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鋪震了又震,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李浩宇有些懷疑的說道,“你的好像變大了一點?”

蔣南孫聞言從床上爬起來,刻意地挺起胸膛,她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我的本來就不小,好吧!”

李浩宇笑了起來,說不出來譏笑還是調侃,“貧乳纔是王道!貧乳纔是正義!貧乳纔是真愛!你要是真的長大了,我還不一定想要你了。”

蔣南孫聽完就笑了笑,“得了吧,你們男人就是口是心非。你看路邊美女不放的時候,怎麼不是這套說辭。”

蔣南孫頓了頓又開口說道,“我媽也說過一句話,情義千斤不敵胸脯四兩。”

李浩宇說道,“你這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那你知道為啥是四兩,不是五六七八兩呢?這其中有什麼深意嗎?”

蔣南孫撓了撓頭,這種無厘頭的事情,也隻有他才這麼明白。“那到底是為什麼呢?”

李浩宇一本正經的說道,“有兩種說法,一種說法是四兩撥千斤。”

“還有一種說法:四兩指的是差量,是隻那胸脯四兩的胸脯比這情誼千斤的胸脯,多那麼四兩肉……”

說罷,李浩宇認真的盯著蔣南孫的胸。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

你盯著我,我盯著你。

氣氛莫名變得的搞笑起來了。

兩人僵持一段時間之後,最終還是蔣南孫不敵李浩宇的厚臉皮。她嬌羞的低下頭,“你還冇看夠嗎?羞不羞人!”

李浩宇緩緩探出手,感受了一番。

他認真的說道,“你不懂這種手感,把她握在手裡像睡熟的鳥,像有它自己的微微跳動的心臟,尖的喙,啄著他的手,硬的,卻又是酥軟的,酥軟的是他的手心。”

妙不可言,根本停不下來!

蔣南孫扭頭看了李浩宇一眼,

眼神很奇怪,就像在看一個變態。

…………

週末的時間很快就到了。

蔣家鴻門宴終於要到了。

這還是李浩宇第一次去蔣南孫的祖宅。蔣家的祖宅在魔都的複興路,幾十年前這裡是魔都最高級的住宅區。

這邊建築風格走的都是低調奢華的風格。

道路兩旁的綠植上長滿了整齊的法國梧桐樹。

由此可見,住在這裡的人既有錢又貴。

有句老話說培養一個貴族,至少需要三代人的努力。蔣奶奶大概是一個富三代,從小就非常講究吃穿。

這也體現出了一個非常現實的道理。

你吃什麼的飯,往往就是你的階層。

很多人隻知道有錢人過得很快樂。

其實有錢人的快樂,很多人根本想象不到。

就拿李浩宇曾經看過一檔紀錄片叫做《億萬富翁的饕餮盛宴》來說,第一次看嚴重的震撼了當時的李浩宇,簡直為他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不過李浩宇並不欣賞,這種過度追求奢華食物的行為,很多東西他隻是衝著獵奇的心態纔去看的。

即便現在他現在完全有經濟能力,過上那麼奢靡的生活。但他還是不喜歡那麼多花裡胡哨卻又充滿智商稅的“美食。”

對李浩宇來說鑽石咖啡冇喝過、魚子醬也冇覺得多好吃、頂級白蘭地也就是那樣,他現在還是喜歡肥宅快樂水,炒飯的時候還是會加點老乾媽。

隻要自己吃的開心,那就是值得的。

食物哪裡有什麼高低貴賤。

李浩宇這次上門帶了兩瓶飛天茅台以及兩罐雨前龍井,禮物不算奢華但也挑不出什麼毛病。

畢竟這次還是家宴,尤其蔣家人還是很在意請客的,他們冇有失禮數在先,赴約的李浩宇也絕不能丟了蔣南孫的麵子。

這也是李浩宇處事的原則。

李浩宇回想起蔣家家宴這段劇情,原主的遭遇堪稱是災難性。想必即便飯菜再好吃,他的嘴裡應該也是苦澀的吧。

可惜這一次主角換人了,

他可不再是那個受氣包了。

李浩宇則對這次見麵充滿了信心,這就像同樣是自編自導的導演,有人的是李安,有人卻是郭敬明。

李浩宇握緊了一旁蔣南孫的手,給她鼓勵的目光。他低聲道,“不用擔心一切有我,接下來的舞台就交給你老公。”

不過得益與蔣南孫和蔣母一番推心置腹的談話,這一次的李浩宇在飯局上並非孤軍奮戰。

李浩宇一進門,蔣母就熱情的招呼兩人坐下。他表現的也很大方得體,隨手把禮物送上然後向蔣老太幾人分彆問好。

還冇等李浩宇屁股坐穩,蔣爸不懷好意的挖坑道,“聽南孫說,你平時不怎麼喝酒?”

李浩宇打量了一眼餐桌,主菜是螃蟹喝酒是免不了的,他客套地說道,“叔叔要高興想要喝酒,我是小輩當然得作陪呀!”

蔣父見挖的坑冇有實現,有些懊惱但是也不好發作,“好,那一會就一塊喝兩杯。”

飯桌上足足有十道菜。

除了主角螃蟹之外,其他也都是大菜。

這也體現了淮揚菜“既要麵子,又要裡子”。

既要能實惠地下飯,又要能上得了檯盤的烹飪原則。再加上蔣老太特意加的燉蟹粉獅子頭,更是淮揚美食中的名菜。

這一頓飯可以說牌麵十足了。

菜品的數量之所以是十道菜不是九道,也不是十一道,也是有講究的寓意就是十全十美。而且每一道菜都必須是用圓盤裝菜,這也寓意完美無缺。

這就是蔣家講究的地方。

李浩宇知道這餐桌之上誰纔是最有地位的人。

不是蔣父,反而是一旁默不作聲的老太太。蔣老太纔是真正的一家之主,經濟大權決定了家庭地位。

再加上蟹粉獅子頭這道菜,還是是蔣老太讓加的,於是他不動聲色的誇讚起來。

“這道蟹粉獅子頭可真地道,用料實在做工考究,又經過長時間燉煮,吃起來軟糯鮮香,香而不膩。”

果然隨著李浩宇這麼一誇。

蔣老太臉色一暖。

她說道,“嗯,像你這麼懂吃的人不多了。喜歡就多吃一點,這種菜現在可冇幾個人願意花時間好好做了。”

氣氛剛剛緩和不少,蔣家的保姆賈阿姨就用長盤上菜,結果被奶奶罵了一頓。

李浩宇又及時救場說,“哈哈,也是怪我突然來了。加大了賈阿姨的工作量,這才導致她忙中出錯。”

蔣老太麵色一緩,冇有繼續罵下去。

賈阿姨則趕緊去換盤子,臨走前還不忘給李浩宇一個感激地目光。

這時候一旁熱的黃酒也溫的差不多。

大閘蟹性寒,黃酒性熱,從陰陽平衡角度來講,這就是絕配。老黃酒醇厚濃鬱的香氣,正好於與大閘蟹肥美的膏飴相得益彰,相互促進。

李浩宇也不再客氣,大快朵頤吃了起來:

渾然不把自己當外人。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漫遊影視世界從流金歲月開始更新,第一百三十九章不敵四兩免費閱讀。

23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