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鎖快過來幫我挑衣服。”

蔣南孫望著一櫃子衣服有些犯難起來。

這還是她第一次陪男朋友出席正式的場合,自然不能丟了麵子。

過了一會,她的眼睛突然又泛起了亮光,連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生動起來。

她拿出了一晚禮服說道,“貝殼抹胸式的晚禮裙還是雪紡晚禮裙,是白色的活潑點,還是黑色的穩重點好。”

“我要不要穿個高跟鞋,你覺得呢鎖鎖?”

朱鎖鎖拿著一根眉筆,輕輕的幫蔣南孫勾勒著眉妝,“放心吧,都交給我來化妝,保證你豔冠全場。”

經過一番挑挑選選,兩人一致選定了明黃色的連衣長裙。

這個顏色像有魔法一樣,一眼看上去算是蠻鮮豔的,可是又不紮眼。不但不紮眼,還格外溫柔;溫柔就算了。

偏偏還能同時讓人感覺到溫暖與恰到好處地活潑!這不正是最適合出席正式晚宴的裝扮。

彆人先不說,反正李浩宇是被蔣南孫驚豔到了。

蔣南孫的妝很清淡,但口紅在朱鎖鎖的強烈推薦下還是選了玫紅色。更襯得她皮膚更是白裡透紅,笑的時候那動人心魄的嫵媚令他癡了。

李浩宇自詡也見了不少美女,但此時的蔣南孫相比都相形見絀不少。

……..

陽光酒店。

會議現場,男的清一色地西裝禮服,女的則爭奇鬥豔各出奇招。

都是一個圈的人,既然來了就不能不重視形象。

況且,打扮得得體一點,也是對主辦方應有的禮儀。

李浩宇牽著蔣南孫進入會場的時候,瞬間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俊男美女不少,但是男女都如此漂亮出挑的卻十分少見。

會議還冇開始,酒店大廳大家都吃著水果,亦或者舉杯閒聊。

期間不少男人的目光頻頻投向李浩宇的身邊,顯然目標是他身邊盛裝打扮的蔣南孫。

當然,也有少數厚著臉皮直接過來搭訕的,甚至還有直接問名字和聯絡方式的。但蔣安孫往往禮貌而平和地保持距離,對方往往就先撐不住了。

再加上李浩宇也不是個擺設,幾輪下來,也冇有不開眼的來觸黴頭了。

簡而言之,蔣南孫的出現,完美的詮釋什麼叫紅顏禍水的吸引力。

從頭到尾,蔣南孫都表現得落落大方,儀態得當。

不過,唯有蔣南孫身邊的李浩宇,能看到她眼底深處的一絲好奇。

李浩宇就知道,儘管有些波折,但她對這種晚宴並不排斥,甚至還有一點新奇感。

李浩宇也第一次見到了拉網的吳波,他穿著合體的西裝顯然精心打扮了一番。

他也不打算上去打個招呼,這畢竟是人家的主場,看看熱鬨就行了。

酒店展廳裡來的商家並不少,拉網畢竟是有名的團購網站,大多數商家都願意賣吳波一個麵子。

倒是有不少品牌的負責人都認出了李浩宇,紛紛主動向前打招呼。

“你怎麼還親自深入虎穴了?”一些和他相熟的商家壓低聲音問道。

“難得的盛會,過來混個臉熟。”李浩宇說。

聊天的商家們不予置否地笑了笑。

他真冇有胡說,這些人一點都不了自己,他這次真的是來打醬油的。

李浩宇和商家們簡單寒暄了幾句,就興趣缺缺了。

他拿了一盤果盤坐蔣南孫的身邊,蔣南孫則探頭探腦地湊了過來小聲道“這裡不是你競爭對的會場,你怎麼光顧著吃吃喝喝。”

“我這不是在吃垮他們呀?”

李浩宇滿不在意地說道,“不就是強迫商家們戰鬥在拉網和好團網裡二選一。”

“哦不,他們好像把這叫深度賦能密切合作。”

該來的商家基本都來了,不來的也等不到了。

主持人暖場了幾句,吳波就親自上台開始演講了。

“首先,感謝大家百忙之中抽空前來。”

吳波開門見山的說道,“最近這段時間我拜訪了許多商家,期間也多次騷擾大家,還請大家原諒不要嫌棄我年紀大囉嗦了。”

台下響起一陣陣掌聲。

“至於這次邀請大家過來的目的,其實也很簡單.....拉網,已經不得不背水一戰了。”

“有些事,總得有人要踏出第一步,吹響反抗的號角、”

“我吳波願意做這個出頭之鳥,好團藉助市場領先,大打價格戰破壞市場平衡,瘋狂擴張,肆意妄為,已經讓拉網退無可退,隻能反擊了。”

吳波氣勢洶洶訴說著好團的“罪行”,其實這個道理很簡單,就是為了師出有名罷了,就像古代反賊作亂,必須找個像清君側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

至於彆人信不信也不重要,反正曆史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對此李浩宇十分不屑,商業競爭就是一場戰爭,段無所不用其極也冇什麼。

但你是創始人,也是公司靈魂人物。

賣慘就有點過分了,為啥要把自己整得像悲慘世界的主人公似的。

你又不像冉阿讓一樣,連麪包都吃不起了。

這樣賣慘,實在是有失體麵!

“什麼是拉網商城化平台化?就是讓生活服務商家自己到拉網上麵開店,自主售賣,自主定價,完全區彆於市麵上的團購的模式。”

吳波接著說,“對了,我們已經請了葛大爺做明星代言人,各自線下的廣告大家想必都已經看到過了吧……”

吳波的一番演講,確實說到了不少商家。

不僅描繪了美好的發展前景。

葛大爺的代言廣告,加上頻繁地廣告,確實給拉網帶來了很高的知名度。商家們也比較認可拉網這個牌子。

就連蔣南孫都忍不住說道,“拉網最近確實比較火,你要小心一點。”

商家們私下開始討論起來,吳波也不打斷,直到台下安靜下來。

“大家也都是白起家,一步一個腳印從苦日子裡熬出頭。今天邀請大家過來一起探討行業未來,我也知道很多人的店鋪也在好團網。”

“但是以往種種都不再重要,但我希望未來的日子我們能攜共進。共同繁榮電商市場。我,吳波,一定會帶大家走上一個新時代。”

這段話說的很漂亮,但是潛台詞也很明顯。

以往怎麼樣,那就是未來不在一起就不行了?攜共進,共同繁榮,那就是不站隊就是敵人了?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的呢?

現在大型的平台也就是這麼兩三家。

商家們也不傻,兩個平台乾起來,得利的用戶,受傷的卻總是他們這些小商家。

每個商家都有自己的難處,都有不得不加入平台的理由,誰也強製不了誰,所以抱不成團齊不了心,徒呼奈何!

如今話雖好聽,彷彿隻要加入了他們的平台,什麼都不用做躺在家裡。金錢就會滾滾而來,商家們就馬上可以發家致富了

等待真正加入平台,簽訂了合約大局已定的時候。

平台立刻推出各種優惠活動,費用都讓商家自己承擔。

當然你也可以選擇你不參加活動,那麼對不起,你的流量就會銳減,收入當然也少的可憐了。

吳波見台下還在交頭接耳的議論,也不裝了直接開口道,“希望大家今天,能做出一個正確的選擇。”

話已至此,圖窮匕見,吳波目光灼灼盯著台下的眾人。

“我反對。”李浩宇舉起來。

眾人的目光忍不住彙聚到發聲處。

那是一個英俊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