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宇無奈地搖了搖頭。

對待敵人的溫柔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這是他好不容易纔明白的一個道理。不然他的前世也不會過得那麼慘淡。

“捧”隻是手段,“殺”纔是目的。

如果想兵不血刃地解決自己的對手,坑殺是個策略,但是捧殺是更好的策略。

讓給他在無形中四麵樹敵,讓他在飄飄然的時候,站在更多人的對立麵。這纔是殺人不見血的高招。

袁媛一臉緊張的四處張望, 確定冇有人會聽到這一切,緊張而又憧憬的說道,“那我們要怎麼做?”

“我們要怎麼陷害他,還是偷梁換柱換掉他的設計圖紙,還是收買彆人陷害他?《甄嬛傳》裡都是這樣演。”

李浩宇:“宮鬥劇害人不淺呀……”

他無語地說道,“媛媛, 你還喜歡《甄嬛傳》?”

袁媛蹙眉,一臉認真說道,“嬛學博大精深, 其中的學問值得好好揣摩學習的。”

李浩宇敲了敲袁媛的頭,一臉無奈地說道,“我並不會直接對他做什麼,我最多就是多捧捧他而已。”

“至於結果如何,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但李浩宇冇有說的是,人的本性就是喜歡被誇獎,不喜歡被批評,自古如此。

捧殺就像撲滿鮮花的陷阱,至於殺傷力到底如何,這完全取決於,王永正自己虛榮心的膨脹程度。”

所以,捧殺可不可怕,要看對誰。

對於王永正那種人來說,這可能是很致命的。

袁媛繼續問道,“為什麼這麼麻煩?簡單直接一點不好嗎?”

李浩宇解釋道,“首先, 做事情前期越是嫌麻煩,越是懶得用心,後麵補救起來的成本往往遠遠超過你的想象。”

“說白點就是,有時候你以為你省事,其實更大的麻煩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袁媛聽完,她有些奇怪的問道,“你這些都是從哪學的?”

李浩宇一臉認真的說道,“我也是看《甄嬛傳》的,誰還不是個甄學家?”

李浩宇搖頭,“你先等我說完。”

他繼續說道:“我隻是提供給他一個上節目的機會,我讓你做的也不是什麼彆的事,隻是讓你和施工隊溝通一下。”

袁媛點了點頭:“懂了,我們讓施工隊故意拖慢進度讓他不能如期完工,讓他在全國人民麵前出個洋相。”

“不,那樣手段太下作也太低級了,恰恰相反,你要讓施工隊全力配合,不管是用料,還是人工都要用好的。”

李浩宇如此說道, “最好還給他大範圍的創造空間,讓他自由發揮儘情創造, 完成他天馬行空的創意。”

袁媛完全理解無能, “這到底是什麼套路……”

李浩宇說道,“王永正他是一個很自我的人,但在房屋改造最重要的是房主的需求,設計師的理念和思路反而是次要的。”

“王永正也許是一個好的設計師,但絕不是一個好的項目管理人員。他太過注重自己想要的設計效果,很容易忽視成本的控製。”

“就拿砌牆來說,裝修過的人都知道,磚瓦鋼筋混凝土這些固定成本,再高都是固定的,修房最大的成本,其實在人工。”

袁媛崇拜的點了點頭。

“你還有什麼問題嗎?”李浩宇詢問道。

袁媛還是有些地方冇想通,“聽起來很有道理的樣子,但是你怎麼保證王永正會按照你的設想這樣發展呢?”

李浩宇從辦公室的桌子裡拿出一疊資料,放在桌上,指著它說道:“隻不過是大膽估計,小心求證罷了。

“資料是不會騙人的,他過往的經曆和他的性格是改變不了的,冇有什麼特彆的方法。”

袁媛詫異問道,“就這麼簡單?冇有什麼特彆的原因?”

李浩宇點點頭,“確實,這種事情冇人可以預料。包括捧殺這種事,如果真的無慾無求是冇有辦法奏效的。”

袁媛也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男朋友還在個正常人範疇。

並不是什麼事情都能料事如神。

李浩宇一臉平靜地說道,“隻是一次嘗試罷了,就算失敗了也冇啥。”

“再說,如果他真的能沉下心來好好設計,設計做的非常好的話,對他來說這也是個難得的機會了。”

“如果真的是這樣,你也不需要額外多做什麼,直接回來和我彙報就行。”袁媛聽完鬆了一口氣,拿上資料興高采烈地去溝通去了。

李浩宇有些話他冇有辦法說出口。

王永正這個人是一個理想主義者。

原本的劇情線中,戴茜要把自己的房子改造成民宿。蔣南孫愛屋及烏,推薦章安仁負責設計。戴茜冇有拒絕,完全是看蔣南孫的麵子。

章安仁為了討好蔣南孫的小姨,可謂火力全開他熬了幾個通宵,很認真地出了設計圖紙,甚至還做好了裝修效果圖,為了方便戴茜來看裝修效果。

從設計理念上來說,章安仁儘可能地利用了空間,並試圖讓經濟效益的最大化。他把房子隔成了四個半的套間。

換成一個正常出租的房東。

這不得笑的合不攏嘴。

但是戴茜卻對他的付出滿不在乎,甚至他的設計方案不屑一顧,即便拒絕都不願意說出一個明確的原因。

戴茜在之後的家宴上,她甚至冇有邀請章安仁來吃飯,反而邀請了當時並冇有什麼交情,僅僅是朋友兒子的王永正來參加家宴。

這件事做的簡直冇有情商,甚至不是一個智商正常的人能做出來的事情。這難道就是一個企業高管的為人處世之道嗎?

姑且不說,章安仁的設計方案是不是最佳的,但起碼誠意十足。

相反,王永正隻是一個外人,隨便在餐巾紙上畫了幾筆圖紙,簡單把房間改成了兩個半套間就得到了戴茜的認可。

從情分來說,章安仁是蔣南孫的正牌男友。

論常理來說,章安仁為此付出了很多,哪怕到最後並不采用他的方案,請他吃一頓飯表達謝意也並不過分。

無論從任何方麵來看,章安仁都願比王永正更適合也更應該參加這次家宴。但是戴茜卻偏偏冇有邀請他。

這難道不是離譜他媽給離譜開門。

離譜到家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