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憑什麼能那麼自信?

二十八歲,擁有五年的主持人生涯的柳冉,此時她的心情卻很複雜。要不是職業人主持人的素養在約束著她。

她都想這樣直接問李浩宇了。

這種回答,簡直離譜到家了。

更關鍵的是,看他一臉認真的表情,完全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

本來她還打算嘴下留情,現在看來是她自作多情了。

“本來覺得他還是個青年才俊, 長得也挺帥氣的,對他第一印象還是很不錯的。現在看來被豬油蒙了心……..顏值果然和智商不成正比。”

“看來,這些少年成名的創業者,都是狂妄自大,以自我為中心,認為自己所有的都是正確……...都是自大狂。

“他似乎有點過度自信了。”

柳冉深呼吸了幾次, 默默調整了一下情緒,才恢複了采訪時候的狀態,臉上也重新掛上了禮貌而職業的笑容,勉強地說道,“是這樣嗎?”

李浩宇很篤定的說道,“當然是這樣。”

柳冉:“……”

柳冉打起精神,“不知道你是否介意分享一下你的個人經曆了,畢竟無論是好團橫空出世,還是你的個人生活都彷彿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觀眾朋友一定也很好奇,是怎樣的經曆能造就出這樣傳奇的人生。”

很常見的訪談套路,從個人經曆引出話題……

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我覺得冇有什麼必要介紹個人生活,創始人的私生活和企業應該是分離開的。”

李浩宇頓了頓,“我們這次應該把重點聚焦於企業,訪談重心難道不應該是好團和拉手網這次團購之爭嗎?。”

“到底你是主持人、還是我是主持人?保持微笑,你是最專業的。”柳冉不停給自己打氣,以免情緒失控。

“這樣也好,聽說之前你和吳總有一次在峰會論壇的“華山論劍”,聽說你曾經單刀赴會,還說的吳總啞口無言。”

“關於這一段經曆, 能否再透露一絲細節呢?”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再說了人總不能一直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這種後小事實在是不值一提。”

李浩宇擺擺手說,“再說了,我不要麵子吳總也是要麵子的人,背後說同行壞話更是我十分不齒的行為。”

莫生氣,莫生氣,柳冉此時很想把手裡的采訪稿,直接扔到他的臉上。

“什麼都不說,那你還答應采訪乾嘛?”

柳冉忍不住在心裡開始罵臟話了。

她隻好把話題引回去,“既然您對好團將獲得最終的勝利如此自信,想必你一定是很有把握證明給觀眾。”

“哎,我還是有很多不足的,真正的企業家,永遠懷著一顆學徒的心,我還差的遠呢。”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

柳冉想要吐槽,卻偏偏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李浩宇聳聳肩,在眼前的一張白紙,認真用筆寫下看一句話——騰達集團已領投好團,融資金額為5000萬美金。

“你看看這個訊息,能不能說明一下問題。”

看到白紙上的內容,柳冉這次是真的驚訝了。

原來小醜竟然是自己, 人家不是狂妄反倒是勝券在握。好團居然不知不覺已經獲得互聯網巨頭騰達的投資,還足足有五千萬美金之多!

五千萬美金絕不是一個小數字。

現在魔都市一個收入不錯的白領一年收入纔多少,二十萬頂天了,五千萬美金,要他們不吃不喝要賺幾輩子纔夠。

而好團成立纔多久,就能有現在這個成績。就算是上市也很有希望,這麼看來用商業奇纔來形容他還真不為過,甚至還有點謙虛了。

彆看她外表光鮮亮麗,但是采訪出境衣服都得自己貼錢購買才行,那些購衣補貼根本杯水車。

她又想到了自己銀行卡裡的餘額,又看著眼前這個侃侃而談的男人,柳冉頓時有些泄氣,人比人真的氣死人。

這天上地下的財富鴻溝,可不是靠個人努力就能追趕上的。

李浩宇對著柳冉笑著說道,“我知道之前你心裡一定想,眼前這個傢夥怎麼這麼狂妄無知吧。”

“冇有.....我隻是.....”

柳冉見自己心中所想被李浩宇猜到,加上被好團融資成功這個重磅訊息震住了。她的狀態明顯變得有些畏畏縮縮。

李浩宇不由有點愧疚,看來是嚇著孩子了。

他給了柳冉一個鼓勵的眼神。

她纔回過神來,“能再具體講講不,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柳冉乾脆直接開擺了,“不知道對於拉手網和吳總有什麼看法嗎?”

“有競爭是好事,畢竟有機遇纔會有競爭。”

“如果冇有競爭,那隻能說明整個行業規模實際上是非常小的。我們很期待有對手與我們競爭,這樣也會督促好團不斷進步。”

柳冉維持著笑容,內心卻毫無波瀾,“就算融資成功但說的也是一些套話,平平無奇的訪談內容冇有爆點啊!”

“但是,拉手網是一把好牌,但是打爛了。”

李浩宇頓了頓,接著說道,“團購領域估計是冇有辦法挽回了,但是憑藉吳總的能力,我相信他在彆的領域可以大展拳腳。”

我去?這麼直接嗎?

這相當於是直接開炮了——現在這個訪談才變得有意思起來。這纔對嗎,這纔是觀眾想要看到的:

她一下子興奮了起來,打起了精神,“所以你其實已經判定了拉手網的結局,可以說說你作出這種判斷的理由嗎?

多年娛樂主持人生涯的本能瞬間被啟用。

她想把訪談變得更加有話題度,傳播性的方向去引導。

李浩宇冇有接茬,隻是說道,“吳總說要在一個月之內解決戰鬥。”

“是的,那你又是如何評價吳總的觀點……”

柳冉把答案留給李浩宇自己回答。

她握緊自己的拳頭,她靜靜地等待李浩宇的反擊。

他接著說道,“我覺得可能用不了一個月的時間了。甚至不用好團出手,拉手網可能都撐不過一個月的時間了。”

“這一個月以來我一直在等著吳總出手,可惜的是除了滿世界的廣告,似乎再也看不到什麼拉手網值得一說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