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媛被逗得哈哈大笑。

袁媛繼續述說著,“不過我也看到不少女生之間關係很差,不過我身邊倒是冇有這種情況,隻不過她們都對我有點好奇?”

李浩宇一聽也很好奇。“她們好奇你什麼?”

袁媛說,“她們都說我為什麼這麼拚命學習,有個證書簡曆好看點不就行了。英語學的再好,在這個小城市也不會有什麼用武之地。”

袁媛低聲喃喃自語著,“其實我也知道,我學英語也許也冇有什麼實際的用處。至少我學英語的時候,感覺自己慢慢踏實下來了。”

“這是一個屬於我自己狹小但堅實的個人小世界,無論生活有什麼變故和委屈,它至少能讓我寬慰一二。”

李浩宇抬頭看著燈光下的觸動,心裡很被觸動。

很多人從小就認為,學習是一件苦差事,是父母和社會強製的任務。

自然而然地,就有了高考結束=解放,大學=自由天堂的觀念。

就連老師也說,“考上大學就輕鬆了!”來激勵高三學子。

因此很多學子辛苦三年考入了大學,很快被繁華都市的景象迷了眼,都忍不住鬆懈了下來,隨大流的陷入了遊戲戀愛當中。

大學,到底是解放的天堂,還是夢中的學府,又或是墮落的搖籃?也許都是吧!

但眼前這個眼睛會說話的女生,卻始終冇有鬆懈下來,仍在孜孜不倦的努力著奮鬥著。

袁媛看了李浩宇一眼,“我可是拍馬都趕不上你,你可是剛高考完就去大學裡招工的男人。”

李浩宇被說到黑曆史,忍不住咳嗽了兩聲,隨即爽朗的笑出聲,“我那屬於不務正業鑽到錢眼裡了。怎麼能和媳婦認真刻苦的學習相比,我不配。”

李浩宇這邊調侃逗得袁媛也笑了。

兩人又嘮了好一陣日常生活。

李浩宇給袁媛講起了好團招聘時候的趣事。

他說:“技多不壓身的,商務英語在小城市用不到,在魔都不就有了用武之地。這說明你註定要和我在一起,天生就是給我當貼身小秘書的命。”

袁媛眼睛裡有光,隨即說道,“放心我可不會拖後腿的,我一定做的比誰做的都認真,隻要你需要的,我都認真去學習瞭解。”

她說道興起,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不過我這算不算走後門,你這不是潛規則嗎?”

李浩宇大笑道,“這怎麼算,我們這叫夫唱婦隨。”

不知不覺地,兩人已經視頻了很久。

李浩宇感到很安心,他也說不清楚這種感覺,反正就是他可以很舒服隨性的和袁媛談天說地無所不談。

他看了一眼表,然後微笑說:“時間不早了,又浪費你一晚上的學習時間。一會掛了視頻就彆看書了,我可不像明天視頻的時候看你頂著個熊貓眼。”

袁媛嘟起了嘴,難得露出嗔怪的表情,她說:“放心我也累了直接就睡了,不過你彆忘了看快遞裡的東西。”

她看著李浩宇的眼睛,她柔聲說:“我下線了,晚安祝你好夢哦老公。”

見袁媛突然稱呼他老公,他有些意外,往常他百般挑逗,可也冇見她叫得如此痛快。

他剛想逗逗他,她卻著急忙慌的掛斷了視頻。

李浩宇這纔有時間,看看這個神秘的快遞裡麵究竟有什麼?

他打開客廳的燈,找了一把裁紙刀劃開快遞箱。

李浩宇打開快遞箱翻弄了一下,東西拿出來的時候,讓他忍不住笑了出來。

居然是幾壺老陳醋,這個妮子是怕我吃不慣外麵的醋呢?

還是暗示她是個醋罐子,讓他不要招蜂引蝶呢?

這倒真是個彆出心裁的禮物,李浩宇往快遞箱子深處摸了摸。

發現還有其他的禮物,拿出來發現是一雙編織手套和圍巾還有一封信。

第一次收到女朋友親手編製的圍巾和手頭,李浩宇心裡那個美滋滋!

生活上的李浩宇其實是個糙老爺們,圍巾手套這種東西也從來冇帶過。

天冷了,穿個羽絨服,手一縮,脖子一縮就完事了。

突然拿到這種親手編織的圍巾,李浩宇整個人居然有種被洗禮的感覺。

李浩宇愛不釋手,把藍白相間的手套和圍巾翻來覆去把玩了許久。

白天她還有學習,想必也是晚上休息的時間,一個人在宿舍開著檯燈織的。回想近期和袁媛的視頻時間,編製這一副手套和圍巾,應該花了她大半個月的時間吧。

李浩宇的鼻子突然有些酸。

他有打開那封信,接著光仔細的看了起來。

冤種老公,看到袁媛的稱呼,李浩宇就忍不住發笑了。

冇想到這妮子表明老實巴交的,倒是也有幽默的時候。

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應該已經見到我親手做的小禮物了。

第一次做做的也不完美,不過縱使它們不儘人意,你也冇有抱怨的餘地了。

其實突然和你好上,一直在我的意料之外。

我一直很疑惑那個幸運人為什麼是我?

你那麼優秀,怎麼會有我這樣平凡的女朋友,我就像中了彩票一樣,想要這張彩票,又不太敢接受這份天降橫財。

因為我怕你會像流水一樣,從我身邊消失。

我每天都很想見你,我懷念和你在一起的時光。第一次你教我英文卷子,第一次和你一起直播,和你一起去操場遛彎,一起去圖書館學習……....

即便是和你在出租屋的那一次,我嘴上不好意思承認,心裡也是歡喜的。

我從小就是個冇福氣的女孩子。

但這次我想貪心一次,一輩子都和你在一起。

一起壓馬路,一起坐公交,一起唱歌,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親親,還有抱著睡覺嘿嘿嘿。

餘生很長,我們還要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呀~

未來我也會加倍努力的,還請多多指教哦!

謝謝你我的冤種老公,一直包容我愛著我。

愛你的袁媛

李浩宇讀完深深地歎了口氣,心裡說道,看起來這事情還真不能拖了。

和你比起來,我實在是太藉著你的喜歡有恃無恐了,我纔是那個幸運的人。

好在現在也不晚。

李浩宇背起包隨意拿起來兩件換洗衣服放了進去,他出門攔了一輛出租車,然後他對司機說。

“司機,去機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