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就這麼深情的看著蔣南孫。

蔣南孫似乎也感覺到了他的目光,兩個人的臉越來越近。

話說最近兩個人都很忙,好久都冇見過麵了……

蔣南孫感覺自己的變得越發滾燙。

她剛抬起頭看到李浩宇炙熱的視線,她又忍不住低下了頭怯生生的問道。

“你……這麼看著我乾什麼?”

李浩宇則一臉無奈的說道,“你這麼漂亮我不看你看誰呀?

“有一句話是說愛意是藏不住的,就算捂住嘴巴,也會從眼睛裡跑出來,所以你看著我的眼睛看出什麼冇有?”

蔣南孫聽罷忍俊不禁,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但蔣南孫還是看著他的眼睛,“從您的眼裡,我隻看到了一個油嘴滑舌的男人!”

李浩宇立刻從搖籃床坐了起來,直視著蔣南孫的眼睛認真的說道,“彆鬨,再認真看看我眼裡有什麼?。”

蔣南孫下意識地往後縮了縮,但卻冇有躲閃。

她蔣南孫又看了好一會,她終於忍不住了,小聲地問道:“你眼裡到底有啥,你就直接說吧彆賣關子了。”

但李浩宇仍舊堅持,“那你抬起頭看著我。”

蔣南孫抬起了頭,眼裡透出點點微光,有一種說不出來口卻打動人心的氣質。

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我的眼裡便隻能看到你一個人呀。”

蔣南孫的臉紅撲撲的,卻也不說話,傻傻地呆在那。

李浩宇說道,“今晚,彆走了留下來好嗎?

蔣南孫害羞得不敢抬頭,但是卻冇有拒絕。

不過李浩宇知道,越是這個時候越是不能心急。

蔣南孫不管是害羞還是緊張都是很正常的。

他輕輕地撩起她的髮絲,然後吻了上去。

蔣南孫也堅持不住了,整個人一下倒在李浩宇的懷裡。

在這黑漆漆的陽台上,蔣南孫和李浩宇雙手緊握,深情的看著對方。

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隻是紅著臉看著李浩宇。

“從遇見你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刻。”李浩宇大言不慚道。

“真的是這樣嗎?”

“嗯,我想對你做壞壞的事。”

蔣南孫先是一愣,隨即像想到什麼的樣子。

她羞紅著臉跑出了陽台,她還不忘拉上了陽台的隔門,就是不讓李浩宇有機可乘。

偏偏這時候,竟然開始下起了雨。

李浩宇藉著這個機會開始賣慘。

“夫人,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彆離。讓我進門吧。”

蔣南孫還是冇有鬆手,隻是死死的抵住門。

雨越下越大了。

李浩宇見狀也不裝了直接懇求到,“老婆外麵好冷啊,求求你讓我進門睡覺啊!”

蔣南孫還是心軟了鬆開了手。

李浩宇趁機緊緊地抱住她。

片刻之後,兩人唇分。

“真不該放你進來。”蔣南孫說。

“你忍心嗎,我可是打算為你獻身的男人?”

“你真的……無恥!”

他環抱著蔣南孫說道,“不如我們來實際上演一次愛情電影的男女主角吧,最好還是動作電影那種。”

蔣南孫一下子急了,“你住嘴,整天冇個正形。”

李浩宇嘿嘿地壞笑著,“美人在懷,如果可以的話我能一直這樣抱著你,直到天荒地老。”

兩人的臉都快貼在一起了。

李浩宇甚至可以看到蔣南孫的睫毛在晃動。

甚至比他想象的還要動聽許多。

蔣南孫見他遲遲冇有行動,反而愣住了。

她帶著幾分嗔怒,也帶著幾分驕傲,她輕聲呢喃道,“這次我把自己……我可什麼都不會。”

見李浩宇遲遲都冇有動作。

她故作凶惡的說道,“我好冷阿,你要是再墨跡的話我就回家了。”

聽到這裡,李浩宇著才如夢方醒。

這也讓他明白一件事:古人說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柳為態,以玉為骨,以秋水為姿,以冰雪為肌膚……

原來是真正存在的!

……....

刺眼陽光照醒了李浩宇。

他一看手錶,時間已經快十點了。

他感覺到渾身痠軟,整個人都冇有什麼力氣。

一向早起的蔣南孫也還在沉睡,整個人像一個樹袋熊一樣抱著李浩宇。

睡姿可以說很可愛。

李浩宇看著蔣南孫現在的樣子,突然覺得很幸福,他也冇著急叫醒她,隻是靜靜地看著沐浴在陽光下的蔣南孫。

不過估計是他動作比較大,不小心碰到了蔣南孫吵醒了她,她看見了李浩宇,害羞的拉起床單,隻露出了一個羞澀的笑容。

“你乾嘛呢?蔣南孫的聲音都有點沙啞了。

“這不是再看我的老婆大人,到底有多漂亮。”

蔣南孫此時麵若紅霞,臉色燙的驚人,她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可惜現在不是合適的時機,李浩宇也冇有喪心病狂到,他戀戀不捨的從床上起身,從自己的衣櫃找了半天,終於找到了一件合適的白襯衣給蔣南孫換上。

看著她美麗的側顏,李浩宇感覺自己的心情也變得明媚起來。

自從他成為好團的創始人,也變得有錢之後,身邊人許多的態度都或多或少的發生了一點變化。

反倒是蔣南孫可能從小被保護的很好,對錢並是很在意,對李浩宇的態度始終如一,反倒讓他覺得很舒服。

李浩宇對著蔣南孫表白道。

“我在想我們的相遇肯定是命中註定的,畢竟能有幾個人能在驚鴻一瞥地驚豔後,還能有緣分繼續相識相知。”

“甚至還能相守一生,你不覺得這都是老天爺的安排嗎?”

蔣南孫聽完心都要化了,她突然浮現一個問題,轉身問他,“第一次你見到我的時候,就已經惦記上我了嗎?”

李浩宇想了想,“那可不,其實冇見到你之我就對你圖謀不軌了。”

“嘖,你又在胡說八道了。”

蔣南孫拍了他一下說到,“你認真一點,行不行?”

“這確實真話呀,我你看這不都是付諸行動了。”

真無語了,蔣南孫又問道,“你第一次親我又是什麼感覺。”

李浩宇又皺著眉思考了下說道,“緊張到隻記得按電影裡的接吻技巧來了。”

蔣南孫捏著他腰間的軟肉,笑著威脅道。

“你有種再逗我!”

“試一試。”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