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繁忙的設計周終於過去了。

蔣南孫和李浩宇也都閒了下來,建築係的學生都像變了一個人一樣,每個人都精神抖擻神采奕奕的。

在校園裡嬉戲打鬨的情侶多了起來,就連社團活動也明顯變得頻繁起來。這種盛況被建築係的學生笑稱為“複活周。”

直到下一次的設計周來襲。

他們纔會重新變回生無可戀的樣子。

蔣南孫也知道上次拒絕了李浩宇,冷落了男朋友。這次竟然也主動示弱撒嬌了起來。

離譜的事情再一次發生了,蔣南孫居然也選擇了看電影,看的電影還偏偏是和袁媛一樣的電影。

李浩宇明知道是爛片,偏偏不能說出口,以免被蔣南孫發現不對勁。

其實李浩宇並不討厭青春題材的電影。

但前提是你拍的也得是那麼回事才行。

李浩宇對於青青電影的期待是:

那天天氣很好,而你正好穿了一件我很喜歡的白襯衫,校園的空氣裡都漂浮著少男少女荷爾蒙的氣息,情竇初開的他羞澀試探年少悸動的她…….....

然而現實的青春電影裡:

永遠是45度明媚憂傷和唯美大逆光,星光閃閃淚光點點,一成不變的初吻,已經永遠不會過時的青春片三寶墮胎、車禍、難到老。

他甚至不願意把這些爛片稱為電影,這不就是時長翻倍的微電影嗎?甚至有的電影質量連微電影都比不上,充其量個幻燈片罷了。

這些打著愛情片旗號的青春電影,拍攝難度極低。

基本套路都是固定的,逮住幾本有人氣的言情可儘的薅羊毛。

實在不行空想一下,或者去網上搜搜雞湯故事,就可以隨隨便便寫個劇本出來。再不濟改編一下已經上映過的劇情直接用。

反正大家故事都是差不多的,誰也彆說誰。

這種青春電影對於拍攝場地的要求也很低,但凡是個學校即可。連五毛錢的特效都用不上加,反正隻需要在電影中加對愛情感慨的雞湯就好了。

投入成本如此低,幾乎大部分花在請演員、設備和盒飯上麵。但這些青春電影的票房居然都不錯:

果然被女朋友綁架的男生不在少數。

遠不止李浩宇一個倒黴蛋。

但吐槽歸吐槽,麵對蔣南孫期待的眼神,李浩宇冇有辦法拒絕,隻能硬著頭皮再看一遍了。

好在在電影院裡,除了看電影還能乾其他的。

所以這次李浩主動出擊,先深情一吻開道,再來甜言蜜語,一套組合拳下來蔣南孫明顯中招了,笑得傻乎乎的,再也顧不上看電影了。

見此李浩宇異常欣慰,這件事終於混過去了,終於不用再受一次精神汙染。

不過儘管電影是一樣的,但是和蔣南孫和袁媛在一起的感覺則完全不同。

蔣南孫和袁媛給他的感覺是完全不同,硬說的話就是風情各異。風情就像附在女性身上的精靈,無色無香、令人捉摸不透。

一藏一露之間、方得女性之佳妙。

如果說是袁媛宛如江南女子清新可人。

而蔣南孫就是忍不住看第二眼的女神。

長髮及腰,滿足了男人對白月光的所有幻想。

就連女生看到都會覺得驚豔。

……....

看完電影,李浩宇和蔣南孫回到了家中。

李浩宇本來想更進一步,奈何蔣南孫居然來事了。

蔣南孫忍不住說道,“好不容易有機會離寢,在外麵住一次冇想到這麼倒黴,抱歉啊老公。”

李浩宇渾不在意地敲一下她的頭:“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搞得我像個變態一樣。以後少想這些冇用的,既然特殊情況就好好調養下身子。”

“可是你不想要嗎?”

蔣南孫有些內疚地說道。

李浩宇耍起了流氓口吻,“你要是真的這麼過意不去,倒也不是冇有辦法。辦法多的很,就看你願不願意了?”

蔣南孫羞道,“你胡說什麼!我纔不試你那些壞辦法呢!”李浩宇就這樣逗弄著蔣南孫,倒也彆有一番樂趣。

回過神來的蔣南孫,又對著李浩宇提出了一個疑問。“不過,老公你剛剛說的其他辦法具體是什麼?”

李浩宇一時語塞,“啊……這個,等以後有機會我教你一下就知道了。”

……

蔣南孫因為來事了,肚子一直很疼。

這一晚蔣南孫還是冇有回學校,李浩宇也留著家裡陪她。直到深夜蔣安孫喝了李浩宇熬好的紅糖水,痛經的疼痛才漸漸褪去。

夜深了,李浩宇也爬上了蔣南孫的床,“今天晚上我陪你吧。”

“不要了!萬一我弄臟床怎麼辦,你今天自己睡吧。‘’”

蔣南孫小聲拒絕點。

“啊?”李浩宇一臉問號滿是不解。

李浩宇說,“冇事啊,我怎麼會在意這個,就算弄臟了洗乾淨就行,這有什麼?”

蔣南孫羞澀地說道,“那你,還得答應我不要動手動腳的。”

他才明白原來被拒絕的原因居然是這個。

我去,過過手癮都不行嗎?

李浩宇本來已經幻想了很多種情況,甚至還想著趁著這個機會傳授她一些技巧。

冇想到現實居然如此殘酷。

蔣南孫把他推出門外,而此時的李浩宇此時痛徹心扉。蔣南孫可是她的女朋友,這裡也是他的地盤。

就這麼灰溜溜地被趕出門外,可不是他的風格。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不蒸饅頭爭口氣!

殺回去!

於是李浩宇拿上一個熱水袋,他再次推開門開始二次挑戰。

蔣南孫躺在床上,見李浩宇再次進來裹緊了被子,滿是戒備地說道,“你怎麼又進來,天也不早了你趕緊去睡吧。”

李浩宇把熱水袋放在她的懷裡,然後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不放心你想多陪你一會,等你睡醒了我再走。”

空氣裡的感動指數飆升。

蔣南孫有些感動,態度也隨之軟化下來了。

蔣南孫小聲說,“那你彆傻站的了,先躺下來陪我就行……”

這樣子纔像話嘛,這樣纔是會疼人的女朋友。不過可惜了,今天天時地利齊備,就是少了一點運氣。

蔣南孫從被窩裡出來,白皙的胳膊簡直晃的李浩宇睜不開眼。

蔣南孫說,“你還愣著乾嘛,趕緊上來呀?”

李浩宇恬不知恥的說道,“發呆纔是正常情況,麵對這種情況也就我能保持冷靜,其他人怕不是要浴血奮戰了。”

蔣南孫羞澀一笑,“那我還得感謝你手下留情了?”

李浩宇又問,“那必須的,不過語言的感謝還是太蒼白無力了,你還是說點更實際的感謝方法吧。”

蔣南孫:“……..…”

“你難道……真的想要?”

她低下頭在李浩宇的耳邊,小聲地問道。

當然了,男人就要勇於擔當!

李浩宇很鄭重的點了點頭,他可是不折不扣的真男人。

“那你進被窩裡吧!”

“我幫你。”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