限的遊戲玩的是邊界本身,冇有明確的開始和結束,也冇有贏家,遊戲的目的是把更多人帶入遊戲中,讓遊戲永遠地進行下去。”

“誠然,好團現有的先發優勢,理論上是可以被複製甚至被超越的。”

“但當同質化競爭的時候,後進入者要想追上或超越,需要花幾倍於此的錢纔有可能。當然,這還不僅僅是錢的問題。”

徐新作為李浩宇最早的天使投資人,並一路見證了好團的發展。

“投資就是投人。牛逼的人,都是先從思維上牛逼。這就是我如此看好他的原因。”

徐新見過太多履曆光鮮的人,卻失敗得一塌糊塗。

他繼續說服道,“好團最核心的優勢是創始人和他的團隊了。巨頭們是都比好團有錢,但是花錢的人不是巨頭的創始人。”

“也許巨頭的創始人要比他強。但是實際操盤的項目負責人絕不會比他強。”

“職業經理人的團隊守成有餘開拓性不足,怎麼能和一個從底層拚殺出來的創業團隊相比。誰更有戰鬥力,誰更有持久力,誰更加有團隊力。

“不言自明瞭吧?”

熊瀟鴿點點頭,“這倒是真的,草莽出梟雄不假。好團能做到如今的局麵,形勢一片大好……

“如果換成了專業的經理人團隊,也許早就泯滅於眾人了。”

徐新笑道:“巨頭們就算入場,我看勝負也是七三開。資金的問題不是由我們這些投資人來負責的。”

“戰略上我覺得好團不會輸給任何人,那你說投資好團網難道不止一試嗎?”

熊曉鴿若有所思的點頭:“那還真的見上一麵了,回頭你幫我和他約上一麵,我和他好好談一談,他什時候方便見麵?”

徐新眉頭一皺,“最近好團大動作不斷,連這個投資人都找不到他了。這個奸詐的小子,也許躲在哪個角落想著怎麼算計競爭對手吧?”

熊曉鴿倒是不以為然,“現在聯絡不上他人也很正常,現在正值團購大戰之際,估計他忙的抽不開身吧。”

其實不光是徐新,就連關偉光也不知道李浩宇身在何方。

………..

此時的李浩宇已經踏上了前往西山省的飛機。

一切的原因,都是源於一份意外的快遞。

忙完好團事情的李浩宇回到家中,他已經筋疲力儘倒頭就要睡覺。

李浩宇手機此時突然響起。

他一看才發現是袁媛發起了視頻邀請。

他才驚覺,最近因為好團融資和擴張事情著實冷落了袁媛。

袁媛難得吐槽道,“之前不知道哪個男人說每天至少視頻一次,看來現在都忘得乾乾淨淨了。”

李浩宇忍不住訕訕地笑了笑。

他油嘴滑舌慣了,在袁媛這樣的真實的吐槽下,他還真有幾分心虛。

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雖然最近我起的比雞早睡得比狗晚,但冇做到就是冇做到冇有藉口。”

“我今後一定洗心革麵,洗心革麵,痛改前非,重新做人,爭取早日恢複你心中的偉岸形象。”

袁媛一臉無奈道,“你這個人總是這樣,都不知道該不該信你說的話了。”

李浩宇現在也不算感情初哥了,經過袁媛和蔣南孫的鍛鍊,他現在的臉皮得有長城那麼厚,怎麼會因為小女朋友的調笑而輕易破防。

袁媛接著說道,“好了,找你是有正事和你說。我給你發的快遞你收到了嗎?”

李浩宇撓了撓頭疑惑地說道,“你給我發了快遞嗎?什麼時候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李浩宇翻了一下門口的快遞包裹,找了好半天才找到:“是什麼快遞,還挺沉的。”

袁媛說,“快遞等和我視頻完再看,你先多陪我聊聊天,專注點!不然我可饒不了你。”

李浩宇感歎了一聲,玩笑道:“哇,神秘禮物!好的一會我會正兒八經地開個箱。”

李浩宇和袁媛就這麼對視著,一時靜默無言,然而雙方都感受到了久違的怦然心動。

袁媛輕聲說:“你有時候不說話的時候,還是挺帥氣的。”

李浩宇壞笑道:“我恰好相反,我尤其喜歡你說話的時候,尤其是那時候,簡直如聽仙樂耳暫明。”

袁媛臉色一紅,然後說道,“上週末我的商務英語又考了滿分,現在我的英語水平可不會比你差了。不過我有點想你了……....”

“不過不要自戀,隻有一點點哦!”

李浩宇說,“我也想你了,你放心好團的事情忙的差不多了。等我閒下來,我就打個飛的去看你。現在交通這麼便利,兩個小時我就能回去西山省了。

李浩宇忽然想起了袁媛曼妙身姿,加上他已經禁慾很久了,早就蠢蠢欲動了。

他想到興奮處,不由嘿嘿地壞笑出聲。

袁媛白了他一眼,“我最近快考試還要複習,你就彆嚇跑打亂我的學習節奏了。你錢多的燒的慌?”

“明明動車就很方便,還非要坐飛機乾什麼。等我考完試,我坐動車去找你吧。”

李浩宇點點頭,“這事情我來安排吧,對了最近交了新朋友了嗎?”

袁媛說:“我按你說的和同學經常一起吃飯,現在已經有幾個一起學習的好朋友了。”

李浩宇對她說:“你可彆受了委屈,還是一個人躲在角落吧嗒吧嗒掉眼淚。好朋友就是出了事情一起扛的。”

袁媛說:“你放心吧,大家都對我很好的。不過出了事朋友一起扛,那你這個男朋友又有什麼用?”

李浩宇笑道:“男朋友當然是來扛你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