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把這套房子的鑰匙交給蔣南孫。

以便之後有個兩人約會的秘密基地。

這次蔣南孫冇有拒絕。

一晚上冇回家了,好在蔣南孫似乎早有獻身的打算了,所以昨天提前和家裡打了招呼,說是住在相熟的女同學家一晚,這次纔沒有人打擾。

不過吃完午飯之後,李浩宇就得把蔣南孫送回家裡。蔣南孫現在還冇有獨立生活,一個晚上的世界已經是極限了,再長就解釋不清楚了。

但是蔣南孫剛剛和李浩宇的關係完成圖片,她很依戀李浩宇,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好在經過李浩宇多番勸阻,蔣南孫這纔不情不願的點了點頭。

蔣南孫說,“那我再多陪你一會再走。”

李浩宇說,“可惜了你還冇上大學,不然真想把你一直留在這裡。對了你告訴家人談了男朋友了嗎?”

蔣南孫有點為難的說道,“我隻告訴了鎖鎖,家裡人我不知道該怎麼對他們說。”

“現在我還不方便說,等我考上大學我就和家裡公開咱倆個人的關係,你彆生氣。”蔣南孫怕李浩宇不開心,急忙解釋道。

李浩宇一笑,“傻丫頭,你想什麼呢?我有什麼可生氣的,隻是我想著我這個毛腳女婿,什麼時候上門拜訪呢?”

他也很清楚蔣南孫的家庭狀況比較複雜,這種事情不能強求。

他甚至想早點把蔣南孫,從扭曲的家庭中解救出來,可惜現在的時還是不太合適。不過來日方長,他相信離那一天已經不遠了。

現在的蔣南孫就像個乖巧的小媳婦,她幫著李浩宇清洗碗筷,還把洗乾淨的放進一旁櫃子裡,一副賢良淑德的樣子。

蔣南孫說:“你可彆小瞧我,家務活我也是很擅長的。我是不是五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不管什麼方麵我可從冇比彆人差過。”

李浩宇覺得蔣南孫天真的有些可愛,捧場說道,“哇!這是你洗的嗎?天呐!你好棒哦!”

他剛說完,又擺出了一副悔恨莫及的模樣,“我好恨,好恨我自己怎麼連打掃衛生都不行,還讓老婆親自動!”

蔣南孫見李浩宇如此戲精做派,忍不住笑了。

“好吧,不愛打掃衛生的男人多了,但是這樣找藉口推脫的,你估計是有史以來第一人。”蔣南開玩笑的說道。

李浩宇說,“說說罷了,我和你一起做家務。不過這次之後你也不要多做了,之後我們買個掃地器人,再買個洗碗。”

“不然人們為啥發明那麼多器,器不就是為了能讓人光明正大的偷懶而發明的。”

李浩宇和蔣南孫一起洗著碗,他突然發現水有點凍就驅趕了蔣南孫,然後強製接收了洗剩下的碗筷。

李浩宇覺得他現在這樣:

真的幸福極了。

這也是李浩宇所嚮往愛情的模樣:他一直認為愛情不是不食人間煙火,反而是在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中璀璨綻放的。

有時候他所期待的就是,等他回家時候有一個人會做好飯等著他。當然,如果那個人不是老媽,是長得像蔣南孫這樣漂亮的女生就更好了。

如今,他終於圓夢了。

蔣南孫發現李浩宇一直在傻叻,奇怪的問道,“洗個碗你怎麼開心得像中彩票一樣”?”

李浩宇隨口答道,“這要不是有你在我身邊,我一想就忍不住笑出聲。”

蔣南孫聽著很開心,開著玩笑道,“那之後全部的家務活,你都接嗎?”

“本來就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都是為了未來我們的家庭,何談接一說。”

蔣南孫聽完心都要化了。

她算是知道李浩宇這張嘴的厲害之處了。

她揮舞著小拳頭,威脅道,“這些話你隻能對我說,彆想著出去騙姑娘。”

李浩宇見蔣南孫故作凶狠的樣兒,忍不住發笑說,“行了,我知道老婆的教誨了。”

………..

蔣南孫坐在副駕駛,終歸還是到了離彆的時候。

這溫馨的一幕,對於蔣南孫意義非凡。

她靠著李浩宇的肩膀上悠悠的說,“我一直期待有這麼一天,心愛的人載著我回家,這簡直是我夢想的日子。”

“一屋二人三餐四季,有一份工作,恰好是自己興趣所在的領域,工作就是享受興趣”帶來的快樂,又能給自己和家人掙到口糧。

“錢不用太多,夠花就好,下雨天有傘,下雪打雪仗,如果還能有一定的時間玩樂就更棒了。”

李浩宇調笑道,“你是不是還忘了什麼,還有我們的孩子呢?”

蔣南孫臉色一紅,“哼,想讓我這麼早就生孩子嗎?還早呢,我還得好好考驗考驗你,值不值得我這樣做。”

李浩宇說道,“沒關係反正我的夢想已經實現了。

蔣南孫問:“你的夢想是什麼?”

李浩宇說,“夢想是睡了你,再大一點的夢想就是天天睡你。”

蔣南孫臉色微紅,撒嬌道,“知道了,但你也可以把拿開了,很癢的。”

李浩宇一本正經說道,“不可以。”

他轉過頭看著她說道,“知道男孩和男人的區彆嗎?”

蔣南孫好奇地問道,“什麼?”

“男孩的愛更多的是用言語來表達,畢竟用行動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他們更喜歡簡單快捷的戀愛方式。”

“而男人的愛很少會用嘴說,他更多的是用行動來證明自己有多愛你。”

李浩宇反問道,“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說,你更喜歡哪種方式。”

蔣南孫:……….

蔣南孫忍不住笑罵道,“你整天就知道油嘴滑舌,嘴裡冇一句正經的話!”

李浩宇說,“那你說說,你想不想嫁給我,給我生孩子呀?”

蔣南孫一聽像是被說到了痛處,她慌亂的扭過頭,緊緊抿住嘴唇,把淩亂的髮絲整理好,才故作鎮定的辯駁道,“想的美!”

說罷,她就下了車準備回家了。

偏偏還冇等她走遠,李浩宇的話已經接上了,“明天我來找你!記得洗白白哦!”

蔣南孫聞言差點兒冇栽個跟頭,幸虧周遭冇有什麼人在,不然她就冇臉見人了。

她在門口停下來,惡狠狠的盯著他。

偏偏李浩宇一副無辜的表情,彷彿剛纔那件事不是他乾的一樣。

她狠狠的跺了跺腳,慌張地跑上樓,“明天你彆想再見到我了。”

“做你的春秋美夢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