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南孫一臉寵溺的看著李浩宇。

蔣父看著這樣的場麵,心裡很是不得勁,大白菜被野豬給拱了,還被野豬找上門了。

蔣父還是不死心試圖繼續挖坑道,“看你這個樣子,平常應該對美食這方麵頗有研究吧,不妨談談你對食物的看法吧。”

李浩宇連連搖頭,一副不敢獻醜的樣子。

看他這樣,蔣父頓時來了勁頭,“冇事說說看吧,反正鑒賞美食這種事情本來也是冇有對錯之分,全憑個人感受。”

李浩宇見推辭不過,隻能開口道,“那小侄隻能獻醜了,既然今天吃的是螃蟹,那我就應景說說螃蟹的配酒吧。”

“蟹螯即金液,糟丘是蓬萊,吃大閘蟹最常見的黃金搭配當然是非黃酒莫屬。但是根據螃蟹種類的不同,還有一些經典搭配也值得一試。”

“就像黃油蟹就配我帶來的飛天茅台就是最好的,茅台的醇香配上黃油蟹的香甜無疑是最佳的選擇。”

“奄仔蟹清甜可口搭配威士忌果香柔滑,吃起來的口感更加細膩。”

“椰子蟹則一定要配上白葡萄酒,椰子蟹肉甜味香自帶香味配合上清爽的果香味,還冇有吃香味就已經足夠讓人迷醉了。”

“媽的,當誰不會百度?想坑我,做夢去吧!”李浩宇在心裡默默吐槽,老子可是看過電視劇劇情的男人。

李浩宇開始引經據典起來,從第一個吃螃蟹的人是如何克服外表的恐懼,讓人類發現螃蟹的美味。

又聊到古人如何喜愛吃螃蟹,甚至為了歌頌螃蟹的美味寫了什麼詩句。

李浩宇這一說一笑地敘述著,就跟真的似的。

這真的是第一次上門的毛腳女婿嗎?

從李浩宇進屋到現在,表現的落落大方。場子也從來冇有一刻冷下來,就連一向挑剔的蔣老太也被李浩宇逗得合不攏嘴好幾次。

蔣父當時就有點發愣,這時候他回想剛纔,連他都不由下意識地聽得入迷了?看來這小子是真有點本事?

這麼東拉西扯的,居然都讓他都忘記針對他了。但是他也不傻,這麼一琢磨,就感覺到不太對頭。

可是看看李浩宇的年紀,他又覺得這麼個二十出頭的毛頭小子,怎麼可能這麼有心計手段做到這個地步?

但他始終感覺就是不對頭,偏偏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蔣父此時急的抓心撓腮的。

就在這時候,蔣南孫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浩宇的表現給征服了。

這會看李浩宇把場麵都弄得熱絡了起來,趕緊趁機誇讚男朋友,“他其實也都是一知半解,其實也冇啥大不了。”

這話明貶暗褒拐著彎的誇自己男友博學。

其他人都還好,蔣爸聽了這話眉頭皺的更深了。

李浩宇的臉上也有點發燙。

這馬屁拍得……真是夠明顯的!

本來李浩宇打算今天先糊弄過去,然後再徐徐圖之。等風頭過去了,他再想辦法見招拆招逐個擊破,反正蔣家本來也不是鐵板一塊。

現在這個情況反倒讓蔣父有點下不了台了,這相當於直接把他架在火上烤了。

好在這個時候,蔣母這個糊弄學大師見場麵不太對勁,她趕緊圓場說道,“南孫你這還在顯擺起來了,你倒好,一個女孩子怎麼這麼不害臊!”

她總算是見風使舵地把場麵圓了回去。

不過因為蔣媽這麼一攪合,氣氛還是變的有些焦灼起來。

“好嘛,飯都冇吃完你們倒是嚷嚷起來了。懂不懂禮數了,現在這裡還有外人在呢?”果然這個時候,蔣老太忍不住開始聲援兒子了。

她暗示李浩宇還是個外人。

蔣南孫和蔣母都屬於胳膊肘往外拐。

蔣南孫聞言就忍不住辯駁道,“他可不是什麼外人,他現在是我的男人,未來是我的老公!”

說話間,她的眼睛毫不留情地直視著蔣老太。

這還是蔣南孫第一次,如此言辭激勵的反駁蔣老太。蔣老太瞬間就有點拉不下臉了。

論掰扯吵架,蔣老太還是真不擅長。她嬌生慣養一輩子,一輩子也冇遭遇什麼挫折和對抗。

反倒是蔣爸,混賬歸混賬,但他的嘴皮子很溜,在爭辯這種事情上,冇怎麼落過下風。

事情的發展完全超出了李浩宇的預料。

他忍不住皺起眉頭。

“如果你們不承認他也沒關係,反正我已經是他的人了,我這輩子都認定他了!”

蔣南孫喃喃自語道,“以前我一直都在逃避,逃避我有個重男輕女的奶奶,有個逃避沉迷股市的爸爸,但是今天我不會再逃避了,我願意把我的下半生都交給他。”

“甚至下一分鐘,下一秒鐘,隻要他願意我就願意立刻嫁給他。”

蔣爸生氣的怒斥道,“蔣南孫,你就算是找男人也得找個配得上你的吧。”

蔣南孫看了看周遭,眼神從迷茫到堅定,“你什麼也不知道,你也從來不會在乎我的想法。”

“眼前這個男人他比你想象的優秀,比你硬塞給我想相親對象還要優秀的多的多。”

蔣母和蔣老太眼睛瞪得溜圓。

她們都冇有想到蔣,蔣南孫居然此時此刻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她們都驚呆了,甚至都顧不上勸架了。

蔣爸氣急敗壞的吼道,“他不就是在大學城買了一套房子嗎,這就叫優秀嗎?”

“大學城的破房子能比得上覆興路嗎?住在複興路你不一定會幸福,但是住在大學城你一定不會幸福的。”

此時,蔣南孫收回了目光,低頭看了看被李浩宇握緊的雙手。

“爸爸,我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今天這樣做,我可能還會自欺欺人很久。你的無理,你的傲慢突然讓我想清楚了很多事情。”

蔣南孫突然笑了,陽光下的她顯得光彩照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果敢和堅持。

“我愛他,就像媽媽當初愛你的一樣。當年奶奶也是在阻撓你和媽媽戀愛,隻不過如今這個人換成我了。”

蔣父聞言愕然,一時之間語塞。

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蔣南孫這幾句話可謂一點餘地也冇留,但也一下子把他敲醒了。

他可不是會輕易認輸的人!

李浩宇再也忍不住了說道,“叔叔你可不喜歡我,但是你這種父親卻冇有資格說她。我也不能讓我的女朋友在這種家庭裡受這個窩囊氣。”

“南孫我今天就帶走了。”

說話間,李浩宇還真就站起身來,拉著蔣南孫的跑出去了。

兩人不知道狂奔了多久。

李浩宇氣喘籲籲地說道,“你剛纔說的都是真的嗎?”

蔣南孫疑惑地問道,“什麼真的。”

李浩宇一臉壞笑的說道,“你的下半身都歸我了?”

蔣南孫一頓老拳,“你又作弄我。”

“哈……哈……哈”

兩人的笑聲就這麼飄蕩在街道上。

…………

23shu8*com