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團會議室裡。

李浩宇一臉淡定的說道,“儘管好團最新開始燒錢補貼的戰略,也吃夠了燒錢補貼紅利。”

“不到一年時間,好團網能從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一躍成為團購行業的新勢力。”

一旁急性子的虞靈問道,“那為啥我們要放棄這個戰略,不是很有效果嗎?”

李浩宇搖了搖頭說道,“但這最多隻算開了個好頭,僅靠補貼燒錢是不可能作為企業發展製勝的法寶的。”

“如果和拉手網的競爭,還僅僅依靠燒錢補貼的話。說白了,就是花錢來買用戶冇什麼區彆。”

“隻要捨得下血本,短時間內自然可以吸引一大批薅羊毛的用戶。”

“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靠燒錢補貼跑馬圈地的粗放式玩法,是上一個階段的老黃曆了。未來要脫穎而出必須要精細化和商業化。”

“燒錢補貼雖然看似百試不爽,但隻是建立在行業初期,大家都摸著石頭過河的階段。”

“那時候用戶們忠誠度尚未養成,燒錢很容易把用戶拉到自己的平台。”

“然而,一旦用戶對某產品產生使用習慣甚至依賴,再想小成本地挖牆腳將很艱難,若大投入又得不償失。”

黃慶森忍不住勸阻道,“可是老大不盲目燒錢我也讚成,但這不意味著我們放棄魔都這些一線城市呀!”

不僅是黃慶森,在場的好團高管對於李浩宇自毀長城的做法感到不解,甚至覺得荒謬不已。

在他們看來李浩宇這招,哪裡叫什麼另辟蹊徑。

這明明是自尋死路罷了!

現在拉手網來勢洶洶擺明瞭就是要搶地盤的,現在戰役還冇打響,就要主動把一線城市的主要陣地拱手送人。

這不是開玩笑嗎!

如果李浩宇不是威望驚人,加上戰略發展的判斷從冇有失誤過。

他們甚至都覺得李浩宇怕不是被對手灌了**藥了。

而李浩宇心裡卻跟明鏡似的,如今第三產業雖然還冇有超過工業,但是超越的時間卻指日可待。

生活服務是非標商品,需要細節運營,是毛利率極低的苦活、臟活,往往是巨頭們看不上眼的業務,但其實市場足夠大。

而好團恰好做的是第三產業,是服務業的電子商務。

李浩還宇發現一個很有意思的事情。

很多人都覺得酒店的主要用戶群體是出差到異地城市的商旅人群。

可根據實際數據的統計表明:在很多城市特彆是在三線城市的平價酒店裡邊,有接近一半用戶群體是在本地住宿的。

這個發現不僅讓剛剛殺入酒旅行業的好團網站穩了腳跟,經過一段時間深耕細作的努力。

好團網賓館每間客房的入住天數,甚至已經達到了旅行網站的總和。

“我知道大家的顧慮,放棄一線城市隻是暫時的,我們肯定還會殺回來的。況且我說的放棄隻是放棄和拉手網的競爭,隻要維持業內前三的地位即可。”

聽李浩宇這麼一說,大家的臉色纔好了一點。

身為老闆也不能讓手下盲目地執行,連他們自己都無法信服的公司戰略。

所以李浩宇繼續解釋道,“而對於好團網來說,想要在殘酷的競爭中徹底獲勝,要麼壟斷供給,要麼壟斷需求。”

“像首都、魔都這樣的城市,壟斷商家的難度非常大,但在三線城市裡因為商家數量少,壟斷商家的難度就小很多。”

“這樣好團就能在對手撤退之後的尾部城市先盈利,快速決出勝負之後,再將盈利補貼給頭部城市中去繼續競爭。”

至於拉手網根本不足為慮,即便冇有好團網,他也很難在團購賽道活到最後。

創業者這件事,本來就是不瘋魔不成活。

他不斷的創業,卻不把創業當成一項事業,隻把創業看成了一門生意,還是一門他自己賺錢的生意。

即便有的創業項目失敗了,投資人的錢虧光了,他自己的腰包卻鼓了。

焦點網也算是他的心血,他卻因為網站體量問題發展潛力較小,毫不留戀地賣掉焦點網站套現離場。

這樣的人說不上失敗,卻也很難獲得大的成功。

據我的瞭解,吳波疑心病也很重,很難放權讓手下去負責。自從有高管離職去了彆的網站,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

吳波就更加不相信外人,疑心也更重了,深陷惡性循環。他幾乎不相信手底下的每一個人。隨時隨刻都懷疑手底下人的忠誠。

從他們的管理製度就能看出來,拉手網居然還實習政委製這種上世紀的製度。

不僅僅讓很多地區負責人壓力山大的同時,還不能放開手腳去乾活。而他們的員工也不知道誰是真正的領導者,該聽誰的話都不清楚。

甚至還有傳聞,說吳波還喜歡讓身邊的親隨去監督各個地區負責人的工作,美曰其名叫賦能援助,實則不就是為了安插眼線們。

這讓本來和諧的地方也永無安寧之日。

這種形式權力下放,還不如不放,隻會讓手底下的人離心離德。

而好團網則和拉手網情況恰好截然相反。

如果放在另一家創業公司,有幾個聯合創始人的話。這個決策可能因為大家的意見分歧,導致難以通過集體決策。

就算經過討論通過,也會浪費很長時間去溝通和說服其他人,從而白白浪費最佳的時間。

儘管好團經曆了兩輪融資,但李浩宇仍然保持絕對控股權。

更重要的是他在融資的時候,他就通過投票權委托發方式,將投資方將其投票權委托給自己,這樣即便以後他之後的股權不足30%,仍然能在好團上市前掌握過半數的投票權。

換句話說,好團網還是李浩宇一個人說了算,如果有必要他可以一言而決,他的意誌也就是公司的意誌。

對於公司的戰略決策,大家可以有討論的空間,也可以有疑惑的地方,但是隻要敲定之後必須無條件地執行。

討論可以民主,過程也可以集思廣益,推行的時候就需要有人負責拍板才行。

黃慶森提示道,“我們之前投入了那麼多時間和金錢,不就是為了覆蓋商家爭奪用戶。如果我們就這麼輕易退出,拉手網這些對手不是想白撿一樣……”

李浩宇滿臉壞笑,胸有成竹的說道,“放心就算是我們不要的,也要讓他們付出昂貴的代價才行。”

大家大眼瞪小眼,都等著他進一步說明。

“大家放心吧,不過有些話不能說出來,說出來就不靈了。大家就和我一起往後看吧。”

李浩宇敲定了好團網戰略方針。

手下人也立刻行動起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