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之前詢問袁媛想乾什麼工作。

袁媛連一秒鐘都冇有猶豫,就選擇給他當秘書了。

因為這樣可以天天在他身邊。

袁媛對於秘書的瞭解,都是來源於電視劇的。

因此在袁媛的印象中,當秘書就是處理一下檔案,溝通一下各部門之間的工作,然後聽從領導的安排,就完事了。

然而李浩宇隻用了幾天時間,就徹底擊潰了少女不切實際的美好幻想。

現在的袁媛明顯是不能給他工作的,於是她先把袁媛安排給了沈曼玉當幾天秘書。

沈曼玉是個直性子,即便知道袁媛和李浩宇的關係非同一般,也冇有給他區彆對待。沈曼玉帶著袁媛和兩個女下屬,就開始親自調研市場了。

沈曼玉開著車,帶著三個人早上八點就出發了。

她們開始考察魔都商鋪情況和好團網的覆蓋情況。為了保證調研結果的真實性,她們隻能以好團的普通員工身份谘詢。

一天的時間,她們就走訪了數十家的店鋪。袁媛的身體感覺要散架了,還不時遭受商家們拒絕,冷眼,甚至是刁難。

但林曼玉卻一直表現的很老練,談吐很清晰,表達不卑不亢,不驕不躁。

有時候袁媛覺得雞毛蒜皮的小事,她卻能放下身段,耐住性子仔細聆聽商家的反饋。四個人從淩晨到傍晚,東奔西跑地忙活了一整天。

好在資訊基本都調查的差不多了。全部都是一家一家店鋪反饋資訊,然後她們再慢慢拚湊出來的市場調研報告。

其中有一個商家的話,讓袁媛現在都難以釋懷。

不就是好團嗎,什麼不知名企業,在魔都你們還算是個牌子,但是在這一畝三分地什麼團也不好使。

要不是看你們幾個是女生,不直接趕你們走已經很給麵子了。

等晚上眾人回到出差的酒店,袁媛感覺自己走起來已經飄起來了,腰部以下已經冇有任何知覺了。

她明明很餓,但看見什麼吃的東西都冇有胃口。

袁媛臉上一副睏倦的樣子,連扯動嘴皮子的力氣也冇有了。她雙眼迷離,冇有焦距,躺在床上就好像被柔軟的床鋪給封印了一樣。

而一旁的林曼玉卻編輯著郵件,事無钜細的描述這一天的工作成果。

袁媛看著林曼玉,這個隻比她大上幾歲的同齡人,滿是佩服的目光。

怪不得人家這個年紀就能當上高管,一分耕耘一分收穫。

她能如今的地位,都是人家一拳一腳打拚出來的。不像她隻能靠男朋友的關係走後門,連個秘書也當不好……

經過一段時間的瞭解,她才知道秘書這個工作的不容易。

秘書的手機是不屬於自己的,要時刻保持開機狀態,不能讓上級聯絡的時候找不到人。還要做好會前準備、會議記錄和會後內容整理工作;

策劃組織公司的各種活動;做好材料收集、檔案管理、文書起草、公文製定、檔案收發等工作;接待來訪、接聽來電、解答谘詢及傳遞資訊工作……...

秘書的工作:亂七八糟的瑣碎事層出不窮。

一天忙下來,不僅累的像條狗,還是一個累癱的死狗……

“曼玉姐,他是不是平常就這樣壓榨你?”

“冇有呀,今天確實比以往累了點,不過這也是我日常工作內容。”

“老闆果然都是這樣!恨不得壓榨員工每一分利用價值,不然就覺得發的工資虧得慌。”

一向愛乾淨的袁媛對泡澡都喪失了興趣,匆匆衝個涼裹著浴巾,就手腳大開地躺在床上吐槽。

“曼玉姐你是怎麼在他手下堅持下來的,每天都這麼辛苦嗎?”

林曼玉寫完了工作日報,合上了筆記本電腦。

她隨口回答道,“很多時候付出和收入都不是正比的,好團的工作確實不輕鬆。不過為什麼很少有人有怨言?”

“因為錢真的進口袋了。”

“按照我下屬的話,好團的工作辛苦是真的很辛苦,她有時候也想換個輕鬆點的工作。”

“但是每個月開工資的時候,她們就冇有這個想法,反而真香了。”

“這倒是大實話,工資是打工人的命根子,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呢!”

袁媛深深的歎了口氣,很艱難的翻了個身,麵向林曼玉問道:“曼玉姐你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林曼玉不以為然的回答道,“不需要堅持,其實工作起來感覺還挺充實的。”

“隻要有了清晰的資產目標,工作也就有了奔頭。一個女生如果想要有話語權,必須有事業支援,這樣未來才能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袁媛又接著吐槽道,“曼玉姐你天天這麼累死累活,他卻整天躲在辦公室裡躲清閒。身為公司的老闆,自己卻這樣偷懶,實在太不像話了!”

“這話你可說錯了?”

林曼玉一笑,她還是太年輕了。

現在還處在懵懂無知的青春期!

“他是公司的創始人,又不像我一樣不是市場部經理,調研市場本來就不是他的工作。”

@他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去解決所有彆人解決不了的問題,扛住所有彆人扛不住的壓力,這是冇有人可以替代的。”

沈曼玉收起電腦,認真的解釋道。

“袁媛也許你和老大的關係不一般,但是在公司裡,你要記住你是秘書,他是老闆,不能再用以前的態度來對待他了。”

“私下生活中無論你們倆怎麼樣相處都可以,因為雙方關係是平等的。”

“就像你跟閨蜜聊天會十分放鬆,你們會摟肩搭背,聊些更私密的內容。甚至即便你們放浪形骸,都無所謂。”

“但是公司關係,無論中外,都無法平等,上司永遠會有更高一級的權力。你也要考慮彆人的目光,公司裡人言可畏啊!”

袁媛愣了愣,然後輕輕點了點頭說道,“曼玉姐,我知道了。”

在袁媛吐槽李浩宇的時候。

李浩宇也在和關偉光討論著袁媛。

關偉光在落地窗前看著窗外的風景,一邊調笑道,“老大,你怎麼把女朋友安排到公司了。

“這樣我想給你介紹公司裡漂亮的妹子都不方便了,你是怎麼想的呀?”

李浩宇推掉了關偉光的手,“我又不像你精蟲上腦,冇腦子隻想著那沾花惹草。”

“她想要工作,我身邊也確實缺一個秘書,這不是一舉兩得的好事。雖然她現在,稱不上一個稱職的秘書。”

“但是好的秘書,本來就得慢慢調教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