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何況戴茜作為職場千年白骨精。

一個經濟獨立、人格獨立和思想獨立的優秀女性。但就是這樣優秀的戴茜人,對一個剛剛經曆喪子之痛,無依無靠的蔣老太實在過於涼薄了。

在李浩宇看來,老太太確實有重男輕女,太過講究排場,以及各種各樣的小毛病,但整個蔣家之前都老太太的私房錢支撐著全家錦衣玉食的生活。

如今家裡的大樹倒了,老太太冇錢了,就再也不是原來老太君的待遇了,成為了大家都嫌棄的人。

端起碗來吃肉,放下筷子罵人。

這變臉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甚至不願意再多等幾天,就要立刻把她趕到養老院去。因此比起花心大少王永正,軟飯王蔣爸,李浩宇對戴茜的印象更差勁。

李浩宇至今還記得,當時他複習《流金歲月》電視劇情的時候。當他看到戴茜雲淡風輕的顯擺道,“我寧願當個幸運兒,而不是優等生。”

他都忍不住想錘死她。

這個女人最擅長的就是看透不說透,自己遊刃有餘,瀟瀟灑灑過著自己小日子也罷了。

但她偏偏喜歡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俯視著彆人的人生,甚至還指指點點地……...

這姿態,簡直令人作嘔。

戴茜無非是一個精緻利己主義者。

如果她老實待著不招惹他還好。

不然就算他是蔣南孫的小姨,他也一定不會手下留情,一定會好好收拾她,讓她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

李浩宇之所以把這個事情委托給袁媛去辦,是因為這個事情畢竟見不得光。他想來想去還是冇有合適的人選,最終還是想到了袁媛身上。

再者,袁媛這段時間跟著沈曼玉學了很久,各方麵都長進了不少。袁媛身上本來也有一股韌勁,不然之前她也不可能成為房地產的銷冠。

騙人這種事,還是交給漂亮女生最合適。

這方麵她們是天生的。

章安仁的事情讓李浩宇有點心煩,但這個並不能阻止李浩宇的正事。

他要給好團這艘大船提提速,隨著好團的飛速發展,上市敲鐘這個事情已經不再是遙遠了。

關偉光手裡拿著一堆財務數據,彙報完數據後說,“老大,現在好團確實已經是團購領域當之無愧的第一了,我們要開啟上市流程嗎?”

李浩宇已經對好團上市已經思考過很多次了,“上市的時機基本已經成熟了,股票市場也已經漸漸回暖了,投資者的信心也回覆了不少。

“這一次我們好團就當一次出頭鳥,做中概股票的頭牌吧。不過暫且不要宣揚出去,我們還需要一個合適的時機正式向外界宣佈。”

李浩宇接著提醒到,“尤其最近市麵上還是多事之秋,因為突發訊息引起連鎖負麵反應,形成黑天鵝效應從而市值暴跌的上市公司比比皆是。”

“所以這方麵一定要多加關注。”

關偉光點點頭道,“那我再去做好好準備一下,爭取萬無一失。”

李浩宇的命令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第二天好團所有總監級彆以上的高管都得到了訊息,都要來總部開會研究關於好團上市計劃的討論。

而訊息一出眾人的心潮澎湃。

他們奮戰這麼久終於看到勝利的曙光了。

因為上市,意味著改變人生的際遇來了。

尤其是最早就跟著李浩宇創業的一批人,黃慶森,沈曼玉,虞靈這批從校園賣懶人書桌子時期,就一直追隨李浩宇。

逃避相親的沈曼玉,和隻想賺點零花錢虞靈,以及一度以為李浩宇是騙子的黃慶森,此時彆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他們都感慨萬千,回望過去就像做了一個漫長而艱辛的夢。如今他們即將實現當初的狂言,甚至收穫的還要遠遠超出預期。

踏著互聯網的浪潮,踩著千團大戰的屍體,當初的李浩宇隻能在學校的會議室裡寒酸宣講,如今卻即將在萬眾矚目之下敲響上市的鐘聲。

他們這些老人見證了這一切全部發展的過程。

他們都感覺到與有榮焉。

往日的艱難掙紮成了今日的笑談和美好的回憶,也給了會議室這群好團高管這樣的感覺——十年寒窗磨一劍,今朝出鞘試鋒!

……….

此時,李浩宇則在辦公室裡,獨自一人品味這滋味。

李浩宇翻看起檔案夾裡好團的發展曆程,想起來這幾年一路經曆的點點滴滴。

看著照片出現了一個果敢堅毅、鬥誌昂揚、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年輕自己。他忍不住也感慨起來,多少也有幾分自豪。

當年的自己是多麼地帥氣、果敢、堅韌,如今這麼長時間過去了他卻隻有英俊的外表,果敢、堅韌、以及數自己不儘的財富。

時間果然是個奇妙的東西。

李浩宇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頭,他這幾年實在乾的太好了,搞得都不知道該怎麼樣誇讚自己了。自己誇自己還是太無恥,還是找彆人來誇吧。

他撥通了辦公室的座機,把袁媛叫了進來。

此處省略三千字。

……

袁媛坐在李浩宇的腿上,仔細打量著他,像是窺探他最深處的內心。袁媛看著辦公室桌前鏡子裡的自己,女人眼角含春,笑容也格外燦爛明媚。

她忍不住又一次的想到,自己是否真的可以配得上他?她能不能領的出去?這樣快樂的生活能否一直持續下去!

袁媛想不通就不想了,於是她又親了上去。

看見李浩宇十分開心的樣子。

袁媛對李浩宇的反應很滿意,這說明至少她的魅力還是足夠有吸引力的。

李浩宇說道,“哈哈,這次這次你樣子更有魅力了,也更有氣質了。”

袁媛不予置否,她抿嘴而笑說道,“那當然,最近我一直在健身還在練習瑜伽。”

“怪不得越來越靈活?”

李浩宇調笑著她。

袁媛無奈地說,“你還有臉說,這不都是為了你才學的,不知道是誰那麼變態?”

李浩宇:“……”

袁媛含著特彆的笑意說,“我最近可是一直在練力量,再惹我小心下次讓你出不來。”

李浩宇臉一黑,“小妮子;不會這麼記仇吧?”

袁媛說:“我已經和電視台溝通過了,他們表示願意直接出門邀請他。”

李浩宇忍不住咋舌感歎道,“現在的你真的都學聰明瞭,都學會假手於電視台不留任何把柄了,隻是……..…”

袁媛追問道,“隻是什麼?”

李浩宇說,“隻是我冇想到你在套路彆人上,比我還要有天賦。”

袁媛:“……”

“你是認真的嘛?”

李浩宇壞壞的一笑,“開玩笑的,現在我隻想給你留點證據。”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