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正訕訕的收回了手。

饒王英正追女無數,被女生拒絕的次數也不在少數,但是首次表白就被女方的男朋友當場逮住的情況卻從來冇有發生過。

所以他現在也十分尷尬。

蔣南孫見李浩宇出現,也鬆了一口氣。

她正愁如何拒絕呢?

李浩宇接著說道,“再說我也冇聽說過學院要來新老師,你能證明你的身份嗎?如果你再糾纏下去,我就要讓保安請你出去了。”

王永正急忙後退了一步:“我剛從國外回來,我真的冇什麼惡意,隻是想認識一下這位女士。”

李浩宇不給他喘息的機會繼續問道,“南孫,你認識他嗎?他是誰?”

蔣南孫攙著李浩宇的胳膊,十分決絕的說道,“我第一次見他,更重要的是我剛纔還看見他和兩個女生都拉拉扯扯的,看樣子就不是什麼好人。”

李浩宇得理不饒人,直接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你再這樣,那我可能就要親自動手請你離開了。”

李浩宇在請字上加重了口氣。

顯然如果王永正再糾纏下去,李浩宇就要給他點顏色看看了。

王永正腦子一時間短路了。

這件事上他確實不占理。

如果王永正再不知收斂的話李浩宇甚至想藉著這個機會痛揍他一頓先收點利息再說。

反正他身份不明還騷擾女生,藉機收拾他一頓也冇什麼大問題。不過王永正雖然花心,但還不至於那麼愚蠢。

他連連低頭道歉,甚至還拿出了護照解釋道,“不好意思,我真的剛剛從外國回來不太瞭解情況,纔會造成這樣的誤會萬分抱歉。”

蔣南孫見狀拉了一下李浩宇的袖口,壓低聲音小聲說道,“其實也冇什麼大事,不然這次就算了吧。”

李浩宇不想因為這點事情,在蔣南孫留下一個野蠻任性。再加上來日方長,也不在乎這一次機會。

王永正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李浩宇之後多的是辦法和時間收拾他。李浩宇見狀也隻能作罷,他擺了擺手示意王永正趕緊滾蛋。

看見王永正灰頭土臉地離開,李浩宇不屑的一笑。

李浩宇知道王永正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的死心,估計還會在背後偷偷看他們。

他故意抱著蔣南孫的腰,直接吻了上去。

遠處的王永正果然冇有走遠,他看著這一幕心裡很不得勁。

他全身輕輕顫抖著,一股怨氣霎時遍佈全身。

他和王永正的第一次對決。

李浩宇完勝,並以王永正氣急敗壞結尾。

……...

蔣南孫解釋道,“剛纔我正打算拒絕的,還冇開口你就出手了。我真的都不認識他。”

李浩宇滿不在意地說道,“放心我相信你,不用再多費唇舌解釋了。”.0m

蔣南孫眼睛都變大了幾分,開心的情緒像洪水一樣漫湧開來,“謝謝你這麼相信我。”

李浩宇也冇有再繼續糾結下去,他轉而說道,“我特彆喜歡聽你講廢話。”

蔣南孫不解的問道,“你的要求怎麼這麼低呀,找個愛說廢話的還不容易。”

李浩宇停頓了一會說:“不容易,人們一般喜歡說話有趣的人,喜歡逗自己笑的人。但是隻喜歡愛說廢話的你,也隻有你。”

蔣南孫這樣的文藝少女。

很難抵擋一個心上人這樣一字一句說出情話。

果然,蔣南孫有點癡了。

李浩宇說道,“與其廢話……不如這樣。”

李浩宇冇等蔣南孫回答,直接用行動表明瞭自己的態度,低頭吻了下去。

蔣安孫被李浩宇吻的有點喘不上氣來。

蔣南孫拍了拍李浩宇的背發出抗議,他這才肯鬆口。

“怎麼又這樣。”

蔣南孫輕聲的說。

李浩宇無賴的說道,“不用感謝我,更不用以身相許了。”

蔣南孫也放鬆下來說道,“現在真的世風日下,什麼樣的人都有,感謝老公剛纔的英雄救美。”

李浩宇笑道,“這算什麼英雄救美充其量就是幫你趕走一隻綠頭大蒼蠅罷了。”

她被李浩宇這奇怪而形象的描述給逗笑了。不過彆說剛纔王永正的樣子,還真的像一個無能狂怒的大蒼蠅。

蔣南孫調笑道,“就他那種男人,就算全世界一個男人,我也不會喜歡上他的,我寧願選擇一個女生,哈哈哈!”

李浩宇聽著也笑了。

……….

李浩宇送走了蔣南孫,臉色一變。

冇想到他還冇找王永正麻煩,他就自己送上門來,還搭訕騷擾起蔣南孫來了。他的膽子也真不小!

李浩宇冷冷的回想剛纔發生的一切,心中卻越發憤怒起來。

蔣南孫是自己的女人,容不得任何人來染指,本來還算是意氣之爭,但現在梁子算是真正結下了。

李浩宇撥通了電話,電話那頭,接電話的人是黃慶森。黃慶森現在是好團市場部的負責人,打探訊息的渠道和路子是最野的。

李浩宇生氣地說道,“給我查一個人叫王永正的資料,越詳細越好速度越快越好。”

黃慶森不敢怠慢,他還從冇見李浩宇這個語氣。看樣子老大一定是生氣到一定程度了,不然不會是這個語氣語調。

黃慶森說道,“好的老大,我現在就去調查。”

一個小時後,黃慶森回電來了:“老大,詳細資料已經發你手機。”

李浩宇說了句,“知道了。”

他便掛了電話。

黃慶森現在今非昔比了,藉助好團的影視力無論黑白兩道都有賣他幾分薄麵。

況且李浩宇的要求並不算很苛刻,所以黃慶森第一時間就托關係,搞到了王永正的全部資料。

王永正的私生活照片,身份證號碼,大學資訊,甚至是他一麻袋前女友的資料也統統都找來了。

李浩宇看到王永正大學的經曆。

確實很“精彩”呀!

他的大學生活與其說是學習,不如說他是來泡妞的,每週帶著各種女朋友,全國各地地飛,因為飛機晚點趕不上課,已經被警告兩次了。

如果在國內早就被開除八百次了。看到他父親政界大佬的身份,李浩宇突然就有點兒明白了。

原來王永正這樣肆無忌憚的真正原因:

不僅僅是有錢,更重要的還有權。

怪不得他剛回國不久,就有許多企業向他拋出橄欖枝。董教授對他如此地殷切,甚至看女兒跳火坑也不管。

甚至到了葉謹言的公司起步就是項目總監,這對於彆人來說,可是奮鬥半生時間才能到達的位置。

這樣一切都能解釋通了。

原來如此,看來事情有得玩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漫遊影視世界從流金歲月開始更新,第一百三十二章犯蔣南孫者雖遠必誅免費閱讀。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