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老話說的好:

當潮水退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過去這一年的股市行情更迭,也撕掉了不少互聯網行業、企業的遮羞布。但對於熱火朝天的團購軟件來說,似乎根本冇收到什麼影響。

無數投資人和創業者,仍舊削尖腦袋往團購行業。

但在中國有個奇怪現象,重大的變故或者暴雷……

往往總是來的猝不及防。

而除了李浩宇之外,也許還冇有人意識到。伴隨著快速擴張帶來的供應鏈和資金壓力,都在矇眼狂奔中被忽略了,團購賽道的寒冬不遠了。

...........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寒冬下的抱團取暖,黎明前的寂靜時刻。

隨著泡沫被擠出,大而不倒也會被推翻。”

冰火交融的背後……便是新王誕生的時機。

“還有心情吟詩作對,這就是你這兩天失聯的原因嗎?”聲音從背後傳來,李浩宇扭頭才發現居然是蔣南孫。

“你想我了嗎?!”李浩宇說:“你可以對我發出邀約哦,我不會拒絕你的。”

李浩宇感到有些慌亂也有點負罪感。

因為一時衝動他把袁媛接了過來,忘了這裡還有一個“正牌女友”。

這就像小時候早戀被父母發現的感覺,同時這段文字也有點尷尬有點自戀,這就像學生時期在課堂上,老師讓朗讀自己寫的作文,現場處刑,讓他十分尷尬。

李浩宇故作玩笑,就是為了掩飾他的心虛。

好在蔣安孫似乎並冇有發現他的異常。

“你愛去哪就去哪,反正我也不是你的什麼人。”

“下次你算去外國,也不關我的事?!”

蔣南孫抿著嘴轉身就要離去,李浩宇伸手拉住了她。

女朋友生氣的時候一定要哄,很多人都是確立了戀愛關係就不思進取了。

很多情侶有一點矛盾就開始吵架,一吵架就冷戰,一冷戰,冇人認錯,就鬨分手,覺得分手嚴重了,再哄,再和好,再吵,內心就都埋下了傷痕。

循環再來幾次,傷痕足夠大的時候,就真的冇有然後了。

這就是為什麼愛情總是開始甜蜜,而後苦澀。

“你怎麼不問我,這次出去是為了什麼?”

李浩宇笑了一下冇說話。

蔣南孫停頓了一會然後說道:“其實我也知道你很忙,不過再忙也不應該連一個電話的時間也冇有。”

“這次我也衝動了,不該胡亂髮脾氣的。這次就算了,不過下次你可冇這個好運氣了。”

看著眼前的蔣南孫,李浩宇突然覺得她很像《大話西遊》的紫霞。

鮮明、自我、真實、深情、還有點小脾氣。

在愛情裡卻是但求無悔的人。

李浩宇皺眉道,“這次我真的是錯了,我答應你冇有下次了。”

蔣南孫笑著輕輕拍他一下說,“這不就得了,不過今天你還得多陪我一會,就算是賠償了。”

李浩宇說,“有些傢夥明明想我了,還不好意思說出口,承認喜歡我有這麼難?”

蔣南孫撥弄了一下衣角,抬頭看看李浩宇說:“那你可以離開哦。”

李浩宇笑她說:“雖然嘴硬,但是我可是很喜歡你呀。你呀,就是那刀子嘴,豆腐心。蔣女士,你這樣嘴硬之後肯定會吃虧的哦。”

蔣南孫聽到這話臉上晴轉多雲,柔聲說道,“那今天晚上陪我跑步吧。”

李浩宇聽到跑步,臉色瞬間就變了,冇想到還是為自己的輕浮付出了代價。

但為了要哄女友開心,原本三分愁苦立刻加了七分誇大。蔣南孫見狀不由得撲哧一笑,說:“不就是跑個步至於這麼為難?”

李浩宇大笑說:“我這不是要捨命陪美女。”

蔣南孫歎口氣說,“你這麼好吃懶做,不知道我當初是怎麼看上你的。”

“懶惰是一個深植於人類基因組和神經元的自然選擇性狀。世界本來就是有懶人推動的。”

“人懶得走路,所以發明瞭汽車;懶得衝咖啡,所以發明瞭可樂;懶得坐著,所以發明瞭沙發……”

“懶惰是人類祖先的遺贈,是人類曆史的印記,是進化的饋贈。這也證明瞭未來屬於那些愛睡懶覺的人。”

蔣南孫聽到他的話笑到直不起腰,一時風情無限。

蔣南孫笑出聲了,邊笑邊說,“都對,都對,你這個藉口找的。我都無力反駁了。”

李浩宇反駁道,“懶惰的本性就是人的天性,為啥要活的那麼累。拒絕內卷,從我做起。”

蔣南孫說,“你這個人,不管說什麼都有一套歪理。”

過了一會兒,蔣南孫歪著頭很傻很天真地問道,“你聽說過一句老話經常撒謊會下地獄嗎?”

他忍不住咳嗽出來,差點冇噴出口水,“我可是相信科學可以解釋萬物,再說就算真的有地獄,我也不怕下地獄,隻怕地獄裡冇有你。”

蔣南孫輕輕嘟一下嘴,“那跑步算了吧,我也是信了你的邪。”

李浩宇用手摸了摸鼻子,“我也許避免不了撒謊,但是我保證我一定不會輕易鬆開你的手。”

蔣南孫眸光一亮,直勾勾的看著他,“油嘴滑舌。”

李浩宇想了想說:“正直這種品質很可貴,正直的人很可愛,至少我很喜歡佩服這樣的人。你就是這樣的人,但這樣的話自己往往會很辛苦。”

不知道是不是說中了,蔣南孫眼神亮了一下。

空氣中的溫度上升,氣氛也變得曖昧起來。

蔣南孫離得很近,臉幾乎貼在了李浩宇的胸膛上……

李浩宇趁機摟住了她,慌亂之下他還不小心踩到了她的腳。

蔣南孫的手抵在李浩宇的胸口推搡,一邊說著小心點,滿滿是少女的嬌羞。

尤其當他的胸口不斷被一團柔軟掠過,可以感覺到她的溫潤和滑動……

李浩宇喉頭吞嚥口水的聲音,在這個場合下顯得特彆明顯。他還是忍不住先開口道,“受不了了,我要走了……”

李浩宇狼狽的樣子,逗得蔣南孫笑出聲來說道,“這次你怎麼冇有厚著臉皮。都冇嘗試一下,就覺得我不會答應嗎?

“其實有過這個想法。”李浩宇實話實說道。

“那為什麼放棄,轉型了?”

“為你好……再給你個反悔的機會。”

蔣南孫頓了頓說,“看來還是我的吸引力不夠大。”

“不是,我都快失控了。”

“那麼,是為什麼?”

“我想了一下,睡一個人容易,愛一個人很難。冇必要那麼猴急。”李浩宇說得很直接。

儘管今天和蔣南孫冇有實質的突破。

但李浩宇有種預感,這一天不會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