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波依舊忙著拜訪商家們。

這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有時候會被拒絕,很多時候,要跟商家們對各種細節覈對一遍又一遍。

冇有一個商家願意輕易得罪,一個能給店鋪帶來流量的銷售渠道……..哪怕你畫的大餅再誘人。

吳波整日奔波邀約著商家,進展比他預想的慢很多。

其實李浩宇這些天也冇閒著,他也以好團的ceo身份麵見了一些連鎖酒店的負責人。

“好團能贏嗎?”

袁媛擔憂地問道,這個所有人都不好意思開口的問題,卻被輕易被她說出口。

袁媛工作了一段時間,也陪著沈曼玉深入一線市場很多次了。

李浩宇微笑一下說:“一定會贏的,拉網隻是隻母雞,而好團則是隻鴕鳥。”

“……”

袁媛滿臉錯愕,看著李浩宇說,“我認真地問你話呢。”

李浩宇一臉認真地解釋道,“我也是很認真的,火雞比母雞要大一些,如果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確實火雞比母雞是要大一圈或者大兩圈。

“但是,母雞看火雞,其實會覺得大家差不多,母雞也是不太服氣火雞比我大的,它覺得你可能就比我大那麼一點。”

袁媛還是不懂,小腦袋搖個不停。

但是,當一隻鴕鳥過來的時候,不管是母雞還是火雞,不管它們再不服氣,在絕對的事實麵前,也隻能服氣。”

李浩宇看了看袁媛胸前,然後饒有趣味的打趣道,“就不如胸圍這回事,我就永遠無法贏過你。”

袁媛本來聽得連連點頭,可是聽到後麵他又不正經了。

她又拿出小拳頭威脅起他。

李浩宇很是不屑,袁媛總愛嘴硬。

這要是在家裡,哪裡還有她站著說話的餘地,早就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了。

但李浩宇還是耐著性子解釋道,“我們的價值觀比對更正,我們團隊比對更好,我們的基礎比彆人更好,對卻不服,不要緊,這個時候爭論是冇有用的,我們要做的是什麼?”

“做什麼呢?”袁媛見他正經解釋起來,倒是很捧場。

“還是回到根本問題,消費者第一、商戶第二、團隊第三、股東第四,我們有足夠的資源,足夠好的團隊,我們去合作足夠多足夠好的商戶,然後和商戶一起去把消費者服務好。”

“所以,隻要我們能堅持往前走,堅持走得比對更快,你回首去看的時候,就會發現曾經認為是我們對的,已經被我們遠遠的甩在身後。”

看著袁媛眼裡信服的目光,李浩宇十分享受那種崇拜感。

李浩宇又得忙碌起來了,安頓好了袁媛,蔣南孫那邊也不能冷落。

時間真的不夠用呀!

…….....

拉網的事還可以晚點再處理,李浩宇打算在此之前帶蔣南孫領略一下美味的深夜食堂。

要是能讓兩人的關係再進一步,那也是極好的。

拉網的競爭並冇有擾亂他的生活,最多隻能帶來一點漣漪,但這並不會影響好團的發展,最後的勝利者始終還是好團。

與繁華的魔都相比,存在於此處的國營老字號麪店就顯得格格不入

這裡還保留著老早的石子的台階路,比起現在劣質的水泥地,真的還是有優勢的。頗有韻味的同時,還經久耐用。

每天飯點,你在街口的巷子都可以看到這樣一番場景:

每天早上老早起來,要拆排門板,店堂裡擺放四張方桌,幾隻長凳,老式的鍋台,永遠是熱氣騰騰的一鍋麪湯水,老闆娘乾淨利索,頭髮從來都梳得整整齊齊,麵帶微笑,站在門口操作檯一邊下著麪條一邊和來來往往熟人打招呼。

時間已經不早了,但麪店門前依然有著不少授課。熱騰騰的麪條剛放到桌子上,就迫不及待端起碗,喝上一口麪湯,星夜帶來的寒冷就被一掃而空。

這能讓忙碌工作一天的人們,心情都為之一振的幸福時刻。

蔣南孫是這裡的老主顧了,連菜單都不用看,就直接點下了肴肉麵和刀魚汁麵。

老闆娘還免費送了兩碟小菜,涼拌蘿蔔絲和涼拌蘿蔔塊。

“我都好久冇來過這裡吃飯了……。”

她滔滔不絕地介紹起店鋪招牌菜。

最受歡迎的肴肉麵,色澤晶瑩,口感滑嫩;而最有特色的則是刀魚汁麵,取刀魚肉熬湯汁下麵,雖不見魚肉,但這湯依舊鮮香無比,讓人難忘。

蔣南孫興致不減,繼續推銷起來除了麪點外,這的菜飯也值得一嘗,香糯適口,經濟實惠。

蔣南孫有些興奮過頭了。

過了好一會,才發現李浩宇正意味深長地看著她笑道,“你這多久冇吃美食了,你說說看,隻要在魔都能吃頓統統都滿足你。”

“海雲記的龍崗黃油雞、雙喜老鋪的牛奶桃膠,鬆江鱸魚、蟹粉小籠包,八寶鴨……”

蔣南孫一邊說,還頗為心虛的看了看李浩宇。

“其實……也不用都去,我就是說說而已。”

李浩宇笑著說:“你這是惦記了多長時間,都像被貫口一樣如數家珍。”

“那行都安排上,不過吃這麼多你就不怕胖嗎?”

“啊?對哦……”

蔣南孫一下擔心起體重的問題。

“冇事,能吃是福,你現在說不定還來得及二次發育一下。”

“我就嘗兩口解解饞就行,剩下的你都吃了就行。”

蔣南孫鬆了一口氣,忍不住開心起來,然後挺胸抬頭說,“我這身材不標緻嗎?哪裡還需要再發育?”

“是嗎?那我有會,我可以好好檢驗一番才行。”

“呃,我纔不要呢。”蔣南孫瞬間又慌神了。

等到麵上了桌,蔣南孫這纔開心的吃起來。

過了一會,她大概覺得自己太醉心美食了,所以忽略了李浩宇。

蔣南孫故意活躍氣氛道,“我有一個冷笑話,保準能逗你笑。”

“行啊,我聽一聽你的冷笑話。”李浩宇很期待的準備著。

蔣南孫認真的說道,“一個獵人開槍打了一隻狐狸,然後獵人死了這是為什麼?”

“該不會是反射弧吧?”李浩宇回答道。

蔣南孫見他如此淡定,十分疑惑地問道,“這難道不好笑嗎?”

李浩宇一臉無奈,看來他不應該抱著太高的期待。

接下來的日子,李浩宇帶著蔣南孫流轉與各大知名飯店。

一是為了兌現對蔣南孫承諾,其次也順道打聽一下拉網的動作。

很快他就得知了,拉網的線下商家溝通會,就在後天就要舉辦了。

李浩宇也搞定了兩張邀請函,對著蔣南孫說,““怎麼樣,願意陪我去赴個鴻門宴嗎?”

蔣南孫說:“行啊,吃了你這麼多頓飯。”

李浩宇點頭,“到時候穿的漂亮點,不要丟了麵子。”

他還擺開架勢說道,“看前麵黑洞洞,定是那賊巢穴,俺不免趕上前去,殺他個乾乾淨淨。”

蔣南孫則一臉無奈。

她怎麼找了個二傻子男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