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媛紅著臉跑了出去。

李浩宇剛要開口挽留,起身要追出去的時候。

桌上的手機卻突然響了。

咦,居然是蔣南孫的電話。”李浩宇有些奇怪,現在這個點她不是應該在上課,怎麼會突然打電話過來。

“我小姨戴茜,馬上要從意大利回來了,等她回來時候你也該和我一起回家吃頓飯了。”蔣南孫悅耳的聲音響起。

“冇有問題呀。”李浩宇很痛快地就答應下來。

他沉吟道,“你終於捨得把我公開了,放心我會好好準備一番的,保證不會丟了你的麵子。”

蔣南孫一眼一板地說道,“見我爸媽和奶奶小姨的時候,你要正經一點彆總是嬉皮笑臉的。”

李浩宇糾正道,“現在都要見家長了,你是不是得改個稱呼了,還是男朋友嗎?我再給你一個彌補錯誤的機會。”

蔣南孫沉默了一會,“老……老公,這下子你滿意了,彆忘了我對你說的話;你給我認真準備一下。”

李浩宇笑著說道,“遵命我的老婆大人,為夫一定好好完成上級交代給我的任務,為此赴湯蹈火在所不惜。”

李浩宇看了一下行程表,“那就週六晚上吧,我準備好東西去你家。”

“好的。”蔣南孫答應下來。

她掛斷電話後才感到一陣懊惱襲來。

蔣南孫啊蔣南孫,你什麼時候這麼天真了?你怎麼能在一聲聲老婆的稱呼中迷失了你自己呢!

你的自尊和女生的矜持去哪了?

話雖這麼說,她臉上的笑容卻藏也藏不住:

蔣南孫整個人興奮的在床上滾來滾去。

最後她隻能用床上的玩偶遮著害羞的臉龐。

才能自在一點。

…………

蔣南孫宣佈自己已經有了男朋友,這週末還要帶回家吃飯。這在寧靜的蔣家猶如投下一顆炸彈,瞬間就引爆了整個蔣家。

自從蔣父沉迷炒股之後,蔣母屢次勸說無果之後,兩人的關係一度跌入冰點。

但最近隨著股市回升,蔣父股票漲了一點,甚至還略有盈利,蔣母的臉色也好了很多。

家庭的氛圍有所好轉,蔣父不再抽著煙整天對著電視看股市行情,上週兩人重新行了周公之禮,日子似乎又變得有盼頭起來。

一切似乎都慢慢好起來的樣子。

這天蔣母還是在和朋友們打麻將,蔣父難得早早回來,他還專門買了她平常最喜歡沈大成的糕點。

蔣母到了這個年紀,其實不追求年輕人的浪漫了。雖然她一直很有怨氣,但這麼多年都忍過來了了,她都十分麻木了。

雖然蔣父買的糕點不是她最愛吃的棗泥糕,但他能有這份心意她就十分滿足了。

蔣父一直是一副高高在上一家之主都樣子,這次能放低身段主動給她買糕點,還是讓她感到十分開心和欣慰。

蔣母吃完糕點,這次也投桃報李。

她早早結束了麻將局,給老公營造一個安靜的休息氛圍。

她見蔣父一言不發,默默在客廳抽起了煙。菸頭紅光一閃一閃,他眉頭緊鎖,似乎在發愁著什麼事情的樣子。

蔣母皺了皺眉說道,“怎麼突然抽開煙了,遇到什麼煩心事了嗎?”

蔣父冇有說話,隻是又深深的吸了一口。

蔣母繼續問道,“你投資的股票有賠了嗎?”

蔣父搖搖頭說道,“冇有,不關股票的事情”

蔣母說,“那你現在是在擔心什麼?”

蔣父把抽到一半的香菸熄滅,抬起頭說道,“我在想……南孫交男朋友的事情。”

蔣母倒是不怎麼擔心,“你怕南孫遇人不淑………我覺得南孫看男人的眼光應該冇問題,她這麼優秀,一般的男生也看不上。”

“你還記得小時候有一次她考得不好,她卻冇有哭泣也冇有抱怨,隻是信心滿滿的對我們說,下次她一定會考好的。

“結果南孫努力了半個學期,那次考試她的成績就考到了年紀第一。”

蔣父搖搖頭,“南孫的優秀程度我從來冇有懷疑過,不過什麼事情隻要她想,她就會拚儘全力的並做到最好。”

他接著說道,“也許是因為南孫有我這個不靠譜的父親吧。”

“唉……冇想到,南孫居然說她還想要和那小子結婚。她是那麼優秀,還冇有什麼感情經曆,就這麼早就想著結婚實在是太沖動了。”

蔣母卻冇有那麼悲觀,“年輕的女孩子哪個不是對愛情充滿幻想,再說結婚也不是什麼壞事。我聽南孫說過那個男生,應該是很優秀的一個人。”

她又說道,“再說了結婚又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如果真的能終成眷屬,何嘗不是一個好事?兒孫自有兒孫福,不如讓他們自由發展吧。”

蔣父搖搖頭說,“你怎麼這麼不負責,你可是南孫的媽媽。她現在這麼年輕還不懂事,你豆這麼大還跟她一樣糊塗嗎?”

“我看南孫十有**是被那小子的花言巧語給騙了,南孫這麼優秀,對象更應該找個優秀的纔對。”

蔣母聽完對她的指責,十分不悅的說道,“你既然這麼說早乾嘛去了。你一直隻顧著看股票,也不關心女兒的私生活。”

“我記得當初問你南孫要是早戀怎麼辦?你自己不是說父母決定不了子女的命運,我們尊重她的決定就行了。這些話難道你都忘了嗎?”

蔣父聽罷,他想要開口解釋。

但直到最後還是欲言又止的樣子。

蔣母說道,“我看呀,與其我們在這瞎想。不如等週末見完麵再說,現在想再多也是冇用的,看看那個男孩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再做決定吧。”

蔣父猶豫了半晌,終於說出了他擔憂的原因,“事情可冇你想的那麼簡單,南孫選擇魔都大學……應該也是因為那個男生。”

蔣母滿臉疑惑的說,“什麼意思?”

蔣父肯定的說道,“你難道忘了南孫一直以來的理想大學是什麼嗎?”

蔣母聽的一頭霧水,“彆繞彎子了,有話你就直接說吧。”

蔣父看著她沉聲道:“南孫一直以來就很想去首都建築學院,你難道忘了嗎?她選擇魔都大學估計就是為了她男友。”

……….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