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台的李浩宇,他牽過蔣南孫的手。

他壓低聲音道,“不要聲張跟在我身後,惹完事要趕快溜之大吉!”

話雖這麼說,李浩宇走的卻是不疾不徐。

甚至時不時跟一些示好的商家們,點頭示意一下。

就算要戰略撤退,男人的風度也不能丟。

男人嘛……

最重要的就是麵子。

在這種公眾場合,更彆提身邊還有蔣南孫,萬一傳出去什麼不堪的流言,他還怎麼維持大佬的人設。

李浩宇哪怕再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想要儘快跑路,臉上也一定要雲淡風輕。

這波騷操作,看的蔣南孫目瞪口呆。

到了酒店門外,李浩宇才放鬆了下來。

自己……也不是那麼高調的人。

雖然現在好團也算小有成績,但在互聯網行業的知名企業排排站,現在的好團還是排不上號的。

而且,他也不是愛裝逼的,李浩宇自詡骨子裡還是個老實人。

但冇辦法,年少氣盛,加上還有美人在側,一時衝動就上頭了。

不過李浩宇通過這次人前顯聖,也有了新的人生體會。那就是做人也不能太死板,大丈夫能屈能伸,收發自如,審時度勢,隨機應變。

低調高調都隻是一種姿態,什麼時候用什麼姿態,都是為了更好地應對瞬息萬變的不同局麵。

不過得虧吳波還算個要臉的人,要是遇到個混不吝的,就憑他今天的行為,就很難安全的走出大門去。

不過好在,現在意識到這一切倒也不遲。

李浩宇再看著一旁蔣南孫,小迷妹一般崇拜的眼神,他也不算白忙活一場。

畢竟自己要走的路,纔剛剛開始。

李浩宇對著蔣南孫說道,“剛纔在酒店吃了那麼多,一起去散步溜溜食吧。”

他內心還是挺期待藉著這個機會,讓兩人的關係有所突破。

牽牽手,占占便宜,雖然也挺不錯的。

但是還是不解渴呀!

蔣南孫答應的很爽快,“走唄,不過你得先追上我再說。”

一溜煙,蔣南孫就跑得老遠。

“這是……什麼鬼?”

李浩宇目瞪口呆。

這麼幼稚?

………..

“快來呀!”

蔣南孫在遠方勾了勾手指,修長的大長腿隔著老遠,卻還是那麼引人注目。

這讓李浩宇想起自己情竇未開的時候。

那時候的他,有事冇事就喜歡去捉弄下當時喜歡的小女孩,還故意把對方搞得很生氣。

其實李浩宇不是真的討厭她,反而是因為當時特彆喜歡她,想跟她一起玩,所以纔會做出那麼離譜而幼稚的行為。

不過也不能全怪李浩宇。

要知道那個時候的雙馬尾,還是單純的髮型而已。

哪裡像現在的雙馬尾擱那上下飛舞,就等人揪過來策馬奔騰呢?

話說哪個男生冇有純情少男的時候:

騎著單車送她回家,即使一個不小心,稍微有肢體上的親密接觸,兩人也會像觸電般閃開。

哪裡像現在談戀愛,手直接伸到女孩衣服裡去了。

李浩宇也不知道有多長時間。

冇有這樣物理上的追女孩子了?

不知為何,他心中竟然莫名蕩起幾分漣漪。

“你給我等著,看我逮到你再說。”

李浩宇索性不講武德,全力追趕起蔣南孫。

男女生的體力差距在那擺著。

李浩宇很快就把蔣南捉拿歸案。

蔣南孫:“你也不知道讓讓我!”

李浩宇:“做夢吧你!誰讓你招惹我的!反正你也該不給我點甜頭,我為啥要讓你?”

蔣南孫十分無語,一臉無奈。

李浩宇笑笑,輕輕牽起她的手,“贏你一次就受不了,要不要我裝輸,輸你一輩子?”

蔣南孫覺得她真的是套路滿滿。

也不知道他是真傻,還是一直在裝傻。

她卻一直拿他冇有辦法。

“行了!下次公平競賽,不要在這裝好男人!”

“嘻嘻我冇裝,我本來就是個壞男人,有著致命的誘惑力!”

兩人吵個不停,誰也不肯鬆口。

但奇怪的是,李浩宇卻越發地開心了。

有時候李浩宇就想鬨的蔣南孫哭笑不得,因為看到她這個樣子,他覺得很可愛。

這種情況,有個專業名稱描述那就是作死。

李浩宇也知道這需求很離譜,但這就像戀愛一樣,跟蔣南孫“作死”的體驗有時特彆奇妙。

有時候他很難知道,蔣南孫會做出怎樣的反應,也許正是這份不可預知的新奇感,讓李浩宇莫名愛上了這種“小作死”。

蔣南孫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

臉上氣鼓鼓像個小籠包一樣,莫名地可愛。

李浩宇還從來冇見過蔣南孫的這一麵。

看來還得繼續開發。

蔣南孫這個人,真的是一個寶藏女孩。

得了,下次還得多逗逗她。

過了一會,蔣南孫帶著幾分羞惱,“你要是再這樣下去,可彆怪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李浩宇哄著蔣南孫說,“戀愛,不就圖個不一樣的滋味,我要是真的是個死板嚴肅的男生,你還會這樣喜歡我嗎?”

蔣南孫有些無奈地點了點頭。

她也承認李浩宇說得確實有幾分道理的。

李浩宇接著解釋道,“對我來說,無論好的一麵還是壞的一麵,把自己的全部都展現給你,就是我對你最浪漫的的告白了。”

蔣南孫的臉又紅了起來,她嗔怒的看一眼李浩宇,“你自己愛撒野就算了,但是在這樣調笑我就冇有道理了。”

李浩宇忍不住摸摸鼻子,笑起來像狡猾的狐狸。

蔣南孫不甘心被他取笑,思考了一會反擊道,“你是不是對所有女生都這麼說?”

李浩宇愣了愣,繼續說道,“你怎麼知道的,你居然偷聽我和彆的女生聊天。”

蔣南孫見自己還是冇有扳回局勢。

她索性一言不發生起悶氣來。

她緊緊抿著嘴唇,靈動的眼睛直勾勾瞪她她。

雖然蔣南孫冇有說話,但“你個臭男人又氣我”“幼稚到無聊透頂了”“嚶嚶嚶我再也不想見你”的情緒卻已經顯露無疑。

這個場麵有些尷尬,李浩宇一時不知道怎麼圓場,趕緊開始往回找補起來。

“首項加末項的和乘項數除以二”

蔣南孫冇有反應過來,忍不住脫口而出道,“你要乾嘛”

“求和,道歉,割地賠款。”

聽到這話,蔣南孫瞬間笑得花枝亂顫。

李浩宇:……

看著她的笑顏,有些心潮澎湃。

我去。

這尼瑪也太犯規了,這不比女明星還好看?

一時間他的目光,難以從蔣南孫臉上移開。

蔣南孫嘴角微微翹起,但眼眸還是閃過一絲得意,輕輕哼了一聲道。

“你動這些歪腦筋,還真的冇人能比得上你。”

蔣南孫毫不留情的吐槽道。

“其實也還好啦,這不是為了讓你開心嗎?”

李浩宇很溫柔很溫柔地問道,“再原諒我一次,好不好。”

蔣南孫冇有回答,隻是輕輕點了點頭。

她舉起右手食指再次勾了勾。

李浩宇瞬間心領神會,默默地跟了上去。

兩人並肩走進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唯一不同的是:這一次兩人牽著手。

誰也冇再跑。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