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升被他說得很是心動。

可是這個估值金額,遠遠超出了他的投資權限。

“稍等,這個項目我無法直接拍板,我先打個電話和馬總彙報一下項目情況。”

“不急,好酒不怕等,好飯不怕晚。我們明天再約。”李浩宇微笑著說道。

說完,他離開了會議室。

給餘升留下足夠的溝通機會。

在餘升彙報的同時,今日資本的王慧第一時間給徐新打了電話。

彙報內容也是今天的會談內容。

由於時差的原因,徐新那邊已經休息了。

她才入眠不久就被王慧電話鈴聲吵醒了,她的嗓音明顯很疲憊。

徐新這幾天在幫助即將上市的企業準備路演,她連續幾天冇好好休息了,為了能夠股價開盤有個好價格,她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進去了。

所以她特意叮囑,如果冇有什麼特彆的事情,不要輕易打擾她休息。

但好團網是個例外,畢竟她可是好團網最初的天使投資人了。

如今好團網蒸蒸日上潛力無限,這筆投資也成為了她的得意之作。因此她特意叮囑過這次會議一旦有什麼進展,一定要立刻彙報進展。

聽完王慧的彙報內容,徐新瞬間精神抖擻起來。

看來這次談判很有戲,一旦好團能讓騰達入局,那麼好團的未來不可估量。

如果徐新肯套現離場的話,現在她可以毫無風險地獲得數十幾倍的利潤。

但徐新覺得好團不僅僅是一個好公司,甚至可以成為一個偉大的公司。

而對好公司的投資策略:一要耐得住寂寞長期持有。

麵對有機會成為偉大的公司的好團,就更得認真對待了。

所以她一定不能現在就退場,因為她相信好團在那個年輕人的帶領下,一定能幫她賺更多的錢。

徐新自己的投資觀很簡單:

投資首先是投行業;其次是投創始人;最後再關心價格。

在這三點當中最難判斷的就是創始人。

在中國一旦你選錯了chuangshir,這筆投資就很難成功。

而對於好團,她最過於相信的就是李浩宇。

她想象李浩宇是一個會不斷創造奇蹟的男人。

所以這一次一定不能就此離場,今日資本一定會跟投下去。

徐新說,“現在,幫我看看最近一趟回國的航班。”

…………

餘升通過視頻連線的方式

很快就聯絡到了,騰達的靈魂人物小馬哥。

“通過這次談判,你覺得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餘升沉默了許久纔開口道,“剛開始我還以為好團是技術驅動的互聯網公司,創始人一定是充滿極客氣質的程式員。”

“不過見麵之後,推翻了我對他的預估印象。”

“哦,有點意思你詳細說說看,怎麼個不同。”視頻那頭的小馬哥扶了一下眼鏡,饒有興致的問道。

“怎麼說呢?他圓滑而不市儈複雜而多變,是一個很有人格魅力的男人。”

小馬哥感歎了一下,“你這麼說我倒是想親自見見他了,那單純地從投資角度你覺得值得嗎?騰達需要入場嗎?”

餘升很篤定的說道,“值得,好團的未來絕對值得投資,隻是估值方麵還有待商榷。”

他接著解釋道,“前景確實如他所說,如果騰達能和好團合作,就相當於打通了線上與線下的壁壘。”

“好團解決流量會一飛沖天,騰達擁有數億的活躍用戶,可以藉助好團上店鋪商戶,提升用戶的提升覆蓋率和使用頻次。”

“兩者的合力,必將帶來一次非同尋常的衝擊波。”

“不過就這樣被他牽著鼻走,我心裡多少還是有點不甘心。”餘升停頓了一下說道。

“怎麼了?”小馬哥有些奇怪的問道。

餘升搖了搖頭笑道,“其實我也知道這並不理智,說到底還是嫉妒心作祟,羨慕現在的年輕人剛想敢拚。”

“好團網明明才成立不久,卻已經有了虎狼之氣。怕是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躋身一線甚至和騰達掰掰手腕了。”

小馬哥則神色不變,淡然的說道。“那又如何,錢一個人是賺不完的。讓他去賺總好過讓阿裡係的公司去占領市場。”

“他也是個聰明人,知道讓好團和騰達深度綁定在一起,纔會有質的飛躍。”

小馬哥似乎回憶起什麼,“你還記得騰達之前幾次的失敗嗎?”

“事實告訴我們,流量優勢並非所有商業模式的成功關鍵點。麵對競爭對手,也並非都有趕儘殺絕。”

“恩,那時候更可怕的是有種被移動時代拋棄的感覺。好在我們及時推出了微信,並大獲成功。”餘升此時想起來也心有餘悸的說道。

“是啊……”小馬哥笑了起來。

“不過那都是之前的時候了,現在騰達已經立於不敗之地,就是因為互聯網前列公司我們基本都持股了。”

餘升笑了笑說道,“是呀,有了過去的經驗教訓才知道。有些事可以做,有些事不能做。”

“大消費領域不在我們發展規劃裡,遊戲領域和文娛領域纔是我們的基本盤。隻要投資相關領域的公司就夠了。”

餘升忽然問道,“馬總,那我們要不要考慮一下這個賽道的其他選手?”

小馬哥想了想搖了搖頭,“冇這個必要了,聽你這麼說這個小子鬼的很。就憑他拋現在出來的東西,就已經夠競爭對手喝一壺了。”

“他一定還藏著不少後手,再說我們的老對頭聽說對好團網也很感興趣,冇有必要再多生事端了。”

“還真有這個可能……這個人是走一步想三步的。”餘升對此也表示了認同。

“好了,不要再失了方寸,他終究是個年輕人,冇你想得那麼可怕。他也不可能料事如神,算無遺策,除非他是穿越的人?”

“冇必要做損人不利己的事情,再說了他的眼界格局都是頂級的。隻有這人的掌舵的好團纔是值得我們投資的,不然隻是一個空殼公司罷了。”

“聯絡他吧,商量一下後續的投資事宜。”

小馬哥一錘定音決定道。

“好的,我現在就去準備。”

……..

會議被推遲了,從一天變成了三天。

會議地點換成了一家五星酒店的行政套房。

之所以推遲,並不是因為騰達對李浩宇輕視,恰恰相反騰達很重視這次合作。

這幾天他們連夜開展了內部研究和討論,然後確定了投資的金額和投放資源,以及後續如何打通兩個公司之間的流量等等。

參與會議的人員還有:

親自飛來魔都的徐新,IDG的熊曉鴿,獲得小馬哥授權的餘升,加上李浩宇自己。

幾個人在酒店,封閉磋商了兩天兩夜。

除了當事人以外,冇有通知任何媒體,除了關偉光在內的幾個人之外,就算是好團高層也鮮為人知。

至於好團網最後結果和投資比例,更是成為了一個秘密。

但可以說的是,李浩宇最初的小目標,先賺上一個億已經達成了,甚至還富裕了不少。

唯一可惜的現在錦衣夜行,很難受呀!

現在他融資成功的結果泄露出去。

他打算借這個機會,給競爭對手一個“驚喜”。

可是喜悅總得找人分享,不然他可要憋壞了。

好久冇見袁媛了,是時候該見見他的貼身小秘書了。

然後,再放鬆一下………….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