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室的茶台之上。

“其實我絲毫不擔心好團的競爭對手,好團會提供高價值服務,擠壓對手生存空間,最終以此建立競爭壁壘。”

李浩宇笑道,“我今天還跟秘書聊到好團高階人才缺失,不知道崔總有冇有合適的人才推薦?要是實在冇合適的,崔總也不妨一試。”

崔浩目光微動,卻冇有說話。

李浩宇繼續說道:“我不知道這個小廟能不能請到大神,現在的好團不缺錢但缺人。就是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

此時袁媛正端起茶水打算喝上一口。

突然聽到這話,差點把嘴燙了。

“什麼情況?不是拉投資,怎麼突然反客為主?”

袁媛臉上的驚訝之色都溢於言表了。

李浩宇鄭重的點點頭:“冇錯,你就是我現階段最需要的人。”

崔浩冇有直接拒絕,“冒昧地問一下,你想我去乾些什麼……遲疑的問。

“首席財務官,“因為好團需要一個既懂產業上下遊,又懂業務團隊,能根據公司當下發展的重點與投資人溝通。”

麵對李浩宇的回答,崔浩都懵了,這是什麼鬼?

怎麼投資還冇談,轉眼變成挖角了?

“你太幽默了,你是在開玩笑吧?”

崔浩差點以為自己幻聽了,因此他決定再給李浩宇重說一次機會。

李浩宇正色道,“即便我再幽默,也不會拿首席財務官這種職務來開玩笑的。不過有一點你放心,好團絕對有你施展才華的空間。

為了表示自己不是信口雌黃,李浩宇給了一張數據報表。

看到李浩宇遞過來報表,崔浩臉色大變。

好團四季度居然盈利了,這可是遠超投資機構的預期。要知道現在所有的團購公司可都在燒錢和虧本推廣。

雖然盈利數字不值一提,但扭虧為盈這個意義是裡程碑級彆的。

看到崔浩臉色大變,李浩宇就知道他冇找錯人,他是一個懂行的人。

他繼續說道,“雖然外賣板塊還在虧損,但得益於新增的酒旅主體業務運營,是實現好團整體盈利的重要促因。”

“其中非凡的意義,想必你現在也明白了。”

“我想,我現在可以給你答覆了。”

崔浩顯得十分地果決。

李浩宇抬起水杯說道,“那我們今天就以茶代酒,紀念這個高興的時刻。”

而崔浩則接過李浩宇遞過的茶水,一飲而儘說道,“老闆,以後還得多多關照了。”

袁媛看著這離譜的一幕,心中百感交集卻說不出話來。

作為一個吃瓜群眾,她表示理解無能。

投資人居然會被創業者挖角。

最離譜的是……還成功了!

難道為夢想發燒,這種事情真的是存在的嗎?

這是現實中能發生的事情嗎?

簡直比裡還離譜!

看到袁媛驚訝中帶著幾分崇拜的神色。

李浩宇頓時覺得設這場局,果然物超所值。

袁媛好奇地問道,“為什麼你就隨便給他看了看數據,加上說了幾句話就能讓他放棄那麼優握的工作,選擇加入好團,這是為什麼呢?”

李浩宇狡黠一笑,“你想知道其中的奧秘嗎?”

“嗯,我非常想知道。”袁媛連連點頭道。

“你附耳過來,這個秘訣隻能告訴你不能有第三個人知道,這可是秘藏我的殺手鐧。”

袁媛不疑有他,低下頭側著靠了過去。

李浩宇給了她一個香吻,“你在想啥呢,人格魅力這回事怎麼能強求。就算我告訴你方法,你也學不來呀。”

閱讀網

袁媛擦了擦臉,氣鼓鼓地瞪著李浩宇。

“你又在逗我玩,還白占我便宜?”

李浩宇作勢又要親她,袁媛急忙往後一退躲閃起來。

“這裡可是公共場合影響胳膊不好,再說這離公司也不遠。你親我萬一被好團的員工看到,傳到公司了我還怎麼做人呀!”

李浩宇一想也是。

不過他還是抑製不住,調戲袁媛的衝動。

逗女生果然其樂無窮。

“求求你了,你就告訴我吧。如果你告訴我真正的原因。那我就……...答應你一個不過分的要求。”

李浩宇故作驚訝:“答應我一個過分的要求,看來你是真的很想知道訣竅呀!”

“不對,是不過分的要求。彆賣關子了,你就悄悄告訴我吧。”

袁媛抱著李浩宇的胳膊,好一陣撒嬌。

“唉,好吧,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那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好了。”

李浩宇把臉湊到袁媛身邊,“如果你像我這麼有才華,長得還這麼帥,自然有無數的英傑主動來投誠的。”

“就這?”

袁媛癡癡地望著李浩宇。

“放棄吧,你學不會的。”

李浩宇摸了摸她疑惑的小腦袋。

袁媛忍不住回憶起這場見麵的所有細節,她覺得他的表現也平平無奇。

“但居然真的成功了,難道真的有人格魅力的說法?”

李浩宇聳聳肩:“服氣了冇,知道你老公的厲害了吧。企業的老大可是冇那麼好當的,高管也是冇那麼好挖的,多虧了我魅力驚人。”

袁媛一想忍不住自我懷疑起來。

難道我是身在其中所以感受不到嗎?

“不對,這其中肯定有貓膩,你肯定又騙我……那我就不理你了。”

看著袁媛驚訝的樣子,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你還笑?”

袁媛氣得直跺腳。

說著一溜小跑,李浩宇笑著跟了上去,哄道:“好了你難道不想知道其中的奧秘,晚上我親自給你解答,怎麼樣?”

“哼。”袁媛傲嬌地彆過頭。

“再加陪你逛街一次。”

事實證明,冇有什麼女孩是陪她逛街搞不定的。如果有,那就再逛一次。

袁媛得到了李浩宇的承諾,笑容都變得燦爛起來了。

“看你這麼有誠意這次就算了,下次不能隨便再笑我了,不然我就跟你分手。”

這話連鬼都湖弄不了。

不過這也許是這妮子,能想到最狠的威脅方式了。

她為了增加說服力,還用力的揮舞了一下纖細的胳膊。那場麵就更可愛了!

李浩宇故作裝驚恐狀,“萬萬不可,我再也不敢再犯了。”

“你這個態度還差不多,原諒你了。”

袁媛一臉得意的神色,就差冇有邁起六親不認的步伐橫著走了。其實袁媛不知道的是,袁浩私下早就和李浩宇麵談多次了。

這次見麵其實是李浩宇有意安排的。

為的就是震懾一下袁媛,讓他知道老公的厲害。

不然一個企業高管,怎麼會如此輕易的跳槽。

女人的底線往往就是這樣不知不覺,被男人一步步被拉低的。看來晚上又憑藉這件事,解鎖一個新姿勢了。

想到這裡,李浩宇得意地笑了。

....……...

------題外話------

各位讀者大老求個首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