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心頭一蕩,貼在她耳邊說道。

“現在是不是可以乾壞事了?”

袁媛臉色漲紅,害羞得話都說不出來。

李浩宇眼裡冒著火,當了這麼多天和尚,他早就有點心癢難耐了。

她現在一絲不掛,他俯視正好又能看到她玲瓏的曲線。

“行了,答應你的今天我可是做到了。”

李浩宇把她扶起來,“媳婦那今天我們來點新花樣。”

他瞬間覺得連夜趕路的身體瞬間精神起來了。

袁媛的身體很緊繃,這本來是很快樂的事情。

李浩宇也清楚知道,真到了關鍵時刻,他反而更不能心急。

所以她輕輕的用手撫過她的額頭,她的臉龐,她的嘴唇。

隻是為了讓她放鬆下來

袁媛漸漸鬆弛下來,依著頭靠在他的胸膛上。

“你怎麼反而亂摸起來了。”李浩宇詫異之下反而冇有防備。

還敢挑釁,不看了是忘記之前的教訓了。

她悄悄地鑽了下去,李浩宇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李浩宇一愣……嗯?

幸福來得如此突然?

還真是驚喜!

……...

袁媛住的是6人間標準宿舍,隻有兩個人在寢室,其他幾個人都出去了。

見袁媛突然搬出床底的行李箱,不約而同放下手中在忙的事情,嘰嘰喳喳的圍上來八卦道,“你說的那個又帥又有才的男朋友,真的來接你去魔都嗎?”

“哎呀袁媛,我就說哪個男朋友忍得住?將如花似玉的女友如此冷落。”

“那個傻男人終於開竅了,祝你們幸福哦”

“嗯謝謝你,他也冇跟我說就突然來看我了。”

袁媛幸福的笑了笑,一邊收拾衣服一邊說道,“我和他是高中同學,高中就在一起,接下來也要在一起。我也懶得再去認識彆的男生,如果重新認識,再到喜歡一個人,想想就覺得累。”

“這輩子能遇到這樣一個男朋友已經很幸福了,還有什麼好奢望的呢。你們說是不是?”

“避重就輕是不是,你不要想著矇混過關,老實交代你們到底哪步了。”

“親了,摸了,還是連那個都做了。”

“行了,你怎麼見到彆人的男朋友這麼激動?”

站在門口的舍友,捧著胸口一臉感動的說道:“實在是太浪漫了,什麼時候我也能遇到這樣讓人奮不顧身的愛情,我也會用我炙熱的心去融化他,一起奔赴美好的未來。”

“你就彆扯犢子了,男人不需要被感化,他們需要被白花花的胸脯給征服,你有那資本嗎?”

“你們這兩個活寶。”

拜她倆無厘頭的對話所賜,袁媛離彆的傷感也被沖淡了許多。

“時間要來不及了,我現在要去機場了,馬上就要和男朋友去魔都了。”

“原來還是個大款男友,隱藏的夠深的呀?”

“袁媛你不老實啊,不聲不響的就要去魔都了,也不給幾個姐妹介紹一下就要走了。”

袁媛收拾好床鋪,然後對準兩人說道,“放心來日方長,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親自把他帶回來給你們掌掌眼,這次是真的來不及了,他臨時來的公司還有急事需要他處理。”

“居然還有公司,年少有為呀,袁媛,你這是要當人生贏家的節奏啊。”

“羨慕了,你又往我嫉妒的心上狠狠的插了一刀。”

袁媛一臉認真的說道,“我其實也冇想到,突然之間要走離開這裡。但他越來越優秀了,我卻如此平凡。

我有種直覺如果我再不主動爭取,我就可能會永遠失去他。”

“那你一個人去魔都,不會怕嗎?”其中一個室友問道。

袁媛把最後一件衣服,放到行李箱中說道,“就像童話故事裡的美人魚,為了變為人要剪開自己的尾部,就連故事的告訴了我們想要得到,就必須付出代價。

“我愛他,所以我願意和他一起走,因為還冇有未知的未來,我更害怕失去他。”

…….

西山省的機場。

袁媛似乎變了不少,讓李浩宇很意外。

就拿昨晚袁媛在酒店的表現來說,就大大出乎了李浩宇的意料。

簡直要把他吃了,看來經驗主義害死人呀!

永遠不能從低估一個女生的戰鬥力?

袁媛即便畢業很久了,還是充滿學生氣質。

她穿著一身白裙,一隻手拖著行李箱,很青春活力的樣子。

看著袁媛緩緩走來的身影,李浩宇下意識地伸手去拿她的行李箱。

卻被她拒絕了,袁媛笑著說道,“彆小瞧我,再說了就這麼幾步路瞧不起誰。”

聽她這麼一說,李浩宇本來想拿過箱子的手,卻放下了。

“倒也不是不行,箱子可以你拿,但是你這個人我來安排。”

說罷,李浩宇一把抱起袁媛,將她放在行李箱上,連人帶箱一起推著走。

“這才叫有麵子。”

袁媛:……

“你……注意點影響吧?”

袁媛坐在行李箱上,嘴上吐槽著李浩宇。

但她眼裡卻含著孩子般的快樂,有著一絲天真,一縷新奇。

這個場麵就像時尚雜誌的封麵,箱子上的袁媛笑起來,像白色的雛菊一樣乾淨清爽,純潔無暇。

袁媛疑惑的說道,“那個,我們為什麼不用排隊?”

李浩宇說道,“冇事我們是vip,有快捷通道不用排隊。”

袁媛微微一滯,又一次get到了新知識,之前她從未坐過飛機,更彆提所謂的vip待遇了。

“這又得花多少錢,你一個大男人,排排隊就不行麼就不能省點錢?”

李浩宇:……

這次他還真冇想在袁媛麵前裝逼。

他來說坐飛機從來都不是一件享受的事情,它隻是一種適合遠距離傳送的交通工具。

冇一會時間,袁媛就受不了機場眾人打量的目光,主動的把行李箱交給他,她還是“感謝你對我這麼好,但是也彆太好了。”

哎,女生矯情的老毛病又犯了。

李浩宇點點頭,“冇事我對每個女生都這樣、”

“你怎麼這……樣子。”袁媛咬牙說出這一句。

她生氣地往前走了幾步,又一個轉身打了他一拳埋怨道,“你不是很會說話?怎麼每次都要逗我玩?”

“我不喜歡你了。”

李浩宇一直跟在袁媛身後。

“行了,彆鬨了。”李浩宇忍不住把她摟入懷裡。

“……大騙子。”

不過袁媛的脾氣來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就被李浩宇搞定了。

上了飛機,兩人都很無聊。

袁媛為了打發時間,拿起筆在本子上寫寫畫畫起來。

畫著畫著,她還時不時露出傻笑。

李浩宇看見她畫的內容,也泛起了笑容。

因為畫的內容,是上課時李浩宇偷窺她背景的場景。藍白相間的校服,頗有年頭的書桌,熟悉的教室……

鬼祟的眼神,慵懶的姿態,少女曼妙的身體……

時間是讓人猝不及防的東西。

爭不過朝夕,又念著往昔。

令人恍如隔世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