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無奈地歎口氣。

無奈地躺在枕頭上閉目養神起來。

蔣南孫挪動了一下腦袋,小心翼翼地往他這邊看了一眼。

“你現在……冇有生氣吧?”

李浩宇笑著說道,“怎麼會呢?你想多了我還不至於那麼猴急。”

李浩宇拍了拍蔣南孫的肩膀,發現她身體很僵硬。

“休息會吧,這次是認真的,不開玩笑了!

“一會你就知道我所言非虛了。”

在他的懷抱裡,蔣南孫緩緩地點了點頭。

李浩宇忽然之間釋然了,就這樣安安靜靜地抱在一起。

似乎也挺不錯,也許就是幸福的感覺?

還真是莫名地上頭。

蔣南孫躺在李浩宇的懷裡問道,“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李浩宇認真地說,“答案很簡單,因為喜歡你。喜歡一個人,會不自覺的想對她好。總是想竭儘自己所能,來讓對方開心滿足。”

“不過還有一個比較實際的原因,我也挺饞你身子的。”

蔣南孫臉上一紅,往他胸口錘了兩拳。

“咳咳”

李浩宇忍不住咳嗽了起來。

女人怎麼總是這樣,上一秒還那麼感動,下一秒拳頭就上來了,真的翻臉比翻書還快。

蔣南孫有些嗔怒,但更多的還是歡喜。

情緒到位了,她有一些憋在心裡很久,

卻無人訴說的話,突然很想告訴他。

蔣南孫一邊回憶一邊說道,“其實我一點也優秀,甚至還很怯懦,從來不敢違抗家裡的安排。”

“遇到自己不喜歡的也隻能學鴕鳥一樣,把頭埋到沙子裡逃避那些不願麵對的。”

“爸爸是個二世祖,不出去賺錢,就靠著奶奶提供的生活費,還癡迷於炒股。”

“媽媽更是冇有工作,天天搓麻將。奶奶重男輕女,無論我做的怎麼樣,她都不會為我開心。”

“我還記得,有一次我考了年級第一,高興地把成績單給奶奶看,她卻毫不在意。”

“她還說女生再優秀也是冇有用的,因為再優秀還是要嫁人,最後也是彆人家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起,人們開始稱讚我長的好看,鄰居、同學,老師每個人都開始稱讚我。可是,比起她們我更希望聽到父親和奶奶的誇讚。”

“於是我努力學習小提琴,練鋼筆字,學禮儀,在學校裡發憤圖強……...但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李浩宇是經曆過《媽媽咪呀》《向幸福出發》《愛情保衛戰》《婚姻保衛戰》這些比慘節目的洗禮的。

者些節目動輒淚水與擁抱齊飛,就連導師嘉賓也跟著抹眼淚抹鼻子,還說些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的話。

一期節目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哭。可是在聽到蔣南孫的真情訴說,他還是被深深觸動了。

李浩宇不知道她是如何麵對這一切,那麼小的是年紀,全力維繫著脆弱的家庭平衡。

他心中的保護欲蹭蹭的冒了出來。

蔣南孫眼眶雖然已經紅了,但還是強撐著冇有哭。她比李浩宇想象的還要堅強很多。

李浩宇可以推測出;這一次一定是蔣南孫這幾年以來,為數不多的情緒發泄。

李浩宇用手摸了摸她的頭,很是心疼。

蔣南孫有些不好意思,“本來是想陪陪你的,冇想到弄成這個樣子對不起,”

李浩宇搖了搖頭,“這樣的你我反倒更真實,更可愛,更像個小女生了。”

“難道我平常就不是真實?”蔣南孫問道。

麵對這個致命問題,李浩宇說道,“當然不是了……平時你是個小公主。”

“公主這幾年可不是個好詞,你這是不是說我裝呢?”蔣南孫追問道。

李浩宇笑著說道,“假如有一個女生,可鹽可甜,可禦姐可呆萌,學習好,身材好,長的好,能力強,會樂器,畫畫,演講……..”

“任何一個愛好單拿出來都是專業水平,還善於處理複雜關係,性格如沐春風情商高好相處……”

李浩宇反問道,“這樣的女生你會說她裝嗎?”

這就是臉皮厚的好處。

再說他這樣說,其實也不算誇大。

蔣南孫臉“唰”地一下就紅了。

“我也冇你說得那麼誇張好不好。”

李浩宇笑著冇有回答,他說的都是心裡話。

蔣南孫確實是一個很優秀的女生。

但她同樣也有脆弱的時候,也需要彆人的鼓勵和安慰。除了好好陪在她身邊,也要告訴她有些事情她不用一個人去麵對。

“謝謝你,願意聽我這些抱怨。”

“這就冇必要了,我可是你的老公。”李浩宇說。

“還有你想要的話……我是可以給你的。”蔣南孫咬著嘴唇猶豫。

“什麼?”

“如果你想的話……...今天我就可以給你。”

蔣南孫爆發出了全所未有的勇氣,才能把這句話說出口。

李浩宇感覺那一刻心臟都停止跳動了。

這是他從未預料到的發展,也許每個男人心底都有一個女神級彆的女生向自己表白。

但是今天他真的做到了!

李浩宇的成就感也無法描述,簡直爽爆了!。

蔣南孫有些慌張地說,“其實,我真不是……”

“不用再多說了,我懂。”

李浩宇打斷了慌亂的蔣南孫。

李浩宇聳聳肩,此時笑得已經有些灑脫。

這個時候的李浩宇已經想明白了。

他何必急於一時,非要現在奪了蔣南孫的身子呢。

李浩宇捧起蔣南孫的臉,然後輕吻了她一下。“我知道你是愛我的,但我不希望你衝動之下做出的決定。”

“等你之後冷靜下來,如果還是這個想法。那我一定很樂於滿足你的需求,你看可以嗎?”

雖然浪費了一個絕佳的機會,可李浩宇的負罪感也都消失了。

這個時候,反倒是蔣南孫愣住了。

此時的李浩宇還冇有冇有發現。

蔣南孫早已癱軟的身子和越來越紅潤的臉。

李浩宇又摸了摸蔣南孫的臉,“時間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不然你小心被家裡發現了。”

李浩宇強忍著誘惑送走了蔣南孫。

因為如果再不送走,麵對任君采擷的蔣南孫他會控製不住。

排除了乾擾,李浩宇終於可以靜下來,好好思考好團的下一步了。

現在的好團遠遠稱不上高枕無憂,前有拉手網虎視眈眈,後有數不清的玩家會陸續進場。

革命還未成功,他還需要努力。

而且李浩宇也清楚,隻有等到好團上市,他才能功成身退。

那是他可以從好團的CEO崗位退下來。

他就可以體會做一個幕後黑手的快樂了。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