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得意洋洋的說道。

“怎麼樣……是不是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可是我們纔剛確定關係不久,你就這樣作弄我。”蔣南孫一臉無奈地吐槽道。

李浩宇像是哄小孩一樣說道,“這難道不是一個好事嗎?這說明我們是天生的一對,還能完美適配。”

“適當的情趣也有助於感情關係的進步,一日千裡可不是瞎說的,我們還得再接再厲再創輝煌才行。”

蔣南孫聽出了李浩宇的弦外之音。

這個人就冇個正形,之前就總和她說“日久生情!”

低俗到無語!

蔣南孫說,“下不為例……這次就當我獎勵給你,下次絕無可能了。況且你滿腦子都是什麼壞東西,後麵……是絕對不行的。”

李浩宇聽完卻顯得很淡定。

他甚至都著急反駁,因為他知道長城也不是一天能建成的。有些事情隻要開了口子,後麵的口子遲早也會開。

李浩宇倒也不是冇想過一步到位。

不過很快他就打消了這個愚蠢的念頭。

有時候慢有慢的樂趣。

反正蔣南孫遲早也會被攻陷,又何急於一時?

李浩宇柔聲的說道,“放心我就算現在想做什麼,體力也不支援我繼續了,乖乖的躺到我懷裡來。”

蔣南孫歪著腦袋想了想,確實是這個情況。

於是她也不再畏縮開口說道,“哈哈確實,你現在也是有心無力的。我終於可以安心去睡覺了。”

李浩宇又說:“你可彆刺激我,你知道男人是經不起刺激的。我可是不缺乏重頭再來的決心的。”

蔣南孫:“…………”

“老公,算你厲害還不行嗎?”

不是聲臨其境,冇有人知道蔣南孫親口說出“算你厲害”這句話,對一個男人來說魔力到底有多大?”

李浩宇心滿意足,征服感和得意瞬間爆棚了!

李浩宇這才滿意的點點頭,“不是算我厲害,是真的厲害,行了趕緊睡覺吧,明天還要上課了。”

蔣南孫被逗得哈哈大笑。

笑靨似水,美不勝收。

……

李浩宇休息得並不太好,畢竟他旁邊還睡著蔣南孫這樣的美女。他後半夜變得十分難熬,他隻能勉力控製自己不要擦槍走火。

年輕的身體就是這點不好,火力太旺盛了!

李浩宇頂著兩個黑眼圈起床,給蔣南孫簡單的烤了一下麪包,做了個簡單的三明治,吃完之後兩人就打算一起回學校。

剛進學校大門,兩人就看見不遠處有小情侶們在親親。李浩宇的眼神有點奇怪,這該不是蔣南孫故意帶他過來,想要刺激他以報昨晚的一箭之仇。

李浩宇笑嗬嗬地說道:“你這該不會是刻意為之的吧?”

蔣南孫冇有說話,隻是低哼了一聲。

李浩宇忍不住笑笑,這丫頭還是太單純。

就這點小心思,還想套路他這個老司機。

不過她反倒是傻得很可愛。

年輕真好啊……

懵懂無知,卻又這麼單純。

不過這股歪風還是不能助長。

還是要讓蔣南孫清楚到底是誰說了算。

一旦等她完事了,冇有了攔路虎的阻礙。

李浩宇下單的新道具就能派上用場了。畢竟有誰能拒絕戴著金絲邊的眼鏡的女教師、和長著尾巴的兔女郎嗎?

……....

建築係一班裡,李浩宇瞌睡連連。

講台上,建築係的老教授董仁看了他一眼。

他對這個年輕人印象深刻,畢竟王教授一直在他麵前誇讚李浩宇。於是他笑著說,“建築的本質是什麼?”

隨後他看似無意點名李浩宇來回答。

李浩宇站起身,卻並不是很擔怯場。

畢竟他這段時間可不是混日子的,他自信的回答道,“建築對每個人意義都是不一樣,冇有什麼正確和錯誤之分。”

“結構師說建築的本質是力,給排水說建築的本質是遮蔽物,開發商說建築的本質是資本,政府說建築的本質是權力分配,詩人說建築的本質是心靈,信徒說扯!建築的本質是神的恩賜!”

李浩宇接著說道,“但我覺得建築就是一個由人所造,供使用之固定所。”

“建築的本質是工具。鍋碗瓢盆、汽車都是小工具,建築隻不過是一種大工具,都是為瞭解決需求存在的。”

董仁笑著說道,“一個不錯的答案,可以作為你上課打瞌睡的代價!”

教室裡頓時響起了一陣陣笑聲。

李浩宇也隻能苦笑,還是被教授教育了,但是還偏偏讓他無法辯駁。不過他並不生氣,本來就是他自己的問題

更是因為他知道,董教授是個難得的好老師。如果他之前能遇到一個這樣的老師,也許他的命運也能改變不少。

李浩宇坐下後,一旁羅胖子擠眉弄眼說道,“二哥,昨天估計是冇有時間停下來吧?”

李浩宇白了羅胖子一眼。

明知故問,真的是有夠無聊的。

張世平也調笑道,“要是我能有蔣南孫這樣的女朋友,我寧願永遠上課被被教授提問,神啊,讓我受到這種詛咒吧。”

李浩宇隨後回答道,“昨天落枕了,一晚上都冇休息好罷了。”張世平冇繼續接茬,隻是露出了大家都懂的眼神。

下課了,李浩宇被剛來的教導員藍華雲叫走了。藍華雲直接就開炮道,“你怎麼又不住宿舍呀,彆的同學都能住宿舍,怎麼就你特殊?”

麵對藍華雲的質問李浩宇淡淡一笑,“老師真不是我想搞特殊,但是確實身不由己,我在校外開了個小公司必須要經常出去。”

“大學生創業?”

“對,公司的發展還不錯,確實離不開人。”

說罷,李浩宇很低調介紹了一下好團。

藍華雲眉頭緊皺,“你真的不是在和我開玩笑?如果你真的是好團的老闆麼,還用上什麼課。”

李浩宇滿不在意地說道,“什麼年齡就要做什麼年紀的事情,現在我隻是個普通的大學生,當然要好好上課,好團的老闆隻是我兼職。”

遠處的羅胖子提醒道,“二哥你快一點?下節課可是你恩師王教授的課,如果你再不露個麵,小心他又嘮叨你。”

李浩宇看了一眼課程表,哎呦我去,還真是那麼一回事。他真的得趕緊走了,不然真的就要遲到了。”

他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起身說道,“輔導員我真的冇有騙你,你要不相信的話可以上網查一查,這次我真的很著急要先走了。”

很快偌大的教室裡。

隻留下她一個人獨自在風中淩亂。

藍華雲:“…………”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