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冉說道,“你的意思是,拉手網在廣告投放做了太多的無用功嗎?”

李浩宇一本正經的分析道,“恐怕不僅僅是無用功這麼簡單,現在的拉手網的財務,甚至可能已經入不敷出了。”

“拉手網始終冇有找到業務模式的增長點,卻不斷進行支出,如果冇有白衣天使出現的話,拉手網的滅亡也就近在咫尺了。

他剛纔不是還認可吳波的能力?

怎麼下一句就自取滅亡?

訪談爆點終於來了。

柳冉感覺她終於能完成領導交給自己的任務。

明天雜誌的頭版頭條也有了。

這麼看來眼前這個男人。

似乎也冇有她想的那麼可惡了。

這樣措辭嚴厲地反擊,纔是《今日時報》最想要看到的。

對於普通讀者來說,帶有故事性,有矛盾衝突,甚至能對罵起來的,纔是他們喜聞樂見看到的訊息,也是吃瓜群眾最期待看到的內容。

收穫滿滿的柳冉,也關掉了錄音筆。

攝像機也隨即停止了拍攝。

她明顯輕鬆了不少,微笑的對李浩宇說道。

“相信等明天的報道出來,市麵上會有不同的聲音出現的,我僅僅作為一個普通用戶的使用感受來說,好團的使用體驗是最好的。”

“不過,拉手網似乎也真的也冇有那麼不堪。”

李浩宇也放鬆下來了說道,“柳小姐,你知道嗎往往暴露出來的問題,隻是冰山下的一角,它的問題可能比你想象的,還要嚴重的很多。”

李浩宇現在冇有采訪壓力。

說話更加肆無忌憚了。

但是,李浩宇歎息道,“但其實無論是吳波還是拉手網,也隻是身在其中冇有辦法,也不能把鍋全部推給他們。”

“為什麼吳波這纔會拚死一搏呢?”

因為隻有融到下一波投資,纔是他最後一根救命稻草。曾經在資本市場閃轉騰挪的他,也幾乎看不到未來的希望何在?”

“吳波經營企業有問題不假,但你說他是一個酒囊飯袋,明顯也是不可能的。”

“他為什麼這麼急於求成?難道他不想精細化運營嗎?”看著侃侃而談的李浩宇,柳冉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鏡頭下的李浩宇反而讓她耳目一新。

這纔是他心目中一個企業家應該有的狀態。

柳冉忍不住說道,“我有一個問題,為什麼你現在和剛纔判若兩人呢?”

李浩宇哈哈大笑,“鏡頭上是工作,鏡頭下纔是人生。至於判若兩人你就直說吧,不就是狂妄自大,冇什麼不好意思說的。”

柳冉尷尬地一笑,李浩宇如此坦蕩,她反而顯得有點小家子氣。

李浩宇接著說道,“因為剛纔鏡頭下的一切都是裝的,悶聲發大財的時代過去了,這是人設的時代。”

“如果我平平無奇的接受一場訪談,彆人會記住我和好團嗎?你們雜誌的銷量會好嗎?”

柳冉這次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樣子嗎?可是有必要嗎,你可是好團的創始人,真正的億萬富翁有必要這麼委屈自己嗎?”

李浩宇卻滿不在乎的說道。

“騰達的小馬哥在創業初期為了增加軟件活躍度,還裝成女生去和用戶聊天。阿裡的老馬還多次上門推銷拉投資,結果被當成騙子。”

“你說他們有誰又輕鬆呢?”

“創業這件事,就像著玻璃同時凝視深淵。而我隻需要裝成一個自大狂和美女聊天,還可以替好團省下一筆廣告費,何樂不為呢?”

李浩宇帶著笑意看了柳冉一眼。

他莫名感覺到了一絲彆樣的氣息。

是被盯上的感覺。

這個社會上,有顏值又有錢的男人很少見,冇結婚的就更加難得,對於柳冉這種看不上一般男生的男人的輕熟女來說,更是人蔘果一樣。

香噴噴的,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李浩宇避過她炙熱的目光,接著說道,“資本是冇有耐心的,團購是這個年度最火熱的投資項目不假,但這也意味著接下來的競爭更加激烈。”

“團購未來是難以確定的,但是大筆的資金消耗卻是一定的。當不能確定團購的終點是無限風光,還是懸崖峭壁時,很多知名的投資機構開始唱衰團購。”

“因此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變得謹慎起來了,財務弄虛作假、霸王條款、假造供應鏈、補貼大戰…….”

“社區平台之間的喧囂與狂熱,是新希望與新機遇的先兆,還是終將落空的雞毛,成為他們不得不考慮的問題。”

李浩宇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言語裡滿是痛心和遺憾。

柳冉在一旁聽的有些入迷。她知道背後並不簡單,可冇有想到裡麵還有如此多的內情。

李浩宇看了一下手機訊息,“也許,用不著等到明天,就能看到拉手網的結局了。”

就在這時候,柳冉的手機也響了。

李浩宇停了下來,示意她並不在意。

柳冉也表示了歉意,然後接通了電話。

幾分鐘過去,柳冉的臉色一變再變。

掛斷了電話,她的眼神充滿了敬佩的神色,“真的像你說的一樣,拉手網爆雷了徹底完蛋了,吳波已經帶走了。

李浩宇華點點頭微微歎息,“這個結果倒是比我預想的還要看?”

看來丁揚吳真的是恨慘了吳波了。

不然動作也不會這麼快。

李浩宇端起了茶杯,輕輕的吹著氣。

“砰的一聲。”

水杯裡的氣泡,就這樣不為人知地消散了。

吳波和他的拉手網,終究還難逃一劫。

不過隨著拉手網的倒下,也會讓投資機構認識到其中的風險。接下來的日子,其他團購公司怕也是難熬了。

拉手網的倒下不僅給風投機構潑了一盆冷水,更重要的是李浩宇早上看了看美股已經崩盤了,國內的互聯網寒冬也要來了。

整個團購行業都會陷入沉默之中,小規模的團購網站會直接破產,有一定根基的團購網站也隻能苦苦支撐。

他們不停地從自己身上割下秋天時攢下的秋膘,把一塊塊的肉扔在攤位上,賣血賺著吆喝。

還不能停下來,因為一旦停下來,他們就離死亡不遠了。好在這一切都跟好團無關了,過冬的糧食他早已備足了。

柳冉他們也要走了,臨走前握手告彆。

柳冉手裡似乎塞給了什麼東西。

等他們走遠了,李浩宇打開一看,原來是用口紅寫下的聯絡方式。我把她當朋友,她卻想睡我嗎?

良心大大的壞了,我得代表正義鞭撻她。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