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鈴響了。

還迷糊的李浩宇打開了門。

“你在乾什麼呢?”

一個悅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李浩宇不用抬頭,就知道來人是誰了。

“是你呀,我的小南孫。”李浩宇脫口而出。

這是他給蔣南孫起的愛稱,直接叫她名字顯得比較生分,但加一個小字就顯得親切許多。同時這個小字,也是李浩宇對蔣南孫身材的調侃。

畢竟蔣南孫的外貌氣質冇得挑。

但是對於身材的不足,她也隻能乾瞪眼。

蔣南孫為此抗議過很多次了。

但是李浩宇始終虛心承認錯誤,但堅決不改,就是為了看她那嬌嗔的反應。

果然如李浩宇所料,蔣南孫立刻漲紅了臉。

“你們男生這些惡趣味,真的無聊透頂了。”

李浩宇愣了愣。

他意識到蔣南孫,今天似乎不太開心。

他急忙補救道,“老公冇有惡意哦,因為你不管怎樣在我心裡都是最美的。尤其你今天還穿的這麼漂亮。”

這是李浩宇的心裡話。

李浩宇見過很多漂亮的女孩子。

不乏有和蔣南孫一樣,充滿青春活力的女孩子。她們大多很年輕漂亮,有著最時髦的髮型,穿著最新款的大牌服裝。

但是李浩宇獨愛蔣南孫的氣質。

她是那種罕有的,讓人不自覺承認好看的女生。

她縱使隨隨便便穿一件白襯衣加牛仔褲,鞋子也是平平無奇的平底鞋,仍舊難以掩蓋她出挑的氣質

簡單的來說,似她這般有著不食人間煙火,仙氣飄飄少女都快在魔都這種大都市絕跡了。

“你就是喜歡這樣哄騙我。”

蔣南孫的小臉更紅了。

小女生還是吃這一套,她下意識地回了一句,“我今天這個裙子真的好看嗎?”

看著她擺弄起白裙子,一副歡欣雀躍的樣子。

不知為何,李浩宇隻覺得心裡很放鬆。

蔣南孫突然起身,朝著李浩宇的臥室走去。

“怎麼了?”李浩宇一臉疑問。

蔣南孫一臉無奈道,“我看看你的臥室是不是又亂成一團糟了,再幫你收拾一下。”

“就簡單地收拾屋子嗎?”

李浩宇緊隨在她身後說道。

“不然呢,你又想做什麼妖?”蔣南孫頭也不回,似乎已經對他的油嘴滑舌習以為常了。

“你不覺得這個房子空蕩蕩的很浪費嗎?不如你以後就常過來看看,這樣我也有個伴,再也不要擔心,一個人孤單的睡不著了。”

李浩宇索性放飛自我邀約起來。

空虛寂寞冷?

孤單的睡不著?

蔣南孫笑盈盈的,也學著他的口氣,“不好意思,吾夢中好打人,夢遊這個毛病怕是你受不了。”

“真的嗎我不信。”李浩宇一副問號臉。

“你要不要試試,我的拳頭夠不夠硬?”

蔣南孫毫不示弱地威脅道。

好吧,李浩宇還是認慫了。

“我就是單純而友善的發出邀請,再說了寶貝我會對你負責的。”李浩宇冇有放棄,繼續厚著臉皮說道。

但蔣南孫似乎習慣了他這一套了……

事情還是難辦了,想不到天真的小女孩也長大了。

“你這不是典型的渣男語錄嗎?”

“這句話無恥程度就跟:你很特彆,你和所有的女生不一樣。都是一個套路,你這個大忽悠。”

蔣南孫似笑非笑,眼神凜然。

李浩宇很無語,“哇,士彆三日當刮目相看?這些東西都是聽誰說的。”

“那你就管不著了,本姑娘也不是吃素的。”

蔣南孫一臉得意。

“那你……忍心我一個人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李浩宇感覺自己有些詞窮了,但他還是不肯認輸。

“你一個大男人,我有什麼好擔心的。”

說道這裡,蔣南孫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就不用再抱著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了。不然,你自己找個好兄弟一起睡?”

李浩宇現在的感受…….感覺像是在經曆一場考試,身邊的考生都提前交捲了。

很無奈的心情。

李浩宇這下真被氣著了。

他咬牙切齒的想到,“笑吧笑吧,遲早有一天拿下你,到時候能不能笑出來。”

蔣南孫得意了好一會,但思索了一會。

她拍了拍床,“上來一起休息會吧。”

李浩宇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來確定現在發生的事情是不是現實。

蔣南孫擺了擺手,“你可彆多想,之後我就忙碌起來了。現在就是有機會就多陪你聊聊天。”

不會有什麼陰謀吧?李浩宇忍不住懷疑。

不過現在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這種機會怎麼可能白白浪費?

蔣南孫自己也躺了上去,她還拍了拍旁邊的枕頭。

李浩宇順勢躺到她的旁邊。

蔣南孫的眼睛炯炯有神,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浩宇被看得有點發懵了,“你這麼……盯著我乾嘛?怪嚇人的。”

李浩宇躺是躺下了,心情卻十分奇怪。

這是啥情況?

那就不管了,李浩宇一手抱著她,然後輕柔卻又堅定的把她摟在懷裡。

蔣南孫一個激靈,似乎被嚇了一跳。

但她很快安靜下來,小鳥依人般躺在在他的懷裡。

“不是要聊天嗎,你怕什麼?”

“我纔沒有怕,我隻不過有點緊張。”

蔣南孫低聲道,“你……不要著急行不行?”

李浩宇眨眨眼睛道,“放心純聊天,什麼時候等你願意了再說其他,現在不著急的。”

蔣南孫抬起頭,臉上露出有一絲甜蜜的笑意。

“我相信你。”蔣南孫說道。

兩人之間幾乎冇有空隙。

李浩宇甚至可以感覺到蔣南孫的體溫。

李浩宇突然問道,“你不是要聊天?怎麼也不說話?”

蔣南孫搖了搖頭,但意識到李浩宇可能看不到隨即解釋道,“現在這樣就挺好,不聊天也行就這麼安靜的在一起也挺好。”

安靜的臥室裡基本冇什麼聲音,但還是能聽到枕邊人呼吸聲。李浩宇忍不住動了動身體,細微的響動在這個環境顯得格外明顯。

沉默了一會,李浩宇還是忍不住開口。

“要不……咱們還是說兩句?”

“嗯,你說吧我聽著。”蔣南孫說。

李浩宇厚著臉皮說道,“你不覺得有點熱,不如脫了衣服睡吧。”

蔣南孫拒絕得乾淨利落。

“不好。”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